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每日的生活,依旧就和前一日一样,平静到乏味,乏味到无趣,无趣到平安,平安到幸福。

除了,偶尔会有一只白羽小雕飞来找小六,带来一些东西,带走一些东西。

小六为相柳做药总是留一分退路,比如毒药是很毒,绝对满足他的刁钻要求,可或者有特别颜色,或者有特殊气味,总而言之,都不可能拿去毒杀那些被环绕保护的大人物。

小六本以为时间长了,相柳会找他麻烦,可相柳竟然对“色、香、味”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毒性达到他的要求,他全部接收。

小六凭借他那七零八落的医术和毒术推测相柳因为体质特殊,所以功法特殊,是以毒修炼,小六制作的每一份毒药应该都是进了他的肚子。

想透了这点,小六暂时松了口气,开始变着法子把毒药往难吃里做。

一年后,老木为麻子和春桃举行了简单热闹的婚礼。

麻子是战争的产物——孤儿,他乞讨时,坚信他的命运是某个冬日,阳光照在路边,他的尸体被野狗啃食着,野狗边吃边欢快地嚎叫,这是和大部分孤儿一样的命运。

但是,小六和老木改变了他的命运。

小六、老木都不是人族。麻子七八岁时,被小六捡了回来,十几年过去,麻子长成了八尺大汉,如今小六看着比麻子还面嫩,但麻子觉得小六和老木就是他的长辈。

当着所有宾客,他领着春桃跪下,结结实实地给小六和老木磕了三个头。老木激动地偷偷擦眼泪,小六也难得的一脸严肃,对麻子嘱咐:“和春桃多多睡觉,早生孩子。”

麻子本来还想再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可一听小六掏心窝的话,他不敢说了,如果让春桃知道娶她就是为了能天天睡觉,比娼妓省钱,这媳妇肯定要跑。

他拉着春桃,赶紧逃了。

小六嘿嘿地贼笑,十七好笑地看着小六。老木迎来送往,小六没什么事,坐在院子一角,专心致志地啃鸡腿。

串子突然冲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有……有贵客。”

拖着他往外走。相柳一袭白衣,站在回春堂门口,长身玉立,纤尘不染,就好像一朵白莲花,还是被雨水洗刷了三天三夜的,干净得让所有人都想回家去洗澡。

老木身子不好意思接他的贺礼,双手使劲地在衣服上擦着,生怕一点汗就脏了人家。

小六嘿嘿笑着走了过去,随手把啃完的鸡腿扔到地上,两只油腻腻的手从相柳手中接过贺礼,还不怕死地在他手上蹭蹭。

相柳笑意不变,只是实现扫向小六身后的串子,小六立即收敛了。小六把贺礼递给串子,对相柳躬着腰,谄媚地说:“请屋里坐。”

相柳坐下,不知是敬还是怕,他身周三丈内无人敢接近。

十七默默地坐在了小六身旁,小六看了他一眼,唇角不禁上弯,成了一弯月牙,眼睛也变成了两枚小月牙。小六问相柳:“你要的药,我都给你配好了,应该没有差错吧?”

相柳微笑,“你做得很好,所以我来送份贺礼。”

小六无语,你来是提醒我现在不仅是三个人质了,还多了一个。

院子里,一群年轻人在戏弄麻子和春桃,时不时爆发出大笑声。

小孩子们吃着果子,跑出跑进,老木和屠户高几个老头边吃菜边说笑。

相柳看着世俗的热闹,不屑又不解地问:“等他们都死时,你只怕依旧是现在的样子,有意思吗?”

小六说:“我怕寂寞,寻不到长久的相依,短暂的相伴也是好的。”

相柳看小六,小六殷勤地给他倒酒,“既然来了,就喝杯喜酒吧,我自个儿酿的。”

相柳喝了一杯后,淡淡地说:“除了酒中下的毒之外,无一可取之处。”

小六关切地问:“你中毒了吗?”

相柳轻蔑地看着小六,小六颓然。

相柳问:“你很想毒死我吗?”

小六诚实地说:“我又不是轩辕的士兵,你我之间现在还没有生死之仇,我只是想抽你百八十鞭子。”“你这辈子就别做梦了。”相柳又喝了一杯酒,飘然而去。

小六气闷地对十七说:“我迟早能找到他的死穴,毒不倒他,我就倒着走。”

十七眼中有微微的笑意,小六看到他这超脱万物的样子,恨不能双手狠狠揉捏他一番,忍不住倒了一杯毒酒给他,“喝了!”十七接过,一仰脖子,喝下。

小六愣了,“有毒的。”

十七眼中的笑意未消散,身子却软软地倒了下来。

小六手忙脚乱地给他解毒,嘴里骂:“你个傻子!”心中却泛起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涟漪。

麻子的婚宴之后,九命相柳偶尔回来回春堂的小院坐坐,喝几杯小六斟给他的酒,吃几片小六做的点心。

走时,他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相柳这种嗜好不把小六放在眼里的态度激怒了小六。

小六入医术此行时,一开始就是歪路,目的是为了要人命,而不是救人命。

相柳把他的毒药当糖豆子吃,让他反思后,决定沉下心思好好钻研如何害人,继续在歪路上前进,目的就是迟早毒倒那个魔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