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 >
更多

第一章·往事(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我的眼睛?我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凝神想了会儿,还是一点都不明白,不过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却已落下,咧着嘴呵呵笑起来,只要不是因为阿爹就好,我只想别人因为我而对我好。

我心中一酸,脸俯在膝盖上轻轻叹了口气。傻玉谨,为什么要到事后才明白伊稚斜既然当日能哄着王妃开心,怎么就不可以哄你这个小丫头呢?於单的话也许全部都对,只是我没 有听进去,而阿爹也误信了伊稚斜。原来看似冲动的於单才是我们中间最清醒的人,於单,於单……月儿即将坠落,篝火渐弱,发着耀眼的红光,却没什么热度,像於单带我去掏鸟窝那天的夕阳。

《国策》、《国事》、《短长》、《事语》、《长书》、《修书》……我惊恐地想:难道我要一辈子背下去?阿爹究竟有多少册书要我背?我干吗要整天背这些国家怎么争斗、臣子怎么玩弄权谋?

“玉谨。”於单在帐篷外向我招手。我把竹册往地上一砸,蹿出了帐篷:“我们去哪里玩?”问完后,才想起我又忘了向他行礼,匆匆敷衍着补了个礼。

於单敲了我脑袋一下:“我们没有汉人那么多礼节,别跟着先生学成个傻女人。”我回打了他一拳:“你的娘亲可是汉人,她也是傻女人吗?”

於单牵着我手,边跑边道:“她既然嫁给了父王,早就是匈奴人了。”

於单拉我上了马,两人共用一骥:“先生怎么还不肯让你学骑马?”

“头两年我老是逃跑,怎么可能让我学骑马?你还帮阿爹追过我呢!现在大概觉得我不会也无所谓,有那时间不如多看看书。”

於单笑说:“父王说明年我可以娶妻,问我右贤王的女儿可好,我想和父王说让你做我王妃。”

我摇头道:“不做,等我再长高点,功夫再好一些时,我要去游览天下,到各处玩,况且单于和我阿爹都肯定不会答应你娶我,你是太子,将来要做单于,右贤王的女儿才和你般配。”

於单勒住马,半抱着我下马:“父王那里我可以求情。你嫁给我,就是匈奴将来的阏氏,想到哪里玩都可以,没有人会管你,也不会有人敢逼迫你背书。”

我笑着反问:“可是你娘亲没有到处玩呀!我看她很少笑,似乎不怎么快乐。汉人的书上早写了,就是贵为国君,依旧不能为所欲为。”

於单不屑地说:“那是他们蠢,我可不会受制于人。”

我摇头笑道:“左谷蠡王爷笨吗?可他也和我说过,人生在世总免不了一个忍字,夸赞汉人讲的话有道理呢!”

於单气瞪了我一眼,低着头快步而行:“伊稚斜,伊稚斜,哼!”

我朝着他背影做了个鬼脸,一蹦一跳地跟在他身后:“他是你的小王叔,你即使是太子,也不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被我阿爹听见该说你了。”

於单没好气地问:“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夸赞他?左谷蠡王英勇善战,左谷蠡王诚挚豪爽,左谷蠡王聪明好学……”

我拍着手掌,哈哈笑道:“有人的眼睛要变红了。”

於单冷笑了几声道:“我眼红什么?迟早他要一见我就跪拜。”

我心中猛然一颤,忙握住他的手道:“别生气,我可没说他比你好,他虽然有他的好,可你自然也有你的好,现在一点儿不比他差,将来肯定会比他好。”

於单转怒为笑:“不提他了,我带你是来看鸟玩,可不是讲什么王爷。”

两人弯着身子在灌木丛中潜伏而行,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静静行了一段路,听到侧面有细微的响动,我们交换了个眼神,悄悄掩了上去,所见却让我和於单一动不敢动。

於单的娘亲和我的阿爹并肩而坐,两人都是面色苍白,於单的母亲眼泪纷纷而落,忽地她靠在阿爹肩头,压着声音哭起来。

我正纳闷谁欺负了她,为什么不去找单于哭诉?於单握着我的手一抖,拖着我就要离开,阿爹闻声跳起,喝问道:“谁?”我害怕地想赶紧跑,於单此时却奇怪地不肯走,拽着我走出树丛,脸色铁青地静静立在阿爹和阏氏面前。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