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八章·惊遇(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李延年手上已被刺破皮,细小的血珠涔出,我向方茹招手示意她过来,对李广利道:“你先回去。”李广利看着哥哥,试探地又叫了声哥哥,却只见哥哥站着纹丝不动,他只得一步一回头地慢慢离开。

方茹脸带红晕,用手绢替李延年吸干血,一点点把附在上面的木屑吹掉。李延年看着我说:“也许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来落玉坊。”

我眼睛看着方茹:“不全是坏事吧?”

李延年眼光柔和地在方茹脸上一转,落到我脸上时又变回冰冷:“虽然小妹说这是她想要的,是她自己的主意,可我仍旧无法不厌恶你,你真让我失望,你就如此贪慕荣华富贵?不惜牺牲另一个女子的一生去换?”

我淡然一笑:“厌恶憎恨都请便!不过李妍已经走上一条再无回头可能的路,你不管赞成与反对,你都必须帮她,用你所有的才华去帮她。”

李延年木然立着,我转身翩然离开,我忽然真正明白李妍握住我手时的泪光点点,很多事情不能解释,也无法解释。

回到屋中,红姑正坐在榻上等我,我坐到她对面,她问:“一切顺利?”

我点点头:“李妍此次真该好好谢你,你谋划的见面方式果然震动了公主,让早就不知道见了多少美人的公主竟然失态,赏人如赏花的言词应该也已经打动了公主,公主肯定会倾其力让李妍再给皇帝一个绝对不一般的初见。”

红姑掩嘴娇笑:“混迹风尘半辈子,耳闻目睹的都是斗姿论色,若只论这些,良家女如何斗得过我们?现在就看李妍了,不知道她打算如何见皇上。”

我静静坐了会儿,忽然起身从箱子里拿出那个红姑交给我的青色手帕,看了会儿藤蔓缠绕的“李”字,心中轻叹一声,抬手放在膏烛上点燃,看着它在我手中一点点变红,再变黑,然后化成灰,火光触手时,我手指一松,最后一角带着鲜红的火焰坠落在地上,迅速只余一滩灰烬,曾经有过什么都不可再辨。

我手中把玩着请帖,疑惑地问:“红姑,你说公主过寿辰为何特意要请我们过府一坐?”

红姑一面对镜装扮,一面说:“肯定是冲着李妍的面子,看来李妍还未进宫,但已很得公主欢心。年轻时出入王侯府门倒也是经常事情,没想到如今居然还能有机会做公主的座上宾,真要多谢李妍。”

我静静坐着,默默沉思,红姑笑道:“别想了,去了公主府不就知道了?赶紧先装扮起来。”

我笑摇摇头:“你把自己打点好就行,我拣一套像样的衣服,戴两件首饰,不失礼就行。”

红姑一皱眉头,刚欲说话,我打断她道:“这次听我的。”红姑看我神色坚决,无奈地点了下头。

宴席设在沿湖处,桌案沿着岸边而设。布置得花团锦簇、灯火通明处应是主席,此时仍旧空着,而我们的位置在末席的最末端,半隐在黑暗中。四围早已经坐满人,彼此谈笑,但人声鼎沸中根本无一人理会我们。

红姑四处张望后,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眼中却略含失望,我怡然笑着,端茶而品。等了又等,喝完一整盏茶后,满场喧哗声中忽然万籁俱寂,我们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情,只见人已一波波全都跪在地上,我和红姑对视一眼,也随着人群跪倒。

当先两人并排而行,我还未看清楚,人群已高呼:“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我忙随着人群磕头。

一番纷扰完,各自落座,红姑此时已经品过味来,紧张地看向我,我笑了笑:“等着看吧!”

因在暗处,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打量亮处的各人,阿爹和伊稚斜口中无数次提到过的大汉皇帝正端坐于席中。还记得当年问过伊稚斜“他长得比你还好看吗”,伊稚斜彼时没有回答我,这么多年后我才自己给了自己答案,他虽然长得已是男子中出色的,但还是不如伊稚斜好看,只是气势却比伊稚斜外露张扬,不过我认识的伊稚斜是未做单于时的他,他现在又是如何?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