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八章·惊遇(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李妍低声道:“你这么想知道,自己也去听听课,不就知道了?”我压着声音笑起来:“我才不费那功夫呢!我要学就直接学最精华的,等你学好了告诉我。”

李妍甩开我的手:“你好没羞!连婆家都没说到,就想这些。被人知道,肯定嫁不出去。”我哼了一声没有搭腔。

两人静静走了会儿,李妍挽起我的手:“你虽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年龄,但估摸着应该和我差不多,你别老盘算着做生意,自己的终身也该好生打算一下,你没有父母替你筹划,自己再不操心,难道坐等年华老去吗?石舫舫主我没见过,但我看你对他很是小心,想来必有不凡之处,如果年龄适当,他又没有娶妻,你不妨……”

我伸手轻拧了一下她的脸颊:“好丫头,自己要嫁就见不得她人逍遥。”李妍冷哼一声:“好心没好报。”

我们进门时,方茹恰好出门,看到我俩,低着头小声说:“我来请教李师傅一个曲子。”

我摇头而笑:“我什么都没问,你怎么就忙着解释呢?好像有那么点……”李妍暗中拧了下我胳膊,对方茹静静行礼后,拉着我让开道路,伸手请方茹先行。

方茹向我微欠下身子,急步离去。我向李妍皱了皱鼻子:“还不是你嫂子呢!完了,有你撑腰,以后我园子中要有个太后了。”

李妍瞪了我一眼:“我哥哥和方茹都是温和雅致的人,可不是你这样的地痞无赖。”

李延年在屋内问:“是小妹回来了吗?”

李妍应道:“是我,大哥,还有玉娘。”李延年听闻,立即迎出来。

李延年为我倒了一杯清水,谦然道:“我不饮茶,只喝清水,所以也只能用清水待客。”

李妍嘻嘻笑着说:“大哥,她说有事要问你。”

李延年温和地看着我,静静等我说话。我低着头,手指无意识地在席面上划着圆圈:“宫里的人可好应对?”

李延年道:“因是平阳公主荐去的,大家都对我很有礼。”

我道:“听说皇上听过你的琴声后,大为赞赏。”

李延年淡然一笑:“是赏赐了我一些东西,倒也说不上大为赞赏。”

我道:“你觉得住在这里来回宫廷可方便?”

李延年还未回答,李妍不耐烦地截道:“金玉,你究竟想问什么?难道还要问我大哥每日吃些什么?”

李延年看了妹妹一眼,耐心地回道:“来回都有马车,很方便。”

我端起水,喝了两口,搁下杯子,抬头看着李延年:“是这样的,有个人情感很内敛,也喜欢音乐,有一个女子想告诉他自己的心事,可不知道男子心中究竟怎么想,不敢直接说,李师傅觉得什么法子才能又表明女子的心事,又比较容易让对方接受?”

李延年面上呆了一下,低头沉思起来。李妍在一旁抓着哥哥的衣袖笑起来,一面笑一面揉肚子,我没有理会她,只是看着李延年。

“金玉,你也太好笑了,你的《孙子兵法》呢?你那一套洋洋洒洒的理论呢?现在连这点事情都要问人。原来你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我要仔细考虑一下你给我讲的那些话究竟能不能用。”

我看向李妍,平静地说:“我没有把这视为一场战争,因为我一开始就是敞开心的,我没有设防,我根本不怕他进来,我怕的是他不肯进来。没有冷静理智,只有一颗心。”

李妍收了笑声,坐直身子看了会儿我,低下头。李延年侧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妹妹,一时间屋子里只有沉默。

半日后,李延年惊醒,看向我抱歉地一笑道:“我是个乐师,我只会用音乐传递心声,先秦有一首曲子很好,我听方……听人说玉娘学过笛子。”

李延年一边说着,一边取笛子出来,静静坐了一会儿,吹奏起来,我专注地听着。李延年吹完后道:“小妹也会吹笛子,虽然不是很好,不过勉强可以教人。你们经常在一起,可以让她教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