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五章·窗影(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他问:“你来长安多久了?”我道:“大半年。”

他沉默了会儿问:“你既然特地排了这出歌舞,应该早已知道我的身份,为何不直接来找我?如果我即使听到有这个歌舞也不来看呢?”

他居然误会台上的这一幕幕都是为他而设,此人还真是自信过头。我唇边带出一丝讥讽 的笑:“想找你时不知道你在哪里,知道你在哪里时我觉得见不见都无所谓。”

他看着我,脸色刹那间变得极冷:“你排这个歌舞的目的是什么?”我听着方茹柔软娇弱的歌声,没有回答。

他平放在膝盖上的手猛然收拢成拳:“你想进宫?本以为是大漠的一株奇葩,原来又是一个想做凤凰的人。”

我摇头而笑:“不是,我好生生一个人干吗往那鬼地方钻?”他脸色放缓,看向方茹:“你打的是她的主意?”

我笑着摇摇头:“她的心思很单纯,只是想凭借这一时,为自己寻觅一个好去处,或者至少一辈子能丰衣足食。我不愿意干的事情,也不会强迫别人,何况我不认为她是一个能在那种地方生存得好的人。”

他道:“你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我侧身看向台上的李妍:“打的是她的主意。”

他眉毛一扬,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看你不像是在狼群中长大的,倒好似被狐狸养大的。你的主意正打到点子上,公主已经听说了《花月浓》,问我有没有来过落玉坊,可见过编排歌舞的人。”

我欠了下身子:“多谢赞誉。”

他仔细听着台上的悲欢离合,有些出神。我静静坐了会儿,看他似乎没有再说话的意思,正欲向他请辞,他说道:“你这歌舞里处处透着谨慎小心,每一句歌词都在拿捏分寸,可先前二话不说地扔下我,匆匆出去迎接石舫舫主,就不怕我发怒吗?”

当时的确有欠考虑,但我不后悔。我想了下,谨慎地回道:“他是我的大掌柜,没有道理伙计听见掌柜到不出迎的。”

他淡淡扫了我一眼:“是吗?我的身份还比不过个掌柜?”

我还未回答,门外立着的随从禀告道:“爷,红姑求见。”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红姑急匆匆地说:“霍公子,妾身扰了公子雅兴,实属无奈,还求海涵。玉娘,听石风小哥说舫主震怒,正在严斥吴爷。”

震怒?这似乎是我预料的反应中最坏的一种,我手扶着额头,无力地道:“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对霍去病抱歉地一笑,“我要先行一步,看你也不是小气人,就别再故意为难我。我现在还要赶去领罪,境况已够凄惨。”

“难怪公主疑惑石舫怎么又改了作风。你这伙计当得也够胆大,未经掌柜同意,就敢编了擅讲皇家私事的歌舞。”我没有吭声,缓缓站起。他忽然道:“要我陪你过去吗?”

我微愣了下,明白过来,心中有些暖意,笑着摇摇头。

他懒洋洋地笑着,一面似真似假地说:“不要太委屈自己,石舫若不要你了,我府上要你。”我横了他一眼,拉门而出。

红姑一见我,立即拽住我的手。我只觉自己触碰到的是一块寒冰,忙反手握住她:“怎么回事?”

红姑道:“我也不知道,我根本过不去,是一个叫石风的小哥给我偷偷传的话,让我赶紧找你,说吴爷正跪着回话呢!好像是为了歌舞的事情。”

我道:“别害怕,凡事有我。”红姑低声道:“你不知道石舫的规矩,当年有人一夜之间从万贯家财沦落到街头乞讨,最后活活饿死。还有那些我根本不知道的其它刑罚,我是越想越害怕。”

我心中也越来越没底, 面上却依旧笑着:“就算有事也是我,和你们不相干。”红姑满面忧色,沉默地陪我而行。

小风拦住了我们,看着红姑道:“她不能过去。”

红姑似乎想一直等在外面,我道:“歌舞快完了,你去看着点儿,别在这节骨眼儿上出什么岔子,更会给吴爷添乱。”她觉得我所说有理,忙点点头,转身离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