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五章·相约(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这简直比酒楼茶坊间的故事还跌宕起伏,我听得目瞪口呆,这个老爷子活得可真是……嗯……够精彩!

九爷温和地说:“现在你明白我身世的来龙去脉了。祖父一直在暗中资助西域,当年汉朝积弱,西域和汉朝之间没什么大矛盾,祖父帮助西域各国对付匈奴人。现在对西域各国而言,日渐强盛的汉朝变得更加可怕,可我的祖母是汉人,母亲是汉人,我不可能如祖父的旧
部石伯他们那样立场坚定地帮助西域对付汉朝,但我又不能不管祖父遍布西域和渗透在长安各行各业的势力。祖父的势力和西域各国都有交集,如果他们集体做乱,不管对西域还是汉朝都是大祸。匈奴很有可能借机一举扭转颓势,而以皇上的性格,定会发兵西域泄愤。”

“你渐渐削弱石舫在汉朝的势力,不仅仅是因为汉朝皇帝而韬光养晦,还因为要牵制石伯他们的野心?”

九爷淡淡笑着点了下头。我一直以为自己所猜测到的状况已经很复杂,没有想到实际状况更复杂凶险,九爷一面要应付刘彻,保全石舫内无辜人的性命,一面要帮助西域各国百姓,让他们少受兵祸之苦;一面要考虑匈奴对各方的威胁,一面还要弹压底下来自西域的势力,特别是这些势力背后还有西域诸国的影响。现在想来,石舫每一次的势力削弱都肯定要经过内部势力的激烈斗争和妥协,匈奴在远方虎视耽耽,西域诸国在一旁心存不轨,刘彻又在高处用警惕猜忌的目光盯着,一个不慎就会满盘皆乱。九爷以稚龄抗起一切,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可想而知,他却只把它们都化作了一个云淡风轻的笑。

想到此处,心里的希望渐渐腾起,他能把这些隐秘的事情都告诉我,是不是代表他现在已十分信赖我?那他是否有可能接受我?九爷看我定定地凝视着他,原本的轻松温和慢慢褪去,眼中又带了晦暗,匆匆移开视线,不再看我。

两人之间又沉默下来,我低头咬着唇,心跳一时快一时慢,好半晌后, 我低声道:“我的心思你已明白,我想再问你一次。你不要现在告诉我答案,我承受不起你亲口说出残忍的答案,再过几日就是新年,你曾说过那是一个好日子,我们在那天重逢,现在又是我的生日,我会在园子里等你,如果你不来,我就一切都明白了。可……”我抬头凝视着他,他的眼眶中有些湿润,“可我盼着你来。”

我对着他粲然一笑,留恋地看了他一会儿后站起身:“我走了,不要再开着窗户睡觉。”

正要拉门:“等一下,不要回头,回答我一个问题。”他的声音干涩:“玉儿,你想要一个家吗?”

我扶着门闩道:“想要,想要一个热热闹闹的家。我走在街上时会很羡慕那些抱着孩子吵吵闹闹的夫妻,我听到你小时候的故事也很羡慕,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偶尔会闹矛盾的兄弟,一大家人多幸福!你呢?”

身后半晌都没有任何声音,我有些诧异地正要回头,九爷压抑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似乎极力抑制着很多不能言语的情绪:“我也是。”

这是今晚我听到的最好听的话,我侧头微笑起来。

他突然又问:“玉儿,霍……霍去病,他对你很好吗?”我沉默了一瞬,对于这点我再不愿正视,可都不得不承认,轻轻点了下头。好一会儿后,他的声音传来:“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我“嗯”了一声,拉门而出。转身关门的刹那,对上他的漆黑双瞳,里面眷念不舍悲伤痛苦各种情绪翻滚,看得我的心也骤起波澜。他没有回避我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刹那胶凝在一起,那一瞬风起云涌,惊涛骇浪。

我关门的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但门依旧借着起先的力,悠长、缓慢,一点一点地在我眼前合上,他的面容慢慢隐去,他第一次毫不顾忌地与我纠缠在一起的视线终被隔开。

短短一瞬,我的力量就好似燃烧殆尽。我无力地靠在墙上,良久后,才再有力气提步离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