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章·刺杀(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刚才的一幕刀挥箭飞,我全未上心,心里只默默诵着“这位姑娘是公子的人”,看向车下的两人,竟觉得二人长得十分顺眼。

虬髯大汉泣道:“能让老爷子驾车,又能从老爷子鞭下救人的人,天下间除了公子还能有谁?我一家老小全得公子接济才侥幸得活,娘日夜向雪山磕头,祈求您平安康健,我却糊里糊涂干了这没良心的事情。”他身边的汉子闻言似也明白了九爷的身份,神色骤变,竟也立即跪在一旁,一言不发,只重重磕头,不几下已经血流了出来。九爷唇边虽还带着笑意,神情却很是无奈,石伯眼神越来越冷厉,我叫道:“喂!你们两个人好没道理,觉得心愧就想着去补过,哪里能在这里要死要活的?难道让我们看到两具尸体,你们就心安了?我们还有事情,别挡路。”

两人迟疑了一会儿,缩手缩脚地站起,让开道路。我笑道:“这还差不多,不过真对不住,你们认错人了,我家公子就长安城的一个生意人,和西域没什么干系,刚才那几个头只能白受了,还有……”我虽笑着,语气却森冷起来,“都立即回西域。”

两人呆了一瞬,恭敬地说:“我们的确认错了,我们现在就回西域。”石伯看看我,又看看九爷,一言不发地打马就走。

马车依旧轻快地跑在路上,我的心里却如同压了一块巨石,沉甸甸的。我和西域诸国的人从未打过交道,又何来恩怨?目达朵不小心泄漏了我还活着的事情吗?我目前的平静生活是否要改变了?

九爷温和地问:“能猜到是谁雇佣的人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我一直在狼群中生活,应该只和一个人有怨,他们从西北边来倒也符合,那边目前绝大部分都还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可那个人为何要特意雇人来杀我呢?他可以直接派手下的高手来杀我。还是因为在长安,他有所顾忌,所以只能让西域人出面?”

九爷道:“既然一时想不清楚就不要再伤神。”我头伏在膝盖上,默默思量,他问:“玉儿,你怕吗?”我摇摇头:“这两个人功夫很好,我打架不见得打过他们,可他们却肯定杀不了我,反倒我能杀了他们。”

石伯在车外喝了声采:“杀人的功夫本就和打架的功夫是两回事情。九爷,雇主既是暗杀,肯定要么怕玉儿知道他是谁,要么就是没机会直接找玉儿,只要西域所有人都不接他的生意,他也只能先死心。这事交给我了,你们就该看花看花,该赏树赏树,别瞎操心。”

九爷笑道:“知道有你这老祖宗在,那帮西域的猴子猴孙闹不起来。” 又对我说:“他们虽说有规矩,但天下没有天衣无缝的事情,要我帮你查出来吗?”

现在的我可不是小时候只能逃跑的我了,我一振精神, 笑嘻嘻地说:“不用,如果是别人,这些花招我还不放在心上,如果真是那个人,更没什么好查的,也查不出什么来。他若相逼,我也绝对不会怕了他。”九爷点头而笑,石伯呵呵笑起来:“这就对了,狼群里的丫头还能没这几分胆识?”

九爷的山庄还真如他所说就是农庄,大片的果园和菜田,房子也是简单的青砖黑瓦房,方方正正地分布在果园菜田间,说不上好看,却实在得一如脚下的黑土地。

刚上马车时,石伯的神色让我明白这些客人只怕不太方便让我见,所以一下马车我就主动和九爷说要跟庄上的农妇去田间玩耍,九爷神情淡淡,只叮嘱了农妇几句,石伯却笑着向我点点头。

虽然路途上突然发生的事情让我心里有些许愁烦,可灿烂得已经有些晒的阳光、绿得要滴油的菜地,以及田间地头辛勤劳作的农人,让我的心慢慢踏实下来。我的生活我自己掌控,不管是谁,都休想夺走属于我的生活。

眼睛扫到石伯的身影,忙对一旁的农妇道:“大婶,太阳真是晒呢!帮我寻个草帽吧!”大婶立即笑道:“竟给忘了,你等等,我这就去找。”她一走,我立即快步去追石伯:“石伯,你不等九爷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