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偶遇-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偶遇-3

    “你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霍去病的胳膊上也加了把力气,一字千钧重:“好!”

    桃花谢,随风舞,一地落红,千点愁绪,倾国倾城的一代佳人也如落花,芳魂散风中。

    在李妍弥留的最后一日,皇上终于答应册封皇子,李妍含笑而终。

    李妍,留下了关于她的美貌的无数传说,留下了刘彻的无限思念,留下了一个贫贱女子成为皇上最宠爱女人的传奇故事,可是她背后的心酸挣扎都了无痕迹地湮没在尘世间。而我,这个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会让一切永远尘封在心底最深处。

    霍去病带我离开长安,踏上了去朔方的路途。临去前,他请求带嬗儿同行,皇上以嬗儿身体不好,朔方苦寒,宫中有良医方便照顾,拒绝了他的请求。

    霍去病没有多谈其他事情,赵破奴却告诉我卫伉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向皇上请求随行,皇上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在明知道卫伉和去病不和的情况下,准了卫伉的请求。

    我顾不上想这些不快的事情,只惦记着我终于要离开长安,快要见到儿子,见到一出生就离我而去的儿子。兴奋过后又有隐隐的神伤,见到儿子的同时也意味着要再见九爷,将近一年未见,他现在可好?

    说是守城,可朔方乃当年卫青大将军从匈奴手中夺回,经过卫大将军多年治理,已经固若金汤,再加上现在匈奴远遁漠北,根本每什么可守的。所以一路西行,霍去病走得很随意,遇见我喜欢的景致,常常索性停下,让我玩够再走。其实我心里很急迫,可越是急迫反而越要压住,唯恐露出异样,引得他人疑心。

    卫伉继承了卫青治军严谨的作风,却没有卫青的谦和忍让,他身上更多的是豪门贵胄的傲慢。它对霍去病带兵如此随意,十分不满,每次霍去病说多停一两日再走时,他都表示反对,霍去病对他的话全部当作耳旁风,一点不理会。卫伉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知道任何反对意见都是无效,不再自找没趣,索性闭上了嘴巴。只是背人处,他盯着霍去病的眼神越发阴沉狠厉。

    走走停停玩玩,终于到了朔方,霍去病安置妥当后,又带着我开始在四处游玩。

    缩放城中多是卫大将军的旧部,卫伉到了此处,气焰很是嚣张,不过因为无兵戈之扰,一派轻闲下,塔河霍去病也没什么可以起冲突的地方。

    沙漠中昼夜温差大,白天虽然热地要把人烤焦,太阳一落山,却立即凉快起来。我和去病常常骑着快马在沙漠中游荡一整夜,有时候,我想我们就这样待在朔方,远离长安,也是很好。可我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卫氏势力随着太子年纪渐长,日渐更大,去病是唯一能牵制卫青在军中势力的人,皇上不会轻易放弃去病,而皇上的不放弃,却会让去病身陷险地,而且是太子的势力越大,他的危险越大。

    霍去病带着我故地重游,隔着老远就看到了鸣沙山。恰是十五,天边一轮圆月挂在山顶,清辉洒满大漠。我心中一下振奋起来,仰天大叫了一声,立即跳下了马,一面笑着,一面全速跑向泉边。在长安城,我永远不可能如此,这一刻,我真正感觉到,我离开长安了。

    霍去病看我不同于路途上的高兴,而是从心理自然而然爆发出的喜悦,他也大声笑起来。

    两人在泉边欣赏着圆月、银沙、碧水。

    “玉儿,知道我这一声最后悔什么事吗?”

    我脱去鞋子,将脚浸进泉水中,凝神想了一会儿:“错过了正面和伊稚邪交锋,由卫青大将军打败了匈奴单于的主力。”

    他也脱了鞋袜,把脚泡到泉中:“战争的胜利不是靠一个人的勇猛,而是众多人的勇猛和协同配合,舅父迎战单于,我迎战左贤王,谁打败单于不重要,重要的是配合得到了胜利。”

    “李敢的死?”

