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五章 欲将此身寄山河(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把阿念摁坐到地上,在身上东摸西抓,拿出一堆药丸、药粉,仔细挑选了一番,掐着阿念的嘴,把三个药丸、一小包药粉,灌进了阿念嘴里。

阿念不肯吃,小六一打一拍再一戳,阿念不得不吞了下去,“你、你、你给我喂的什么?”

小六笑眯眯地说:“毒药。你身上戴着避毒的珠子,我不相信你内脏中也戴着避毒珠。”

小六又拔下阿念头上的簪子,蘸了点药粉,在阿念的手腕上扎了两下,阿念的眼泪滚了下来,她一辈子没见过小六这样无赖无耻的人。

小六自言自语:“我不相信你血液里也会戴避毒珠子。”

小六想了想,用簪子又蘸了点别的药粉,居然去摸阿念的背,“保险起见,再下一种毒药,你的灵力是水灵属性的冰系,对吧?这次我得找个刁钻的穴位。”小六的手左掐掐、右捏捏,从阿念的肩头一直摸到了腰。

阿念毕竟是个少女,从没有被男人这么摸过,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她哭泣着躲闪,“我会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小六不为所动,在阿念的背上找了几个穴位,用簪子轻轻地扎了一下,并不很疼,可阿念只觉痛不欲生。如果可以,她真想不仅仅剁去小六的手,还要剥掉自己背上的皮。

小六为阿念插好簪子,整理好衣裙,“走吧,你表哥要我死,我就拉你一块儿死。”

阿念抽抽噎噎地哭泣,一动也不肯动。小六伸出手,在她眼前晃晃,“难道你还想让我在你胸上找穴位?”

阿念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跌跌撞撞地跟着小六走。

小六听着她的大哭声,认真反思,我是不是真的太邪恶了?把小姑娘欺负成这样。

没等他反思出结果,一群人飞纵而来,领头的是轩。

“表哥——”阿念一头扎进了轩的怀中,号啕大哭。

小六被一群蒙面人围在了正中间。轩并不着急理小六,而是轻拍着阿念的背,柔声安慰着阿念。

阿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都涨得通红。

半晌后,阿念的哭声才小了,抽抽搭搭地低声回答着轩的问话,说到小六给她下毒时,轩问她小六究竟扎了她哪里,阿念的哭声又大了起来,不肯回答轩的问题。

虽然阿念一句话没说,可她的哭声已经说明了一切。

轩眼神锋利,盯向小六,小六抚摸了一下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努力保持着一个很有风度的笑容。

轩下令:“把他关好。留着他的命。”

“是!”

轩带着阿念离开,蒙面人打晕小六,也带着小六离开了。

小六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密室。

没有任何自然光,只石壁上点着两盏油灯。小六估摸着在地下,很保密,也很隔声,是个十分适合实施酷刑逼问的地方。

两个蒙面人走了进来,小六想叫,却发不出声音。

高个子说:“主上说留着他的命。”

矮个子说:“意思就是我们要好好招呼他,只要不死就行。”

高个子说:“从哪里开始?”

矮个子说:“手吧,让他不能再给人下毒。”

两人拿出了刑具,是一个长方形的石头盒子,像个小棺材,盖子像是枷锁,可从中间打开,合拢后上面有两个手腕粗细的圆洞。

高个子拿出一盒臭气熏天的油膏,仔细地给小六的手上抹了薄薄一层油膏,把他的双手放入石头盒子里。石头小棺材的下面是一层油腻腻的黑土,被油膏的气味刺激,刹那间钻出了好多像蛆一样的虫子,向着小六的手奋力地蠕动过去。

矮个子把盖子左右合拢,严严实实地罩上。又拿出个木头塞子,掐着小六的嘴巴,把塞子塞进嘴里,用布条仔细封好。

高个子说:“盒子里养的是尸蛆,它们喜欢吃死人肉。”

矮个子说:“给你手上抹的油膏是提炼的尸油,让它们明白你的手可以吃。”

高个子说:“它们会一点点钻进你的肉里,一点点地吃掉你手上的肉。”

矮个子说:“它们的速度不会太快,恰好能让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被啃噬的感觉。”

高个子说:“十指连心,啃骨噬肉,万痛钻心,有人甚至会企图用嘴咬断自己的手腕,结束那种痛苦。”

矮个子说:“所以,我们必须堵住你的嘴。”

高个子说:“五日后,当盖子打开,你会看到两只只剩下骨头、干净得像白玉石一般的手。”

矮个子说:“我们应该灭掉油灯。”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