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六章 似是故人来(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整个人都痴了,唇角如月牙一般弯弯翘起,在欢笑,眼中却有泪花闪闪,悲伤地要坠落。

突然之间,他脸色大变,疯了一样去追相柳和轩。

轩在飞奔,相柳犹如鬼魅一般从藤蔓间闪出,手化成了利爪,犹如五指剑,快若闪电地刺向轩。轩转身回挡,木灵长鞭碎裂成粉末,却丝毫未阻挡住五指剑。

相柳的妖瞳射出红光,轩的身体像被山峦挤压住,一动不能动,再没有办法闪避,他却不愿闭眼,如果要死,他要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

一道身影犹如流星一般扑入轩怀里,替他挡住了相柳的雷霆一击。

“啊——”小六惨叫。

轩感同身受,剧痛钻心,可他毕竟只是痛,并不会受伤。轩震惊地看着小六,不明白小六为什么要舍身救他。

小六用力推开他,“快逃!”

相柳却不肯让轩逃脱,再次击杀。小六转身,不惜再次受伤,紧紧抱住了相柳已经幻化成利爪的手,阻止他击杀轩。

轩的侍从赶到,扶着轩快速逃离。轩边跑边回头,迷惘地看向小六。

相柳眼见着大功告成,却被小六毁了,不禁大怒,一脚踢在了小刘的腿上,小六软软地倒下,却还是用尽全部力量,死命地抱住相柳的脚。

轩被侍从带上了坐骑,在云霄中疾驰。

他靠在侍从身上,紧紧地咬着唇,忍着疼痛。

胸腹间在痛、胳膊上在痛,全身上下都在剧烈地痛,好像整个人都要分崩离析。可他知道自己不会分崩离析,因为这些疼痛不属于他,而是小六的。

轩茫然地看着翻滚的云海,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小六先是要帮相柳杀他,可最后关头,却不惜一死也要救他。他下令对小六动用了酷刑,小六恨他、想杀他才正常,为什么会救他?

相柳的愤怒如怒海一般,翻滚着要吞噬一切。

小六知道相柳要杀了他,可是,他竟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猩红的鲜血,让她看见了火红的凤凰花。在凤凰树下,有一个娘为她搭建的秋千架,她站在秋千架上,迎着簌簌而落的凤凰花瓣,高高飞起,欢笑声洒满天地。哥哥站在凤凰树下,仰头笑看着她,等她落下时,再用力把她送出去。秋千架飞起,落下,飞起,落下……

相柳的利爪抓向小六的脖子,小六却睁着大大的眼睛,在冲着他甜甜地笑,犹如春风中徐徐绽放的花。

纤细的脖颈就在他手中,只需轻轻一捏,麻烦就会消失。

小六微笑着轻声叹息,好似无限心满意足,头重重垂落,眼睛缓缓地合上。

相柳猛地收回了手,提起了小六,带他离开。

小六睁开眼睛时,在一个山洞中,整个人浸在一个小池子内。

池子中有玉山玉髓,归墟水晶、汤谷水、扶桑叶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是别人,在重伤下,被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物,不分药性、不辨分量地乱泡着,估计本来不死也要死。可小六体质特异,乱七八糟的东西反而对身体有益。

估计里面也有止痛的灵药,所以小六只觉得身子发软,并不觉得疼痛

距离池子不远处,相柳盘腿坐在一方水玉榻上,眉间的戾气集聚如山峦,似乎随时都会倾倒。

小六不敢动,更没胆子说话,悄悄闭上眼睛。

“为什么要救他?”相柳的声音冰冷,有压抑的怒气。

小六心念电转,一刻不敢犹豫,清晰地说:“因为我知道他是谁了。”

相柳的眉头微动了下。

小六说:“前几日我就在纳闷,你这段日子怎么这么闲,竟然能日日看着我。后来我才明白,你不是照看我,而是在等轩。璟让我藏在山中,是因为知道你们和轩辕斗了几百年,轩辕都没有办法追踪到你们。只要你愿意,轩根本不可能找到我。可是,你已经猜到他的身份,又知道他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你用我设了一个陷阱,目的就是杀了他。”

“我用你做陷阱,那又如何?”

“本来是不如何,反正他想杀了我。可是,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颛顼,是轩辕的王子,轩辕黄帝的嫡长孙!如果我帮你杀了他,黄帝必倾天下之力复仇,我此生此世永不得安宁!大荒之内再无我容身之处!”

相柳睁开了眼睛,盯着小六,“我曾以为你有几分胆色。”

小六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敢与黄帝作对,可我不敢。帝王之怒,血流千里!我承受不起!”

“你怎么发现了轩的身份?”

“你去追杀他时,他的一个侍从仓皇间,叫漏了嘴,说什么快救颛王子,虽然有点含糊,可让你不惜重伤也非杀不可的人在大荒内应该不多,稍微想想自然就知道了。”

相柳站起来,直接走进了水池里,手掐着小六的脖子,把他的头重重磕在池壁上,“你也知道我不惜重伤想杀他!”

小六无力反抗,索性以退为进,“我坏了你的大事,你若想杀我,就杀吧!”他温驯地闭上了眼睛,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

相柳冷笑,“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他伏下了头,狠狠地咬在小六的脖子上,用力吸吮着鲜血,以此宣泄着心中的杀意。

小六头向后仰,搭在池子边沿上,庆幸他对相柳还有用。相柳是九头之躯,体质特异,很难找到适合他的疗伤药,但体质特异的小六恰恰是他最好的灵药。

躺在榻上养伤的轩突然坐了起来,伸手摸着自己的脖子。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