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二章 前路未可知(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睁开了眼睛,从他的角度看出去,只能看到男子的腰部,“我在清水镇上已经待了二十多年,查过便知道真假。”

男子不理他,换了外袍,坐在案前处理公文,此时,小六才能看清他的模样。

白发如云,未束发髻,一条碧玉抹额将一头白发一丝不乱地拢在脑后,自然披垂,五官俊美道妖异,整个人也干净整洁道妖异。

此时,他手捧公文,眉梢眼角含着轻蔑,带出阴戾气。察觉到小六打量他的目光,他含笑看向小六,小六打了个寒噤,立即闭眼。这样的目光他小时曾在一个大荒闻名的恶魔眼中见过,那是要踩着无数尸体人头才能磨练出的。

小六猜到了他的身份,那个传说中俊美无俦的杀人魔头九头妖——有九条命的相柳。

小六手脚被捆,一动不能动,时间长了全身酸痛,熬到晚上,有士兵端了食物进来,相柳慢条斯理地用饭。

小六又渴又饿,看相柳的模样,显然不会给他吃饭,小六只能尽量转移注意力。

他琢磨着,十七现在肯定去找他了,但不可能找到这里,估计会返回镇子。相柳吃完喝完,洗漱后慵懒地躺在榻上,散漫地翻阅着一册帛书。

有士兵在外奏报,近身侍卫进来把一枚玉简奉给相柳,又快速地退了出去。

相柳看后,盯着小六,默默沉思。

小六猜到刚才的玉简肯定是关于自己的消息,努力让自己笑得诚实憨厚一些,“大人,小人所说全部属实,家中还有亲人盼着小人归去。”

相柳冷冷地说:“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你究竟是谁?”

小六简直要翻白眼,“我是玟小六,回春堂的医师。”

相柳盯着他,手指轻叩着榻沿,小六忍不住颤抖,那是生物感受到死亡的本能惧怕。

小六很清楚,相柳没耐心探寻他的可疑,相柳只想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那只朏朏就是他的下场。

杀气扑来的刹那,小六打了一个滚,一边躲避,一边急速地说:“大人,我真的是玟小六。

也许我的确不仅仅是玟小六,但我从没对共工将军的义军怀有恶意,我不属于轩辕,不输于高辛,也不属于神农,我只是个……”

小六沉默了,他也想问自己,我究竟是谁?

他努力地抬起头,让自己的所有表情都在相柳的视线中,“我只是个被遗弃的人,我无力自保、无人相依、无处可去,所以我选择了在清水镇做玟小六。

如果大人允许,我希望自己一辈都能是玟小六。”相柳漠然地看着他,小六不敢动,额头的冷汗一颗颗滚下,眼中有了水汽,几十年没有撕开的壳被强逼着撕开了。

半晌后,相柳淡淡说道:“想活,就为我所用吧!”

小六不吭声。

相柳熄了灯火,“给你一晚考虑。”

小六睁着眼睛,发呆。

清晨,相柳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想好了吗?”

小六恹恹地说:“还在想,我好渴,要先喝点水。”相柳冷冷一笑,出了屋子,“把他带出来。”

两个士兵拖着小六出来。

相柳淡淡说:“鞭笞,二十!”

军队的鞭笞之刑能把最奸猾的妖兵打到畏惧,可想而知那个疼痛度,而九命相柳手下的行刑官臂力惊人,曾一百二十鞭就把一个千年的妖兵打死。粗如牛尾的鞭子,噼里啪啦地打下来,小六扯着嗓子狂叫:“想好了,想好了……”

二十鞭打完,相柳看着小六,问:“想好了吗?”

小六喘着气说:“想好了,小人愿意,只有三个条件。”

“鞭笞,二十!”

鞭子又是噼啪则甩了下来,小六嘶叫:“两个条件、两个条件,一个条件……”

二十鞭打完,小六的整个背上全是血,全身都痛得痉挛。

相柳淡漠地看着小六,问:“还有条件吗?”

小六满面是汗,嘴里全是血,说不出完整的话,“你……打死我,我也……也……一个条件。”相柳一边的唇角上挑,冷冷地微笑,“说!”

“我、我……不离开清水镇。”小六很明白,相柳看中了他的用毒本事,只要不离开清水镇,相柳就不能差使他去毒害轩辕的将领们,也不可能去要挟高辛的贵人们。相柳显然也明白小六的用意,面无表情地盯着小六。

一直表现得很胆小怕死的小六这一次却没有退缩,回视着相柳,表明你若不答应这个条件,就打死我吧!半晌后,相柳说道:“好!”

小六松了口气,人立即软倒。

小六被两个士兵抬进屋子,军中医师熟练地撕开衣服,给他背上敷药,相柳站在营帐口冷眼看着。小六趴在木板上,温顺地任由医师摆布。待上好药,所有人退了出去,相柳对小六说:“帮我配置我想要的药物,平时可以留在清水镇做你的小医师,但我传召时,必须听命。”“好,但不是大人想要什么,我就能配出什么。”

“配不出,就拿你的身体来换。”

“呃?”小六没想到相柳还好男风,小心地说:“大人天姿国色,小的倒不是不愿意服侍大人,只是……”

相柳的唇角上翘,似笑非笑,伸出脚尖,对着小六背上最重的伤口处,缓慢用力地踩下,鲜血汩汩涌出,小六痛得身体抽搐。

“一次配不出,就用你身体的一部分来换。第一次,没用的耳朵吧,两次后,就鼻子吧,鼻子削掉了,只是丑点……”

相柳脚下用力蹍了蹍,“放心。我不会剁你的手,它们要配药。”小六痛得上下牙齿打战,“小的、小的……明白了。”

相柳收回了脚,在小六的衣服上仔细地擦去沾染的血渍,淡淡地说:“你是条泥鳅,滑不留手,一不小心还会惹上一手污泥,但我是什么性子,你应该仔细打听清楚。”

小六讥嘲:“不用打听都明白了。”

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大人,有人私闯军营。”

相柳快步出去,吵闹声刹那消失。小六听到有军士问:“你是谁?私入神农军营,所谓何事?”粗哑的声音:“叶十七,小六。”

是十七!他竟然寻来了?!小六跌跌撞撞地爬了出去,急叫道:“相柳大人,别伤他,他是我的仆人,来找我的。”

十七向小六奔来,灵力出乎意料,竟然把阻拦他的士兵都打开了。

可这是训练有素的精兵,打倒了两个,能再上四个,小六大叫:“十七,不要动手,听话!”

十七停住,士兵们团团得围着,恼怒地盯着他。十七却不看他们,只盯着相柳:“我、要带小六走。”

小六一脸谄媚,哀求地叫:“大人!小的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话说得……让在场的士兵都打了个寒颤。

相柳蹙眉,终是抬了下手。士兵让开,十七飞纵到小六身前,半抱半扶着他,手掌轻轻地抚摸过他的背。

也许是心理作用,小六竟然真的觉得疼痛少了几分。十七蹲下,“回家。”

小六趴在了他背上,对相柳谄笑着说:“大人,我回去了。”

相柳盯着十七打量,小六一着急,居然孩子气地用手捂住了十七的脸:“你别打他的鬼主意,他是我的。”

相柳愣了愣,唇角上翘,又立即紧抿住了,他微微咳嗽了一声:“经查实,你是清水镇的平民,对我神农义军无恶意,现放你回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