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也只能装模作样地说:“草民谢谢大人,草民回去后,一定广为宣传大人的仁爱之心。”

士兵散开,十七背着小六,快步离开。

听不到背后的声音了,小六才有气无力地说:“十七,我渴。”

十七轻轻放下他,把装水的葫芦给他,小六喝了几大口,长出了口气,“我们快点走吧,那个相柳心思诡异,万一反悔就惨了。”

十七蹲下,小六想起他对身体触碰的排斥和厌恶,可如今也不可能有其他办法,小六小心地趴到他背上,“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愿意背人。

你就想象我是块石头,可石头不会发出声音……那里想象我是头猪,一头会说人话的猪,对了,你讨厌猪吗?要不然你想象我是一只……”

十七的声音低低传来,“我就想象是你,我愿意……背你。”

小六愣了一下,喃喃说:“那也成,你就想象我是一只我。”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呵呵地干笑,笑到一半停下,哼哼唧唧,“十七,我背上疼得很,你陪我说会儿话。”“嗯。”

“十七,你怎么找来的?”

“有迹、可查。”

“哦,你很善于追踪,是以前学的?”小六想起他肯定不想回忆过去,“对不起,你不想回答就别回答了。”“十七,那个相柳很阴险,以后见着他小心一点。如果让他发现你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他肯定会打你的主意。”“嗯。”

“呜呜呜,这次亏大了,没赚到钱,却把自己赔进去了,我怎么就被相柳这个死魔头盯上了呢?

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十七停住了步子,扭头想看小六,唇碰到小六额头,温热的气息拂在小六脸上,十七立即僵硬地移开,“别……怕。”

也许因为刚被相柳折磨过,也许因为坚硬的壳子被撕开的缝还没合上,小六很贪恋这份手边的依靠,闭着眼睛靠着十七的肩膀,脸颊贴着他的脖子,小猫般地蹭了蹭,“我才不怕他,我就不信天下没有能毒倒他的毒药,等我配出毒药的那天,我就……”

小六用手做了个恶狠狠揉碎一切的样子。“十七,回去后,什么都别说啊,不要让老木他们知道,老木和神农打了半辈子仗,挺害怕魔头相柳的。

其实我白叮嘱了吧?麻子和串子一直想套你的话,可我看这一年多,他们连自己身上有几颗痣都交代干净了,对你却一无所知……”

十七的脚步慢下来,小六安抚地拍拍他的胸口,“我知道,你是十七,我希望你能一辈子是十七,但我知道不可能。不过你一日没离开,一日就是十七,要听我的话……”“嗯。”

“必须要只听我的!”

“嗯。”

小六乐得像偷着油的老鼠,觉得背上的疼痛淡了,趴在十七背上,渐渐地睡着了。

因为背上的伤,小六不想立即回去,指点着十七找个山洞,休息静养。

十七尽可能地给小六铺了一个舒适的草榻,把山洞暂时当作家,两人好似过上了山中猎户的生活。

每天,十七会出去打些小猎物回来。等十七回来,小六动嘴,他动手,一起做饭。十七显然从没做过这样的活,笨手笨脚,不停地出错,小六哈哈大笑。但十七太聪明了,没有几次他已经做得有模有样,让小六失去了很多乐趣。

山中岁月很寂寞,不能动的人更寂寞。小六抓着十七陪他说话,天南地北、山上海里,什么都讲,一道好吃的菜,某个山谷中曾看过的一次日落……十七安静地聆听。

小六偶尔也良心不安,“我是不是话太多了?我一个人生活过二十多年,那时候我得了一种怪病,不敢见人,一直四处流浪。

刚开始是不想说话,可日子长了,有一天我在山里,发现忘记果子的名字了,突然很害怕,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但从那之后,我开始逼自己讲话,我最厉害的一次是捉了只猴子,对着他说了一天的话,那只猴子受不了,居然用头去撞岩石想自尽……”

小六哈哈大笑,十七凝视着他。

每隔一天,要上一次药,小六大大方方地脱衣服,把赤裸的背对着十七。

小六看不到十七的表情,调笑道:“我已经看完你的全身上下,你只能看到我的背,亏不亏啊?”十七不吭声,小六嘿嘿地笑。

小六的伤不轻,十七本以为两人要在山里耽搁一两个月,可没想到不到十天,小六就能拄着拐杖行走了。又养了两天,小六决定回家。

小六收拾药草时,竟然发现有两株植楮③草,“这是你采的?”

十七点头,“打猎时看到,你提过。”这段日子,和小六朝夕相处,在小六的蹂躏下,他说话比以前顺溜了很多。小六狂喜,简直想抱住十七亲,“太好了,麻子和串子的媳妇有了。”

十七蹲下,想背小六。

小六退开了,“不用,我自己走。”之前是无可奈何,现在自己能走,哪里再能把人家一句客气的愿意当真?十七默不作声地站起,跟在小六身后。

两人回到清水镇,老木挥舞着木勺质问:“为什么走了那么久?我又没有告诉你不该去的地方不能去?”

小六笑嘻嘻地把采摘的药草拿给他看,“当然没去了!十七不熟悉山里地形,不小心走进了迷障,所以耽搁了几天,我这不是安全地回来了吗?”

看到植楮,老木大喜过望,急忙把草药拿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收好。

小六冲十七眨眨眼睛,哼着小曲,回了自己的屋子。

一个月后,在老木的张罗下,麻子和屠户高家的闺女春桃定下了亲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