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十六章 中毒-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十六章中毒-3

    我笑着摇摇头,“她们怕的是去病,也许……还有李夫人。去病的脾气你应该听闻过一二了,这几个人虽然是文官的夫人,她们的夫君并不归去病统辖,可皇上重武轻文,她们毕竟不敢拿夫君的前程性命做赌注和我斗气。而我……”我冷哼一声,“今日势必是一场鸿门宴,反正服软也不可能有退路,那我也不用再客气,索性把这些小鬼吓走了再说。”

    正说着,李妍和卫皇后携手而来,身后随着刘彻新近册封的尹婕妤。李妍和卫皇后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腹部,又都假装没有看见,各自移开目光接受众人的叩拜。反倒尹婕妤向我一笑,轻声说了句“恭喜你”。

    李妍恭敬地事事都先请示卫皇后,想看什么歌舞,或行什么酒令取乐,卫皇后笑着推却了,“今日你是寿星,凡事自然是你做主,本宫也只是陪客。”

    李妍和尹婕妤以及其他几位娘娘商量后,最后以抽花签为令,服侍李妍的女官做了令主。席间各位夫人使出浑身解数,力求逗李妍一笑,倒也是满堂欢乐。

    席上气氛正浓烈时,有宫人来传旨,抬着一个檀木架,上覆着织锦绣凤大红缎,一座晶莹剔透、宝光流转的九层玉塔立在其上。如此大的整块玉石本就稀世难得,再加上雕刻工艺,真正的世间罕见宝物。

    刘彻的这份寿礼一看就是花费了不少心思,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望向李妍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畏。李妍笑盈盈地命宫人将玉塔摆置于宴席正中间,方便众人欣赏。

    走路还走得不太稳的刘摇摇晃晃地捧着一个大寿桃上前给母亲贺寿,像个小大人一样,很是规矩地磕头行礼说吉祥话,本来还像模像样,结果说到一半突然忘词了,一面吞着口水,吮着自己大拇指,一面求助地扭头看向后面的太子刘据;刘据低低提醒他,他却越急越不会说,望了一圈四周笑盯着他的目光,瘪瘪嘴,索性扑进了哥哥怀里,藏好自己的脑袋不让我们看。

    好一对可爱的兄弟,一直淡然看着一切的我也不禁笑了出来。卫皇后笑着摇头,李妍面上虽笑着,眼睛里却透着冷,她身旁的侍女立即上前把刘从刘据身旁强抱走。我心中暗叹一声,皇家哪里来的兄弟呢?即使他们想天真烂漫,他们的母亲也不会允许。

    签桶落到了起先和我们起过冲突的江夫人手中,她抽了一根签递给令主,令主笑读道:“牡丹签,抽此签者可命席上任何一人做一事。”读完立即将签放回了签桶中。

    卫皇后静静地笑看着江夫人,江夫人似乎颇为踌躇地想了好一会,眼光从我们面上扫过,落在维姬的脸上,“我至今难忘上次夫人在席上的示情舞姿,想请夫人为我们再跳一次。”

    维姬的身份今非昔比,虽然出身低贱,又不是汉人,可毕竟现在已经是堂堂光禄大夫的如夫人。满堂的歌舞伎,江夫人不点,却偏偏点了维姬,嘲讽我们当日堂上争霍去病的一幕,也借此羞辱维姬。

    我嘴边噙了丝笑盯着令主,那个宫女与我对视了一会,眼中终是露了一丝畏惧撇过了头。她们对我毕竟还有几分顾忌,可对维姬……维姬的脸涨得通红,又慢慢恢复正常,她在案下握了下我的手,姗姗立起献舞。

    李妍向我一笑,端起杯酒慢品。卫皇后听到江夫人点的是维姬,神色释然,漫不经心地转过头和刘据说着话。我心头忽然闪过一句话,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

    维姬的舞姿曼妙动人,奈何满席的人或惊诧,或嘲弄,或鄙视,或不敢惹事低着头只顾着吃东西,根本没有真正在看的人,反倒被乳母抱在怀中的刘看得极是专注,精彩处拍着小手咯咯笑,挣扎着要下地,乳母无奈何只得放了他下地,让他立在一旁观看。

    维姬随着舞曲旋转着身子,我看到两三个滚圆的珠子不知道从哪里滚出,“小心”二字还未出口,维姬已经踩到珠子上,身子向后摔倒,她的手下意识地去扶东西,匆忙中拽住了托着玉塔的红绸,身子摔倒在地上的瞬间,那座晶莹剔透的稀世珍宝也砸成了数截。

    原本立在一旁看舞的刘看到维姬要摔倒,摇摇晃晃地想去扶她,幸亏一旁坐着的女子手快,拽回了刘,可即使这样,溅起的玉片从刘胳膊上滑过,不大会儿工夫,已流了一手的鲜血。吓得宫女乳母全乱了套,扯着嗓子喊“太医”。

    原本打碎皇上赏赐给娘娘的玉塔已是重罪,此时又伤了皇子,更是罪加一等。李妍低头查看刘的伤势,待擦干净血后,发现只是割了两条口子,她眼中的惊惧淡去,面上却越发显得仓皇,眼中珠泪盈盈,厉声喝骂着乳母宫女。

    我憋着的一口气现在才缓缓吐出,幸亏,幸亏没有大事。可即使这样……心中咯噔一下,扭头看向维姬,一堂慌乱中,她反倒只是静静跪在地上,虽然脸孔煞白,神色却十分平静坦然。她脱下拇指上的玉指环,迅速塞到我手中,低低道:“维姬无福,麻烦你转告日,沦落异乡,能遇见他已是此生之幸,不必再挂念我。”

    李妍看了一眼维姬,抱着刘,望着地上的玉塔碎片对卫皇后道:“一切听凭皇后娘娘处置。”

    维姬背叛了李妍,李妍肯定想让她死。今日的事情明面上全都是维姬的错,而且两件都是重罪,卫皇后犯不着为了维护一个与己无关的西域舞女而与李妍起冲突。

    卫皇后看都没有看维姬一眼,淡淡道:“一切按照宫中规矩办,误伤了皇子先受杖刑一百,虽然是后宫的事情,但玉塔之事本宫觉得还是应该由皇上处置。”李妍点点头。

    杖刑一百!光这个罪名,维姬已经是非死不可,还需要什么后面的?李妍哄着刘,眼睛却是挑衅地盯着我。立在卫皇后身后的云姨朝我摇头,卫皇后看向我时,带着劝诫的眼光扫向我的腹部。

    我手中紧紧拽着日的指环,拽得手都疼。为了孩子我应该忍,应该忍……日给维姬这个指环时,他绝对想不到我已有身孕,我还需要照顾一个脆弱的小人儿,事后他应该会体谅我的处境。而且今日偏偏如此倒霉,或许连李妍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陷阱能发展得如此完美,会把皇子牵扯进来,伤得虽轻,罪名却是天大。

    维姬被宫人向外拖去,她闭上了眼睛,一脸平静。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