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九章·心曲(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当时已经下了三天三夜的雪,地上的积雪直没到我的膝盖,可老天还在不停地下。天是白的,地是白的,天地间的一切都是惨白的。於单死了,阏氏死了,阿爹死了,我心中的伊稚斜也死了。我大哭着在雪地里奔跑,可是再不会有任何人的身影出现。脸上的泪珠结成冰,皮肤裂开,血沁进泪中,结成红艳艳的冰泪。

十二岁的我,在一天一地的雪中,跑了整整一天,最后力尽跌进雪中,漫天雪花飞飞扬扬地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上。我大睁双眼看着天空,一动不动,没有力气,也不愿再动,雪花渐渐覆盖我的全身,我觉得一切都很好,我马上就可以再没有痛苦,就这样吧!让一切都完结在这片干净的白色中,没有一丝血腥的气味。

狼兄呼啸着找到我,他用爪子把我身上的落雪一点点挖掉,想用嘴拖我走,可当时的他还那么小,根本拖不动我,他就趴在我的心口,用整个身子护住我,不停地用舌头舔我的脸、我的手,想把温暖传给我。我让他走,告诉他如果狼群不能及时赶到,他也会冻死在雪里,可他固执地守着我。

狼兄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我一想闭眼,他就拼命地用舌头舔我。他和阿爹的眼睛根本不像,可眼睛里蕴含的意思却是一模一样,都是要我活下去。我想起我答应过阿爹,我不管碰到什么都一定会活下去,而且一定要快活地活下去,因为阿爹唯一的心愿就是要我活着。我盯着狼兄乌黑的眼睛,对狼兄说:“我错了,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幸亏狼群及时赶到,雪也停了,我被狼群所救,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和猎物的热血让我的手和脚恢复知觉……

我蓦然叫道:“别说了!目达朵,对你而言这只是一个个过去,可这些都是我心上的伤痕,曾经血淋淋,现在好不容易结疤不再流血,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面前,把结好的伤疤全部撕开?你回去吧!如果你还顾念我们从小认识的情意,就请全当从没有见过我,早就没有玉谨此人。她的确已经死了,死在那年的大雪中。”

一甩衣袖,就要离开。目达朵紧紧拽着我的衣袖,只知道喃喃叫:“姐姐,姐姐……”

离开匈奴前,我、於单、日、目达朵四人最要好。因为阿爹的关系,我和於单较之他人又多了几分亲密。於单、日和我出去玩时都不喜欢带上目达朵,她一句话不说,一双大眼睛却总是盯着我们,我逗着她说:“叫一声姐姐,我就带你出去玩。”她固执地摇头不肯叫我,鄙夷地对我说:“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大,说不定比我小,才不要叫你姐姐。”但不管我们走到哪里,她却总跟在后面,甩也甩不掉,日子长了,我俩反倒好起来,因为一样地固执,一样地飞扬娇蛮,一样地胡闹疯玩,当我决定自己的年龄后让目达朵叫我姐姐,她思考一晚后竟痛痛快快地叫了我。我还纳闷她怎么这么好说话,从於单那里才知道原来她觉得一声姐姐可以换得我以后事事让着她,她觉得叫就叫吧!

几声姐姐叫得我心中一软,我放柔声音道:“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不想再回去,也不可能回去。”目达朵默默想了会儿,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是不想见单于,我不会告诉单于我见过你。”

我握着她手:“多谢,你们什么时候回去?”目达朵开心地也握住我:“明天就走,所以今日大家都很忙,没有人顾得上我,我就自己跑出来玩了。”

我笑道:“我带你四处转转吧!再让厨房做几个别致的汉家菜肴给你吃,就算告别。”目达朵声音涩涩地问:“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回头处,一步步足迹清晰,可我们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我苦涩地说:“我希望不要再见,我和伊稚斜绝不可能相见时是一笑,而你已经选择了他,如果再见只怕你会左右为难。”

目达朵的脸立即烧得通红,又是惭愧又是羞赧地低头盯着地面。我原本的意思是说她选择了伊稚斜做他们的单于,可看到她的脸色,心中一下明白过来,说不清楚什么滋味,淡淡问:“你做了他的妃子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