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三章·重逢(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在敦煌城付了足够的银子,一个去往长安的商队答应带我同行。我带着我的全部家当和其他四个人挤在一辆马车上。所谓全部身家,值钱的不过是那一套楼兰衣裙。

阿爹曾给我讲过很多长安城的景致,我也无数次想象过长安城的样子,可是仍然被它的雄宏庄严震慑。目测了下我正在走的道路,大约宽十五丈,路面用水沟间隔分成三股,中间的宽六七丈,两侧的边道各四丈左右。刚进城时,驾车的汉子满面自豪地告诉我,中间的是御道,专供大汉天子用,两侧的供官吏和平民行走。

望眼所及,美仑美奂的宅第鳞次栉比,屋檐似乎能连到天边,宽阔的道路两侧栽植着槐榆松柏等各种树木,郁郁葱葱,枝叶繁茂,给这座皇城平添了几分柔美。

我抱着我的包裹,不停地沿街道走着,沉浸在初见长安城的兴奋中。一个屋角、一座拱桥都让我惊叹不已,我想我开始有些明白阿爹的感情了,从小看惯这样精致繁丽的人只怕很难爱上简陋的帐篷,和左看右看不是牛就是羊的地方。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天色转暗时,我才意识到我该找地方歇息。虽然选择了最便宜的客栈,可手里的银子也只够住十几日。我在菜油灯下仔细地点了两遍银子后,忍不住怀念起西域不用花钱的日子,我以后该何以为生?

正在灯下发呆,猛然想起菜油灯是要另收油钱的,赶忙收好东西,熄灯睡觉。黑暗中,发了一小会儿子愁,又笑起来。长安城那么大,能养活那么多人,难道我比别人差?我有手有脚,难道还会饿死?真是杞人忧天!

可是当我在长安城转遍三圈时,我开始怀疑,我真能养活自己吗?奴婢、歌舞伎,这些都要卖身,我肯定不会卖了自己,让别人主宰自己的生活。刺绣制衣,我却都不会。女子该会的我竟然都不会,而且最麻烦的是我没有保人,有一家店听到我会算帐,工钱要的只是男子的三分之一,那个精明的老板娘颇动了心,可当她问我“有长安城的人能做你的保人吗”,我的摇头,让她非常遗憾地也摇了头。他们不能雇佣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

我试图找过小霍他们,想着至少他们能给我做保人,可一家家商家询问过去,却全都是摇头,说没有见过这样的香料商人,我无奈失望下有点怨小霍,果然是骗了我。

九九重阳佳节近,性急的店铺已经在门口插上茱萸,卖花人的摊铺上也加摆了茱萸,酒店的菊花酒一坛坛垒在店外吸引往来者的注意,人人都沉浸在节日的喜悦中,而我已身无分文。从昨天起就没有吃过一口东西,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栖身何处。

空气中辛烈的茱萸气、雅淡的菊花香、人们脸上的喜色,这一切都与我不相关,我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独自一人举目无亲。

我抱着包裹向城外行去。西边有一片白桦林,我今夜打算住在那里,至少可以生一堆火,让自己暖和一些,运气好也许可以逮一只兔子什么的。露宿野外对我来说家常便饭,可饿肚子实在不好受。

心情沮丧时,我曾想过是否来错了,琢磨着把包裹里的那套楼兰衣裙当掉就有足够的钱回西域。可转而又觉得十分不甘心,阿爹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悉心调教的汉家女儿居然会在汉朝的长安城活不下去。

到了白桦林,发现与我想法相同的人不少,很多乞丐都选择了在这里休息,三五成群地围在篝火前吃东西聊天。

我默默穿行在一堆堆篝火间,饭菜的香气让我的肚子开始疼。我看中了一棵大树,正准备今夜就在它身旁睡一觉,篝火旁的一个乞丐已经大叫着跳起来,破口大骂道:“死丫头,你懂不懂规矩?那是你爷爷的地盘。”

我转身怒盯着他,他又没有像狼一样撒尿标注自己的势力范围,我即使无意冒犯,也不必口出脏言。可想了想,我何必和他一个浑人计较,遂低头走开,另觅他处。

他身旁的汉子不怀好意地盯着我,舔了下嘴唇道:“丫头,那一片都有人占了,不过你若肯给爷唱支曲子,指不准爷一开心就肯把爷睡的地方让一点给你,让你和爷同睡。”一群乞丐都轰然大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