    他摇摇头:“就算我不出手,他也逃不过一死,但大丈夫为人,立身天下,庶几无愧?做了就是做了,虽有遗憾,但没什么可后悔。”

    我撩着水玩,笑道:“都不是,不猜了。”

    他沉默了一瞬,眼睛望着水面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你在月牙泉边离去时,我明知道你会来长安,却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

    我正在低头玩水,听到他的话,脸上的笑容一僵,手仍旧拨弄着水,心却没有了起先的欢快。其实在这泉边,我真正第一个认识、第一个告别的人并不是他。

    两人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我手中的水声成了大漠中唯一的声音。

    霍去病用脚来挠我的脚心,我怕痒,忙着躲,他却脚法灵活,我怎么躲都没有躲开,几次交锋后,尴尬在不知不觉中被驱走。我笑道:“你再欺负我,我可要反击了。”说这话,已经掬起一捧水,泼到他脸上。

    他用手点点我,嘴角一勾,晓得一脸邪气,脚上用力,猛地一打水,“哗啦”一声,我和他已经都全身湿透。

    我嚷道:“全身都湿了,怎么回去?会沾满沙子的。”

    他笑着跳进了泉水中:“既然都湿了,索性就不回去了,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待明日太阳出来,把衣服晒干后再回去。”他一面脱下外袍,顺手扔到岸上,一面还对我挤了下眼睛。

    我气结,指着他:“你早有预谋。”

    他嬉笑着来拉我:“这么好的地方,不好好利用下,岂不可惜?”

    我板着脸,不肯顺他的意跳入水中,他却毫不在乎地满面笑意,一手拉着我,一手去挠我的脚板心,我躲了一会儿,躲不开,实在经不住他闹,无可奈何地顺着他的力道跳下了水。

    他拖着我向泉中央游去,我忽地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纳闷地停下,侧耳细听。

    的确是笛音,从很远处飘来,声音渐渐变大,似乎吹笛的人正在急速向月牙泉行来。不一会儿,霍去病也听到了声音,他气恼地嘀咕道:“西域也出疯子,还是深夜不好好在家中睡觉,却在大漠里瞎逛吹笛的疯子。”

    我笑道:“大汉和匈奴犯了案的人,或者不愿意受律法舒服的狂傲之人,往往都云集到西域,此处国家多,势力彼此牵扯,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几个疯子很正常。”

    我游向岸边,霍去病心不甘情不愿地随在我身后。

    羌笛一变,从欢喜变成了哀伤,仿若一勾沉浸在往日喜悦记忆中的人忽然发现原来一切都已过去,蓦然从喜到哀,一点过渡都没有。

    我心里惊叹此人吹笛技艺之高,也被他笛中的伤心触动,不禁极目向笛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轮皓月当空而照,一匹雪白的骆驼正奔跑在漫漫银沙上,蹄落不生尘,迅疾可比千里马,竟像是和汗血宝马齐名的天山雪驼。

    一个身穿月白衣袍的人骑在骆驼上,横笛而奏,乌黑的头发张扬在风中,宽大的衣袍随风猎猎而舞。如此张扬的姿态,在此人身上却依旧透着文雅温和。

    皎洁的月色流转在他的身周,却驱赶不走萦绕在他身上的孤寂伤心,他的笛音把整个大漠都带入了哀伤中。

    霍去病赞道:“玉儿,他根本没有驱策骆驼,而是任由骆驼乱跑,和老子那家伙骑着青驴的态度倒很像,走到哪里是哪里,不过老子只是在关内转悠,他却好气魄,把沙漠当自自己家院子一样随意而行。”

    随着越来越近的身影,我本就疑心渐起,此时心中一震,再不敢多看,匆匆扭头,急欲上岸。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