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十七章 毒计-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十七章毒计-4

    我静静地行了个礼,跪坐在榻下的席子上,“花开得真美。”

    卫皇后淡然一笑,“时间太多,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全花在侍弄花草上了。”

    我默默地坐着,半晌后,卫皇后问:“病全好了吗?”

    既然大家都认为我只是偶感风寒地得了一场病,那我也只能陪着装这个糊涂,“好了,这段日子让娘娘挂心了。”说着想要起身磕头,卫皇后伸手挽住了我,“这里就你我二人,说话就是说话,别弄这些繁文缛节出来,你累我也累。”

    庭院幽深,紫薇花树茂密蔽日,外面的太阳再亮丽,都和这个庭院毫无关系。坐久了,我身上泛着一层凉意,却并不觉得舒服。

    水漏依旧滴答滴答,心头莫名地冒出几句诗非诗、赋非赋的话:更深漏长,独坐黄昏,紫薇花开,谁人是伴?终不过落花人影两相对。

    “……也算得了一次教训,以后行事要谨慎,该忍的时候就要忍。”

    我心思恍惚,只听到皇后娘娘的后半句话,一时嘴快,“总有些事情忍无可忍。”

    难道冷眼看自己的朋友死在面前?忍着让去病娶了她人?

    卫皇后看着满地落花,漫不经心地缓缓道:“忍无可忍,从头再忍!人生没什么忍不了的。”

    凉意从心头泛起,觉得有些冷。虽然这个宫廷美轮美奂,我心中却满是厌恶和疲倦,只想离去。起身向卫皇后行礼告退,她轻点了下头,“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本宫。”

    快步走出院落,重新站在阳光下,不禁深深吸了几口气。在里面坐着,因为光线黯淡,只当已经黄昏,原来外面的阳光还如此明亮。其实这里和李妍那里,景致风情虽是截然不同,但有一点一模一样:阳光都照不进去。

    卫皇后的心思,不是想不明白,只是很多时候人糊涂一点方能更快乐,事情想得太明白太透彻,反倒没了滋味。况且我心里自始至终只把自己认做是霍去病的人,和卫氏可没什么关系。

    去病愿意帮卫氏,我全力赞同,去病不愿意帮卫氏,我也全力赞同,于我而言,只是去病是否高兴和乐意做的事情,但于卫皇后而言,却是一定要争取的支持。她对我的几分好,肯定都是做给去病看的。卫少儿虽然是去病的母亲,却还没有卫皇后了解去病。他认定的人和事,岂能是别人几句不赞同就能拉回来的?

    刘彻想让去病和他的关系更加亲近,甚至取代卫氏在去病心中的位置,所以想许嫁公主;可卫皇后却肯定不乐意见到这种事情的发生,恰好去病自己不愿意,她乐得顺了去病的心意,既是一个极大的顺水人情,说不定还可以让去病失宠于刘彻,一举扭转刘彻借去病打压卫青的局面。

    我当日何尝没有纳闷过,以卫皇后在卫氏的地位,她若真有心护我,下面的弟妹怎么可能反对?只是不愿意深想,宁愿做个快乐的糊涂人,反正我在乎的只是去病。可现在为了孩子,却不得不想,一举一动都务必要小心谨慎。

    去病虽然和卫青不算和睦,频频拆卫青将军的台,甚至公然和卫青将军对着干,但去病如此做的原因却是一大半为了让刘彻安心。在太子这个底线上,他无论如何,一定会帮着卫氏。但卫皇后不会相信霍去病,就如她不会相信刘彻一样。

    其实在那个阳光照不进去的宫廷里待久了的人,最后除了自己还会相信谁呢?

    我若真因李妍出什么事,对卫皇后而言,只要时机掌握得好,事情处理好,不但不是坏事,甚至是天大的好事。去病不会放过李妍,那卫皇后自然可以坐看去病如何铲除她现在最大的敌人。

    李妍和卫皇后要的结果一样,只是因为个人的目的不同,所以事情发生的时机选择不同,事情过后的处理不同而已。

    在那个宫廷里,现在真心希望我和孩子平平安安的人居然只有皇上。

    难怪进宫前九爷一再叮嘱我有事去找皇上,反而对卫皇后只字不提,他其实早就看明白一切,只是顾忌到我和去病的关系,不忍心伤我。

    我趴在马车窗口长长一声叹气,去病在外面打着一场艰苦卓绝的仗,我这边也是凶险万分,不过,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孩子和自己。

    马车还未到石府,就看到九爷的身影,他竟一直等在府门口,我忙向他招了下手。一下马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喝水也没有吃东西”,他点了下头,探手把我的脉,一会后才神情真正释然,“奔波了一天,吃过晚饭后就休息吧!”

    我心中别有滋味,脸上却只淡淡点了下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