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章·刺杀(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石伯回头盯着我一言不发,我道:“放过他们,你瞒不过九爷的。”石伯冷着声说:“我这是为他好,老太爷在也肯定支持我这么做。”我道:“如果你做的事情让他不开心,这就不是为他好,只是你自以为是的好罢了!况且你现在的主人是九爷,不是以前的老太爷。”

石伯有些动怒:“你是在狼群中长大的吗?这么心慈手软?”我笑起来:“要不要我们性命相搏一番,看谁杀得了谁?石伯,九爷不喜欢莫名的杀戮,如果你真的爱护他,不要让他因为你沾染上鲜血。你可以坦然,可他若知道了,却会难受。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手段不一样,既然九爷愿意这样做,他肯定已经考虑过一切后果。”

大婶拿着草帽已经回来:“我要去地里玩了,石伯还是等我们一块儿走吧!”我向他行了一礼,奔跳着跑回田间。

“这是什么?”“黄豆。”“那个呢?”“绿豆。”……“这是胡瓜,我认识。”终于有一个我认得的东西了,我指着地里的一片藤架,兴冲冲地说。一旁的大婶强忍着笑说:“是黄瓜,正是最嫩的时候。”我蹿进地里,随手摘了一个,在袖子边蹭了蹭就大咬了口,真的比园子里买来的好吃呢!

挽着篮子在藤架下钻来钻去,拣大一点的胡瓜摘,一抬头却意外地看见九爷正在地边含笑看着我,隔着碧绿的胡瓜藤叶,我笑招了招手,向他跑去,顺路又摘了两个胡瓜:“你怎么来了?你的客人走了吗?”

他点点头,笑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指指我头上的草帽和胳膊上挽着的篮子:“把衣服再换一下,活脱脱的一个农家女了。”我把篮子拿给他看:“这是我摘的豆角,这是胡瓜,还有韭菜。”他笑道:“我们在这里吃过晚饭再回去,就吃你摘的这些菜。”我喜出望外地跳着拍了拍掌。

我和九爷沿着田边慢步而行,日头已经西斜,田野间浮起朦朦暮霭。袅袅炊烟依依而上,时有几声狗叫鸡鸣。荷锄而归的农人从我们身边经过时,虽有疲惫之色,神态却安详满足,脚步轻快地赶着回家。

我脑子里忽然滑过“男耕女织”四字,不一定真的男要耕,女要织,其实只要能如他们一样,彼此相守、和乐安宁。偷眼看向九爷,没想到他也正在看我,两人的眼神蓦然相对,彼此一怔,他的脸竟然有些微红,视线匆匆飘开。

我第一次看见他脸红,不禁琢磨着他刚才心里在想什么,直直盯着他,看了又看,九爷轮椅越推越快,忽地侧头,板着脸问:“你在看什么?”我心中仍在思量,嘻嘻笑着随口说:“看你呀!”

“你……”他似乎没有料到我竟然如此“厚颜无耻”,一个字吐出口,被我噎得再难成言。我看到他的神色,明白自己言语造次了,心中十分懊恼,我今日怎么了?怎么频频制造口祸?

道歉又不知道该从何道歉,只能默默走着,九爷忽地笑着摇头:“你的确是在西域长大的。”我放下心来,也笑着说:“现在已经十分好了,以前说起话来才真是一点儿顾忌没有。”

自从城外的农庄回来,心中一直在琢磨,却总觉思绪零乱,难有齐整,找出预先备好的绢帕,边想边写:“一,儒家那一套学说,你显然并不上心,只是《诗经》翻得勤。既如此,应该并不赞同皇权逐渐地高度集中,也不会认同什么天子受命于天、为人子民除了忠还应忠的胡扯八道。二,你显然极喜欢老子和庄子。黄老之学,我只听阿爹断断续续讲过一些,并没真正读过,但也约略知道一二,如果你喜欢老庄,那现在的一切对你而言,岂不都是痛苦?三,你最崇敬的是墨子,墨子终其一生为平民百姓奔走,努力说服各国君主放弃战争,帮助小国建造城池兵器对抗大国。你心中的大国是汉朝吗?小国是西域各国吗?你愿意选择做墨子吗?可那样不是与老子和庄子有些背道而驰吗?”轻叹一声,在砚台边轻顺着笔,是我理解矛盾,还是你心内充满矛盾?我不关心你的身世如何,现在又究竟是什么身份,我只想明白你的心意如何。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