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五章·窗影(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方茹柔软的声音:“玉娘,我可以进来吗?”语气是征询我的意思,行动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话音刚落,方茹已经推门而进。

我叹道:“红姑还找了多少说客?”没想到红姑在外笑道:“烦到你在屋子里呆不下去为止。”我道:“你进来,索性大家坐在一起把事情说清楚。”

李妍在方茹进门的刹那已经戴上面纱,低头静静坐在桌子一角。方茹和红姑并肩坐在我对面。我一面收起桌上的竹简,一面道:“红姑,吴爷应该和你说了,石舫已经不要我们了。”

红姑笑嘻嘻地道:“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恼,反正这话我是不敢当着吴爷面说的,吴爷掌管的歌舞坊,石舫这次全都放手了,说是为了筹集银钱做什么药草生意,只要在一定时间内交够钱,就都可以各自经营,也允许外人购买,但会对原属于石舫的人优惠。吴爷如今一副好像已经家破人亡的颓败样子,人整日在家待着。可我听了此事可开心着呢!没有石舫束手束脚,我们不是正好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全放手了?我低头盯着桌面未语,红姑等了好一会儿,见我没有半点动静,伸手推了我一下道:“玉娘,你怎么了?”

我反应过来,忙摇了摇头,想了想道:“你们愿意跟着我,我很感激,但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会带你们到什么地方?前面是什么?就拿这次的歌舞来说,一个不好也许就会激怒天家,祸患非同一般。”

红姑摇头笑道:“我心里就盘算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真有祸,要砍脑袋,那也第一个砍的是你,我们顶多就是一个糊里糊涂的从犯,但如果有富贵荣华,你却不会少了我们。何况,我看你一没疯二没傻,估计不会把自己脑袋往刀口下送,所以我放心得很。”

方茹低头缠绕着手上的丝帕,等红姑说完,她抬头看向我,细声细语地道:“今日孙大人要我陪酒,我不乐意就拒绝了。他虽一肚子气,却丝毫不敢发,因为他也知道卫大将军麾下公孙傲将军、皇后娘娘和卫大将军的外甥霍公子、御史大夫李大人的侄子,李广将军的公子李三公子,都来看过我的歌舞,李三公子赐了我丝绸,霍公子赏了我锦罗。”

我笑摇摇头,看向红姑,红姑笑道:“你一直闷在房中看书,我根本没有机会和你说这些事情。”

方茹继续道:“前方有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没有资格对孙大人说‘不’字。就是园子里的其他姐妹如今实在不愿见的人也都不见,以前勉强自己一是为钱,可我们的歌舞演一日,她们只是扮个丫头都收入不少,二是当年不敢轻易得罪客人,可现在园子里来过什么人,那些客人心里也清楚,红姑对我们很是维护,反倒是他们不敢轻易得罪我们园子。”

红姑听到方茹夸赞她,竟颇有些不好意思,赶着给自己倒茶,避开了我们的眼光。我笑道:“短短几日,红姑你可做了不少事情呀!”红姑低头忙着喝茶,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

李妍仍旧低头而坐,彷似根本没有听我们在说什么。我看了她一眼,一拍手道:“那我们就继续,只要我一日不离开长安,我们就努力多赚钱。”

红姑抬头道:“要把生意做大,眼前就有一个极好的机会。自你初春掌管歌舞坊到现在,我们的进账是日日在增,加上我自己多年的积蓄,现在刚够买下落玉坊。不过不是每个歌舞坊都能像我们,可以及时筹措一大笔银子,我们只要有银子就可以乘机……”我微点了下头,示意我明白,口中却打断了她的话:“各位没什么事情,就散了吧!我在屋中憋了几日,想出去走走。”

方茹向我行了个礼,先行离去,红姑也随在她身后出了门。

我起身对李妍做了个请的动作:“不知美人可愿陪鄙人去欣赏一下户外风光?”李妍优雅地行了个礼道:“雅意难却,愿往之。”

两人眼中都带着笑意,并肩而行。李妍道:“你晚上可是要去一趟石舫?”我轻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