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七章·身世(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他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她弄进宫?”

我摇摇头:“不知道,我心里有些疑问未解,如果她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不想掺和到她的事情中去。”

霍去病笑起来:“你慢慢琢磨,小心别被他人拔了头筹。她的容貌的确是不凡,但天下 之大,有了陈阿娇之后有卫皇后,卫皇后之后还有她,你可不能担保此时长安城就没有能与她平分秋色的人。”

我笑着耸了耸肩:“你说找我有正经事,什么事?”

他道:“你和石舫怎么回事?”

我道:“分道扬镳了。”

他道:“石舫虽然大不如前,但在长安城总还说得上话,你现在独自经营,小心树大招风。”

我笑道:“所以我才忙着拉拢公主呀!”

他问:“你打算把生意做到多大?像石舫全盛时吗?”

我沉默了会儿,摇摇头:“不知道。行一步是一步。”

他忽地笑起来:“石舫的孟九也是个颇有点意思的人,听公主说他的母亲和皇上幼时感情很好,他幼时皇上还抱过他,如今却是怎么都不愿进宫,皇上召一次回绝一次,长安城还没有见过几个这样的人,有机会倒想见见。”

我心中诧异,嘴微张,转念间,又吞下已到嘴边的话,转目看向窗外,没有搭腔。

送走霍去病,我直接去见李妍,觉得自己心中如何琢磨都难有定论,不如索性与李妍推心置腹谈一番。

经过方茹和秋香住的院子时,听到里面传来笛声。我停住脚步,秋香学的是箜篌,这应该是方茹,她与我同时学笛,我如今还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她却已很有几分味道。刚听了一会儿,她的笛声忽停,我莫名其妙地摇摇头,继续向李妍兄妹的院子行去。

刚走几步,从李延年的院子中传来琴声,淙淙如花间水,温暖平和。我歪着脑袋呆了一瞬,继续走。琴声停,笛声又起。我回头看看方茹住的院落,再看看李延年住的院落,看看,再看看,忽地变得很是开心,一面笑着,一面脚步轻轻地进了院子。

屋门半开着,我轻扣下门,走进去。李妍正要站起,看是我又坐下,一言不发,只静静看着我。

我坐到她对面:“盯着我干什么?我们好像刚见过。”

“等你的解释。”

“让他看看你比那长门宫中的陈阿娇如何,比卫皇后又如何?”

李妍放在膝上的手轻抖一下,她立即隐入衣袖中,幽幽黑瞳中,瞬息万变。

“我的解释说完,现在该你给我个解释,如果你真想让我帮你入宫,就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不喜欢被人用假话套住。”

李妍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笑道:“我略微会观一点手相,可愿让我替你算一算吗?”

李妍默默把手伸给我,我握住她的右手:“掌纹细枝多,心思复杂机敏,细纹交错零乱,心中思虑常左右矛盾,三条主线深而清晰,虽有矛盾最后却仍一意孤行。生命线起势模糊,两支点合并,你的父母应该只有一方是汉人……”李妍猛然想缩手,我紧握住,继续道:“孤势单行,心中有怨,陡然转上,欲一飞而起。”李妍再次抽手,我顺势松开。

李妍问:“我何处露了形迹?”

“你的眼睛非常漂亮,睫毛密而长,自然卷曲,你的肌肤白腻晶莹,你的舞姿别有一番味道。”

“这些没什么希罕,长安城学跳胡舞的人很多。”

我笑道:“这些不往异处想,自然都可忽略过去。中原百姓土地富饶,他们从不知道生活在沙漠中的人对绿色是多么偏爱,只有在大漠中游荡过的人才明白茫茫黄沙上陡然看到绿色的惊喜,一株绿树就有可能让濒死的旅人活下来。就是所有这些加起来,我也不能肯定的,只是心中有疑惑而已。因为沙漠中有毁树人,中原也不乏爱花人。我心中最初和最大的疑虑来自‘孤势单行,心中有怨,陡然转上,欲一飞而起’。”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