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三章·落花(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嘻嘻笑道:“我可是个有东西收就不会拒绝的人。”

九爷笑摇了下头,没有说话。

我出石府时,恰好撞上了慎行和天照。我弯身行礼:“祝石二哥、石三哥新年身体康健,万事顺意!”

两人都向我回了一礼,慎行目光在我耳朵上停留了一瞬,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天照却是盯着看了一会儿,忽地笑道:“九爷费了那么多功夫,原来是给你的新年礼。”

我听他话中有话, 不自禁地摸了下耳坠子,顺着他的话意问:“此话怎讲?九爷费了什么功夫?”

天照笑说:“九爷幼时虽专门学过玉石制作,可毕竟不是日日练习,这次打磨的又是精巧小件,为了这东西九爷专门又跟着老师傅学了一段日子,可是浪费了不少上好玉石。九爷在这些手艺活上很有些天赋,从兵器到日常所用陶器,无不上手就会,可看了他做东西,我才知道天下最麻烦的竟是女子首饰。”

我呆了一会儿,喃喃问:“你说这是九爷亲手做的?”

天照笑而未语,向我微欠了下身子后与慎行离去,我却站在原地怔怔发呆。

“我不知道我今年究竟多大。李妍已有身孕,都快要有孩子了,我却还在这里飘来荡去,七上八下。如果没有合适的人,我不一定要嫁人,可如果有合适的人,我却一定要抓住。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如果抓不住,阿爹知道后肯定会气得骂我是傻子。我是傻子吗?我当然不是,我是又聪慧又机敏又漂亮又可爱的金玉,所以即使你是浮云,我也要挽住你。你是喜欢我的,对吗?你曾说过你和我是不同的人,我把你喜欢看的书都认真学了,我觉得我可以做和你同样的人。如果你想做大鹏,我愿意做风,陪你扶摇直上;如果你只愿做糊里糊涂的蝴蝶,那我也可以做一只傻蝴蝶;如果你羡慕的是一头青牛西出函谷关,从此踪迹杳然,那我们可以买几匹马,跑得比老子更快,消失得更彻底;幸亏你不喜欢孔老夫子,我虽然尊敬此人,但却不喜欢他,不过即使你真喜欢他,我们也可以老老实实做人……”

我用力咬着毛笔杆子,皱着眉头看着几案上的绢布。我是在给自己打气的,怎么却越写心越虚?我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了好几遍,他是喜欢我的,是喜欢我的……再不敢多写,在帕角注明日期:元狩元年正月初一。写好后匆匆收起了绢帕。

我摇了好一会儿,签筒方掉出一根签,霍去病刚欲伸手捡,我已紧紧握在手中,他问:“你求问的是什么?”我摇摇头:“不告诉你。”

他“哼”了一声:“你能问什么?不是生意就是姻缘,现在生意一切在你自己掌控中,你的性格岂会再去问别人,唯有姻缘了。”我硬声辩道:“才不是呢!”

一旁的解签先生一直留神地看着我们,看我们向他走过去,立即站起来,我猛然停下脚步,握着签转身走开。霍去病笑问:“怎么又不问了?”

我握着手中的竹签,走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扬手将竹签扔到了路旁的草丛中:“不问了,能解他人命运却解不了自己命运。就是我们这一桩生意,他看你穿着非同一般,肯定是想着说出个名堂后大进一笔,却为何不替自己测一下是否能做成呢?”

霍去病含笑道:“倒是还知道悬崖勒马,看来还没有急糊涂。”

现在想来也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可当时一看到牌匾上写的“解姻缘”,腿就不受控制地走了进去,病急乱投医。心很虚,面上却依旧理直气壮:“我不过是看着新鲜,进去玩玩。”

霍去病笑瞟了我一眼,一副懒得和我争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一阵风过,我用力吸了吸鼻子:“真香!什么花?”

霍去病道:“槐花。”

我侧头看向他:“叫我出来干吗?难道就是爬山?”

他边走边道:“没什么事情就不能叫你出来了吗?随便走走,随便逛逛,你看头顶的槐花……”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