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二章·请客(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人影还没有看到,却已听到远远传来的人语声:“好香的烤肉,很地道的西域烤炙法,去病倒是会享受。”我一惊立即站起身,霍去病笑摇摇头:“没事的,是我姨父。”

早知道就不应该来,我懊恼地道:“你姨父?皇上还是你姨父呢!是公孙将军吗?”

霍去病轻颔下首,起身到屋口相迎,公孙贺和公孙敖并排走着,望到立在霍去病身后的 我,一丝诧异一闪而过,快得几乎捕捉不到。我心赞道,果然是老狐狸,功夫不是我们可比。

晚上回到园子,心情算不上好,当然也不能说坏,我还不至于被不相干的人影响到心情,只是心中多了几分怅然和警惕。

公孙贺看到我握刀割肉的手势时,很是诧异,问我是否在匈奴生活过,我一时紧张,思虑不周,竟然回答了一句“从没有”。公孙贺自己就是匈奴人,我的手势娴熟,他如何看不出来?他虽再未多问,却显然知道我说了假话,眼中立即对我多了几分冷漠。现在想来,如果当时能坦然回一句曾跟着牧人生活过一段时间,反倒会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如此避讳反倒让公孙贺生了疑心又瞧不起。公孙敖似乎更是不喜欢我,甚至颇有几分不屑。

霍去病觉察出他们二人的情绪,嘴里什么话都没有说,举止间却对我越发好,甚至从我手中接过刀,亲自替我把肉一块块分好,放到我面前。从来只有他人服侍霍去病,何曾见过霍去病服侍他人,公孙贺和公孙敖都很震惊。原本傲慢的公孙敖看到霍去病如此,也不得不对我客气起来,把那份不喜强压了下去。

这几日一到开饭时间,我就记起鲜美的烤羊肉和那个好手艺的厨子,一桌的菜肴顿时变得索然无味。霍去病如果知道我吃了他的美食,居然还贪心到琢磨着如何把那个厨子弄到自己手里,不知道是否会骂我真是一头贪婪的狼。

我还在做着我的美食梦,小丫头心砚哭着冲了进来:“坊主,您快去看看,李三公子来砸园子,我们拦不住。我还被推得跌了一跤,新上身的衣裳都扯破了。”

她一面说一面抚弄着衣服的破口子,哭得越发伤心。我笑起来,给她拧了帕子擦脸:“快别哭了,不就是一套衣裳吗?我送你一套,明天就叫裁缝来给你新做。”

心砚破啼为笑,怯生生地说:“我要自个儿挑颜色。”我道:“好!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她脸上仍有惊色:“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三公子是顶温和儒雅的人,说话和气,给的赏赐也多,平日我们都最喜欢他来。可今日他一进园子就喝命红姑去见他,然后说着说着就砸起了东西,把整个场子里能砸的都砸了,我们想拉住他,他把我们都推开,一副想打人的样子,我们就全跑掉了,现在肯定还在砸东西呢!”

正说着,红姑披头散发地走了进来,我想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红姑怒骂道:“你还有心情笑,再砸下去,今年大家都去喝西北风。”她一说话,乱如草窝的头发晃来荡去,仿如鸟儿直在里面钻,连一旁的心砚都低下头,咬着唇笑。红姑气得想去掐心砚,我使了个眼色,心砚赶紧一扭身跑出了屋子。

“好了,别气了,李公子要砸,我们能怎么样?别说他一身武艺,我们根本打不过,就是打得过难道我们还敢把他打出去?让他砸吧!砸累了也就不砸了。”我拖着红姑坐到榻上,拿了铜镜给她瞅。她惊叫一声,赶紧拿起梳子理头发。

“这辈子还没丢这么大人,被一个少年郎推来搡去,直骂我毒妇。问起帕子的事情,我说的确是坊主查问后告诉我是那个姑娘的,他嚷着要你去见他,我看他眼睛内全是恨意,情势不太对,所以推托说你出门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李公子难道知道了李夫人就是他要找的女子?这事只有你知我知,他怎么知道的?帕子不是都被你烧掉了吗?”红姑哭丧着脸,絮絮叨叨。

“我也不知道。”我替红姑挽着头发,方便她编发髻,“红姑,从今日起你要把帕子的事情彻底忘掉,这件事情从没有发生过,以后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许再提。”我和红姑的眼睛在镜子中对视,她沉默了会儿,若无其事地说:“我已经忘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