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十七章 毒计-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十七章毒计-5

    ……

    “多久孩子出世?多久孩子出世?……”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忍无可忍,从头再忍。忍无可忍,从头再忍……”

    刘彻的面容、卫皇后的面容、李妍的面容交错着在眼前飞过,一个分裂成两个,两个分裂成四个,四面八方全是他们,笑意盈盈的,眼中带恨的,冷若冰霜的……蓦然间都向我飞扑而来,我护着肚子,拼命躲闪,却无处可逃。眼看着他们就要抓到我的肚子……我“啊”的一声惨叫,从榻上坐起。

    窗外月色很好,映得榻前一片银光。已经明白只是一场噩梦,身子却还在微微发抖,九爷拄着拐杖匆匆而进,“玉儿?”

    我抱着头道:“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坐到我的榻旁,“不管什么噩梦都不会成真。”

    他的声音如同春风,驱除了我身上的寒意,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毒药是不是也可能是皇后所下?”

    九爷唇边一抹苦笑,“是不是皇后亲口吩咐,不可得知。卫氏如今是一个大的政治利益集团,从平阳公主到一般门客都与卫氏的荣辱休戚相关。李妍和皇后一方的势力都有可能下毒。如果是皇后这边所下,他们就会准备好证据指向李夫人,事情一旦成功,则是逼迫皇上对霍将军做一个交代,那以皇上的性格,十之**会牺牲李妍,美人是难求,可名将更难寻,而且一个女人在皇上心中,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千秋功业万里江山。可皇上虽然会牺牲了李夫人,却会因此对霍将军心中怨恨。这也算是一箭双雕的计策了。如果是李夫人下的毒,证据也许会指向卫氏,也许会指向别人,就看她想要的是什么。她的目的你应该最清楚,甚至她的目的应该更能说服你和吸引你的注意,否则以你的聪明,不会一直怀疑是她,而忽略了皇后。”

    我一脸苦涩的笑,“难怪你一定要把我留在石府。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他们都想要我的孩子。迄今为止,战场上传来的消息一直是捷报,我虽然也担心,可我更相信去病一定能大胜而回,此番如果再胜,去病在军中的地位就要盖过卫将军。皇上虽然极其器重去病,可疑心病是皇家通病,随着去病的权利地位越高,皇上的疑心也会渐增。”

    九爷道:“霍将军表面上行事张狂随性,实际却城府暗藏。这些事情霍将军应该早有计较,皇上也还算明君,应该能把疑心掌控在合理范围之内,我相信霍将军不会替自己招惹到杀身之祸。”

    “这个我懂,以前去病就和我提过一些,他在军中行事张狂,不得兵丁的心,也就是出于这些考虑,现在看来成效很好,皇上显然对他比对卫将军更信赖。我目前计较的不是这些,而是我觉得皇上想要这个孩子,他想把孩子带进宫中抚养。”说到后来,我心中酸楚,虽然极力克制,眼中依旧有了泪花。天下间哪个母亲舍得让孩子离开?虽然看上去臣子的孩子能得皇上抚养,的确宠爱万千,尊贵无比,可内里却不过是一介人质。

    九爷眼中又是怜惜又是痛楚,“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摇摇头,“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会这样,即使皇上没有这么想过,李妍也一定会提醒皇上如此,她对我恨怨已深,只要能让我不快乐,即使对她没利,她也会做,何况此事对她还大大有利。”

    “啊!对了!”我忽地叫道,“李妍已经查出我小时在匈奴中的身份,我在想当日日吹笛伴奏,我跳匈奴舞的事情皇上也看在眼里,那皇上应该也清楚了我和匈奴的关系。”

    九爷的脸色变得惨淡,眼中全是痛楚,匆匆扭头看向别处。我这才想起他如果知道当时的一幕,对他而言,是何样滋味,我咬着唇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浅笑着转回头时,面色已是如常,“往好里想,你和伊稚斜有仇,皇上不该对你有任何疑心,可往坏里想,无论如何你毕竟是匈奴人,你就真没有一丝帮匈奴的意思?”

    我叹道:“的确如此。毕竟去病的地位特殊,如果我利用去病做什么,或者去病一时糊涂听信了我什么,这些都是皇上不得不防的。李妍再巧言点拨一下,皇上把孩子带进宫抚养的可能性就很大。”

    九爷默默想了一会,“不要着急,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人可以抢走你的孩子。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们总会有对策,现在先好好休息。”

    我还想说话,九爷摇了摇头,示意我噤声,扶我躺下休息,“你不累也该让小孩子休息了。”

    他替我拉好纱被,又拿了绢扇帮我轻打着扇子。我一直睁着眼睛,瞪着帐顶。他没有问我,却完全知道我的心意,温和地说:“不会再做噩梦了,我在这里帮你把噩梦都挡开,赶紧闭上眼睛睡觉。”

    他虽是一句玩笑话,语气却和缓坚定,让人没有半丝怀疑。我看到他的似水目光,心蓦地狂跳起来,不敢再多看一眼,匆匆闭上了眼睛。

    随着扇子的起落,习习凉风轻送而来。我想着刚才光顾着担心孩子,言语间竟然丝毫没有顾虑他的感受,心中一阵酸一阵涩一阵痛,千百个“对不起”堵在心头。

    “玉儿,不要多想,没有对不起,还有机会照顾你,能分担你的忧虑,我心甘情愿……”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后面的话几不可闻。

    我身子一动不动,装睡是唯一的选择。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