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六章 似是故人来(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谢谢成全,让她能理直气壮、平等地去过日子,去守护他们的家。

小六温和地说:“好好孝顺老木,若你们死时,他活着,让你们的儿子也好好孝顺他。”

桑甜儿困惑不解地看着小六。小六微笑。

桑甜儿心中意识到了些什么,重重点了下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老木和串子。”

轩走进医堂,坐到小六对面:“在交代后事托孤?”

小六借着去端水杯,低下了头,掩去眼内的波澜起伏,微笑着对桑甜儿吩咐:“去药田帮串子干活。”

桑甜儿看了一眼轩,默默地退了出去。

小六又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水,这才抬头看轩,“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轩沉默了半晌才问:“为什么救我?”

小六笑嘻嘻地说:“你死了,你体内的蛊也要死,我养那蛊不容易,不想让它死。”

轩看着他,小六一脸坦然。小六给他倒了杯水,商量着说:“我虽抓了阿念,可并未真正伤害她,只是戏弄了一番。你手下人伤了我,我也没让你好过。相柳虽然用我做了陷阱,但我也救了你。我们就算一报还一报,能否扯平?”

轩问:“什么时候给我解除蛊?”

小六思索了一会儿说:“等你离开清水镇时。”

轩的手指轻叩着几案,“为什么不能现在解除?”

“你是心怀高远的人,应该很快就会离开清水镇,等你离开时,我必会解开蛊。这蛊并无害处,唯一的作用不过是我痛你也痛,只要你不伤我,你自然不会痛,我不过求个安心。”

“好。”轩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突然又回头,“有空时,可以去酒铺子找我喝酒。”

小六拱手道谢,“好的。”

轩扬眉而笑,“注意些身子,有伤时,禁一下欲吧!”

“……”小六茫然不解,他几时开过欲?

轩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笑着离去了。小六依旧不解地眨巴着眼睛,一会儿后,他抿着唇角,悄悄地笑起来,真的可以去找你喝酒吗?内心有声音在反对,可又有声音说,他很快就会离开,现在不喝以后就没机会了。

冬天到时,小六的伤完全好了。

这几个月,因为身体很容易累,小六整日待在屋子里,正好有大把时间教桑甜儿。

桑甜儿十分认真地学医,每日的生活忙忙碌碌,她和串子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桑甜儿嫁给串子后,很忌讳和以前有关系的东西,刻意地回避,可现在偶尔她会无意识地边无意识地边研磨药草,边哼唱着以前学会的歌谣。以前,桑甜儿总是什么都顺着串子,可现在有时候串子干活慢了,她也会大声催促,桑甜儿越来越像是回春堂的女主人。

小六笑眯眯地看着桑甜儿艰辛有努力地去抓取一点点微薄的幸福,就如看着种子在严寒荒芜的土地上努力发芽吐蕊,生命的坚韧让旁观者都会感受到力量。

傍晚,飘起了小雪。

这是今年天的第一场雪,老木躺了热酒,吆喝着小六和串子陪他喝酒,小六想起了另一个人的喝酒邀约,望着雪花发呆。

桑甜儿提着灯笼从外边进来,一边跺脚上的雪,一边把灯笼递给了串子。

串子正要吹灭灯笼,小六突然拿了过去,也不戴遮雪的箬笠,提着灯笼就出了屋子。

老木叫:“你不喝酒了?”

小六头未回,只是挥了挥手。

冒着小雪,走过长街,小六到了酒铺子前,突然又犹豫了。

提着灯笼,在门前静静站了一会儿,小六转身往回走。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一下呢?”轩站在门口,看着小六的背影。

小六慢慢地回身,笑着说:“我看没有灯光,以为你们不在家。”

轩只是一笑,并不打算戳破小六的谎言。

小六随在轩的身后,穿过前堂,进了后面的院子。也不知道轩从哪里移了一株梅树,此时正在吐蕊,暗香盈满整个庭院。

轩看小六打量梅树,说道:“阿念要看,栽给她看着玩的。”

小六说:“你可真疼妹子。”当年只是打趣的话,现如今说起来却是百般滋味。

两人坐在暖榻上,轩摆了五六碟小菜,点了红泥小火炉,在炉子上煮起了酒。

门和窗都大开着,雪花、梅花都尽收眼底,倒是别有情趣。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沉没地喝酒。一个是戒心未消,懒得敷衍;一个却是忍着心酸,无语可言。

这是酒铺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酒。酒像水一般灌下去,小六渐渐地有了几分醉意,笑问:“阿念怎么会允许我在这里坐着喝酒?”

轩狡黠地笑,“她酒量非常浅,一杯就倒,现在估计正在做美梦。”

小六说:“我看你们是神族,又都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为什么要跑到清水镇来受罪呢?”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