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十章·刺杀(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石伯问:“是先送玉儿回落玉坊吗?”九爷道:“和我一块儿去山庄。”石伯迟疑了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沉默地一甩马鞭,驱车上路。

马车出了城门后,越跑越快,我趴在窗口,看着路边快速退后的绿树野花,心情比这夏日的天更明媚。九爷也微含着笑意,目光柔和地看着窗外,两人虽然一句话未说,可我觉得我们都在享受着吹面的风、美丽的风景和彼此的好心情。

石伯低低说了声:“急转弯,九爷当心。”说着马车已经急急转进林子中,又立即慢了速度,缓缓停下,石伯的驾驭技术绝对一流,整个过程马儿未发出一声声响。我困惑地看向九爷,手却没有迟疑,立即握住了系在腰间的金珠绢带。

九爷沉静地坐着,微微笑着摇了下头,示意我别轻举妄动。在林子中静静等了一会儿,两骥马忽地从路旁也匆匆转入林中,骑马者看见我们,好像毫未留意,从我们马车旁急急掠过。

“装得倒还像!”石伯一挥马鞭,快若闪电,“噼啪”两声,已经打断了马儿的腿骨,两匹马惨叫着倒在地上。马上的人忙跃起,挥刀去挡漫天的鞭影,却终究技不如人,两人的刀齐齐落地,虬髯汉子微哼一声,石伯的马鞭贯穿他的手掌,竟将他钉在树上。

我一惊,又立即反应过来,石伯的马鞭应该另有玄机,绝不是普通的马鞭。另一个青衣汉子呆呆盯了会儿石伯手中的鞭子,神色惊诧地看向石伯,忽地跪在石伯面前叽叽咕咕地说起话来,被钉在树上的虬髯汉子本来脸带恨色,听到同伴的话,恨色立即消失,也带了几分惊异。

石伯收回长鞭,喝问着跪在地上的青衣汉子,两人一问一答,我一句听不懂。九爷听了会儿,原本嘴边的笑意忽地消失,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吩咐道:“用汉语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青衣汉子忙回道:“我们并非跟踪石府的马车,也不是想对石府不利,而是受雇查清落玉坊坊主在长安城的日常行踪,伺机暗杀了她。”他说着又向石伯连连磕头:“我们实在不知道老爷子是石舫的人,也不知道这位姑娘和石舫交情好,若知道就是给我们一整座鸣沙山的金子,我们也不敢接这笔买卖。”

仿若晴天里一个霹雳,太过意外,打得我头晕,发了好一会儿的懵,才问道:“谁雇你们的?”

青衣人闻言只是磕头:“买卖可以不做,但规矩我们不敢坏,姑娘若还是怪罪,我们只能用人头谢罪。”

石伯挥着马鞭替马儿赶蚊蝇,漫不经心地说:“他们这一行不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说出雇主的来历,其实就是说了,也不见得是真的。既然是请人暗杀,自然是暗地里的勾当。”

我苦笑道:“也是,那放他们走吧!”石伯看向两人没有说话,两人立即道:“今日所见的事情,我们一字不会泄漏。”

石伯却显然还是想杀了他们,握着马鞭的手刚要动,九爷道:“石伯,让他们走。” 声音徐缓温和,却有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石伯凌厉的杀气缓缓敛去。

石伯看着九爷,轻叹一声,冷着脸挥挥手,两人满面感激,连连磕头:“我们回去后一定妥善处理此事。老爷子,以罗布淖尔湖起誓,绝不敢泄漏您的行踪。”

我有些惊讶,对沙漠戈壁中穿行的游牧人而言,这可比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誓言要沉重得多。

两人捡起刀,匆匆离去,那个手掌被石伯刺穿,一直没有说过话的汉子一面走一面回头看向马车,忽地似明白过来什么,大步跑回,扑通一声跪在马车前,刚才生死一线间都没有乱了分寸的人,此时却满面悔痛,眼中含泪,声音哽咽着说:“小的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公子的人,竟然恩将仇报,想杀了她,真正猪狗不如。”挥刀砍向自己的胳膊,一只袖箭从车中飞出,击偏了刀,他的同伴赶着握住他的手,又是困惑又是惊疑地看向我们。

九爷把小弩弓收回袖中,浅笑着说:“你只怕认错了人,我没有什么恩给过你,你们赶紧回西域吧!”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