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五章·相约(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李妍顺利诞下一个男孩,汉武帝赐名,又重重赏赐了平阳公主、李延年和李广利兄弟。在太子之位仍旧虚悬的情形下,朝中有心人免不了开始猜测究竟是卫皇后所生的长子刘据更有可能入主东宫,还是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刘。

有的认为卫氏一族在朝中势力雄厚,刘据显然更有优势;有的却不以为然,既然卫氏是靠着卫子夫得宠后,渐渐发展到今日,那李氏将来又何尝不可能?何况皇长子刘据和皇上性
格截然不同,皇上现在虽然还算喜欢,但日子长了,只怕不会欣赏。

朝中暗流涌动,卫氏一族一直保持着缄默,一切如常,卫青大将军甚至亲自进宫进献礼物给李妍,祝贺刘的诞生。以李蔡、李敢等高门世家为首的朝中臣子也一言不发,只纷纷上奏折恭贺刘诞生。

在一派纷纷扰扰中,在刘未满一个月时,汉武帝召集重臣,公诏天下,立皇长子刘据为太子。事出意外,却又合乎情理。毕竟如今和匈奴的决定性战役一触即发,一个卫青,一个公孙贺,一个霍去病,如果刘据不是太子,刘彻凭什么真正相信他们会死心塌地地效忠?

册立太子的诏书刚公布,生完孩子未久,身体还在休养中的李妍,突然调理失当,一场大病来势汹汹,人昏迷了三日三夜后,才在太医救护下苏醒。

刘彻病急乱投医,无奈下把我也召进了宫中,让我试着在李妍耳畔叫李妍的名字。当人处,我只细细叫着“娘娘”,可背人时,我只在她耳边说一句话:“李妍,你怎么舍得刚出生的儿子?你还有机会,难道这就放弃了吗?”

李妍幽幽醒转时,刘彻一脸狂喜,和之前的焦虑对比鲜明,那样毫不掩饰的担心和喜悦,我想这个男子,这个拥有全天下的男子是真正从心里爱着李妍,恐惧着失去她。李妍望着刘彻,也是又是笑,又是泪,居然毫不避讳我们,在刘彻手上轻印了一吻,依恋地偎着刘彻的手,喃喃道:“我好怕再见不到你。”那一瞬,刘彻身子巨震,只能呆呆看着李妍,眼中有心疼,有怜惜,竟然还有愧疚。我身子陡然一寒,盯向李妍,你……你是真病?还是自己让自己病了?

人刚回园子,疲惫地只想立即躺倒。却没有料到李敢正在屋中等候,一旁作陪的红姑无奈地说:“李公子已经等了你整整一日。”我点点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离开。

李敢看她出了院门,立即问道:“她醒了吗?她可还好?她……”李敢的声音微微颤着,难以成言。我忙道:“醒了,你放心,太医说只要细心调养,两个月左右就能身子恢复。”

李敢一脸焦急慢慢褪去,脸上却显了心酸之色。她那边生命垂危,他这边却只能坐在这里,苦苦等候一个消息。

天色转暗,屋里慢慢地黑沉,他一直静静坐着,不言不动,我也只能强撑着精神相陪。很久后,黑暗中响起一句喃喃自语,很轻,却十分坚定:“如果这是她的愿望,我愿意全力帮她实现愿望,只要她能不再生病。”

我身子后仰,靠在垫子上,默默无语。李妍,如果这场病是巧合,那么只能说老天似乎在怜惜你,竟然一场病,让一个在某些方面近乎铁石心肠的男子心含愧疚,让另一个男子正式决定为你夺嫡效忠。李敢是李广将军唯一的儿子,在李氏家族地位举足轻重,他的决定势必影响着整个家族的政治取向。

可如果这不是巧合,那你的行事手段实在让我心惊,一个刚做了母亲的人,竟然就可以用性命作为赌注。一个连对自己都如此心狠的人?我心中开始隐隐害怕。

我和李敢犹沉浸在各自思绪中,院子门忽地被推开,我和李敢一惊后,都急急站起。霍去病脸色不善地盯着我们。我和李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倒都还罢了,可我们居然灯也不点,彼此默默在黑暗中相对,的确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李敢看着霍去病的脸色,无限黯然中也透出了几分笑意,对我笑着摇摇头,向霍去病抱拳作礼后,一言不发地径直向外行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