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偶遇-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偶遇-4

    骆驼停在月牙泉边,九爷握着笛子默默看着泉水和沙山,一脸寂寥,一身清冷。圆月映照下,只有他和泉水中的倒影彼此相伴。

    他抬头看向沙山,似乎想起什么,忽地一笑,可笑过之后,却是更深的失落。

    我隐在沙山的阴影中,身子一半犹浸在水中,再走两步就是岸边,却一动不敢动。霍去病也静静地立在我身侧,寂静中只听怦怦的急乱心跳,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

    骆驼喷了喷鼻子,从地上叼起一件衣袍,冲着我们藏匿的方向叫起来,九爷的手中迅速出现一个小弓弩,对着我们,含笑道:“不知是何方君子高人?”

    我仍然不想面对,霍去病却再难忍耐,笑着走了出去:“孟兄,我们‘夫妇’二人本就是寻你而来,不想却半夜相逢。”

    我也只能随在去病身后,默默走出。

    九爷看到霍去病半裸的上身,脸色苍白,一时怔怔,忘记移开弓弩。在我身上匆匆一瞥,立即转开视线,低头从挂在骆驼头上的袋子里抽了件袍子递给霍去病。

    霍去病刚说了声“不用”,又立即反应过来,袍子不是给他的。他扭头看向躲在他背后的我。我身上的衣服因为泡过水,此时全贴在身上。

    霍去病几分无奈地接过衣袍:“多谢。”转身给我披在身上。

    九爷缓缓收起弓弩,唇边带出一丝苦笑:“上一次,我也是用这把弓,在这个地方指着你。”

    霍去病侧头看向我,我拢着身上的衣袍,低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三人之间怪异的安静,我急欲打破我们之间的沉默,匆匆道:“九爷,我们是来看……孩子的。”孩子已经一岁多,我们却连名字都没有起。

    九爷眼中带了暖意,笑道:“未经你们许可,我就给他起了个小名,单字逸,我们都叫他逸儿。”

    霍去病道:“逸,既可解为隐伏遁迹,也可解为卓越超拔,这个名字很好,大名也做得,以后他就叫霍逸了。”

    大恩难言谢,霍去病虽一直没有说过谢,可他特意用九爷起的名字给儿子做名,对九爷的感激之心尽表。

    九爷看向我,好似对霍去病的意见根本没有听到,只是问我的意思,我道:“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他淡淡一笑,未在对名字多言:“我已命人把逸儿从天山接来,你们要去见他吗?”

    霍去病和我相视一眼,都心神激动,他沉吟了一瞬:“来回一趟,要明日太阳落山前才能赶回,时间耽搁太久。玉儿,你再忍耐一下,如果别的事情耽搁就耽搁了,可此事我不想出一点差错。”

    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我强笑着点了下头:“我明白,一年都忍了,这几日难道还不能忍?”

    霍去病和九爷交换了一个眼神,定声道:“玉儿,我向你保证,你马上就可以和逸儿团圆。”

    九爷淡淡笑着,眼中的落寞却越重,视线从我脸上一瞟而过,驱策骆驼转身离去:“那我等你的消息。”

    霍去病扬声问:“我们到哈密后如何寻你?”

    天山雪驼迅疾如风,转瞬间九爷的身影已远去,声音遥遥传来:“玉儿一进城自会找到我。”

    霍去病瞟了我一眼,却没有多问。这两人一见面,就若高手过招,伤人于无形,我小心翼翼地左躲右闪,却还是一不小心就被剑气波及。

    其实我压根儿不明白为什么九爷说我一进城就能找到他,所以也无从向霍去病解释,只得苦笑着思索,想尽快转开话题,却真的让我找到刚才没有留心到的话语:“咦?你这么知道九爷落脚哈密?”

    霍去病一征,眼睛看着别处道:“附近最大的城池就是哈密,所以我就猜他在哈密了。”

    “格尔木不也挺大的吗?”

    “玉儿,你见了逸儿,最想干什么?”霍去病不答反问,用一个我幻想了无数次的话题把我的心神引开,我心中虽有疑惑,但觉得他不说自有他不说的理由,不愿再深问,顺着他的意思,回答着他的问题。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