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番外篇·盼双星(2)

上一篇 回目录

天照赶着问红姑:“她留什么话给你了吗?说去哪里?”

“给我的信里只说回西域了。她还有一封信留给霍将军,本来让我晚十天半个月才送到霍府,我一怒之下今天一大早就送了过去。不知道那封信里是否会具体说回了哪里。”

天照听完,挥手让红姑退下。

孟九想说话,可刚张口,又是一阵咳嗽。

天照知他心意,忙道:“小玉不会骑马,她若回西域必定要雇车,我立即命人追查长安城的车马行,放鸽子通知西域的‘苍狼印’和沙盗都帮忙寻找,石伯可以知会他以前的杀手组织帮忙寻人。九爷,小玉既然回了西域,我们还能有找不到的道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你先养好病,否则这个样子让小玉见了,她心里肯定又要难受。”

孟九垂目思量了一瞬,淡淡道:“知会西域各国的王宫,让西域各国出兵寻找。”

天照心中震惊,九爷虽然帮助过很多西域国家,可一直尽力避免牵扯太深,对方一意结交,他却常拒对方于千里之外,西域各国巴不得能卖九爷人情,不说九爷手中通过生意遍布大汉的情报网络,以及西域的庞大势力,单九爷设计出的杀伤力极大的兵器就让西域各国渴求不已。九爷如此直接的要求,西域各国定不会拒绝,看来九爷这次对小玉是志在必得,只是如此一来,微妙均衡的局面被打破,欠下的人情日后又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天仍暗着,霍去病已穿好戎衣,整装待发。

“你告诉她今日我要出征的消息了吗?”

“老奴亲自去落玉坊转告的玉姑娘。”

霍去病立在府门口,默站了良久。东边刚露一线鱼肚白时,他心中暗叹一声,看来她还是宁愿留在长安。

收起百种心绪,翻身上马,清脆的马蹄声刹那间响彻长安大街。

儿女情先暂搁一旁,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专心打这场满朝上下都冷眼看着的战役。

上次他以八百骥突入匈奴腹地,大获全胜。可朝中诸人并不心服,认为不过侥幸得胜,就连皇上也心存疑虑,不敢真正让他带大军作战。

李广辗转沙场一生都未真有建树,不能封侯,而他一次战役就名满天下,十八岁就封侯,让太多人嫉恨和不服气。

此次给他一万兵马,皇上既想验证他的实力,也是为日后带重兵做铺垫。只有胜利才能堵住朝中文武大臣的反对声音,即使皇上也不得不顾忌朝中众人的意见。

霍去病心里早已认定自己的胜利,或者更准确地说,“失败”二字从未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

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除了……

想起那个狡慧固执的女子,霍去病不禁蹙了蹙眉头,瞟了眼落玉坊的方向,原本冷凝的脸上忽露了一丝笑意。

不,没有“除了”。霍去病的生命中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是她?

一日疾行,晚间刚要休息时,八百里加急信件送到。

不是军务,却是陈管家派人送来的信件,霍去病心中一动,急急拔开竹筒。

“……当你看到这方锦帕,应该已经是几个月后,得胜回朝时……花开花落,金银相逢间,偶遇和别离,直面和转身,缘聚和缘散,一藤花演绎着人生的悲欢聚合。这次我选择的是转身离去。此一别也许再无相见之期,唯祝你一切安好……”

他眼中风云突起,暴怒心痛都汇聚在心头。玉儿,你又一次骗了我!

他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锦帕,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冷意澹澹的笑。这是她给他的第一封信,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封。

他蓦地站起,对着帐篷外的侍从吩咐:“让军营中最快的两匹马从今晚起好好休息,随时待命。”

玉儿,你会比狡诈迅疾的匈奴人更难追逐吗?

上一篇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