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十五章 出征-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十五章出征-3

    我又想掐他,可想着这个人皮糙肉厚,作用不大。战场上打打杀杀,刀枪箭雨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人,我手上的这点力道不过是给他挠了痒痒,索性不浪费自己的力气了。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他蓦地声音绷得紧紧:“玉儿,你哪里不舒服?”我不理会他,靠在他的肩头不吭声,他一下子急起来,对外面嚷道:“快点回府!”刚说完,又补道,“不许颠着!”

    外面车夫的鞭子一声闷响,估计刚想抽马,又急急撤回力道,落在了别处,恭敬地问:“将军的意思是快点还是慢点?快了的话肯定会有些颠簸的。”

    我没有忍住,抿着嘴笑起来,霍去病反应过来,在我手上轻打了下,“你现在专靠这些歪门邪道的本事来整治我。”

    “谁让我打不过你呢?以后我也只能靠歪门邪道了。”我掩着嘴直笑,“现在还有一个人质在我这里,看你还敢欺负我?”

    我不知道人家怀孕后究竟什么样子,反正我除了不能闻到气味过重的荤腥,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刚开始还身子常犯懒,现在却完全和以前一模一样。吃得好,睡得好,如果不是霍去病时常用严厉的眼光盯着我,警告我时刻记住现在不是只对自己负责就好,我也许就可以再加一句,玩得好。

    刚走到秋千架旁,霍去病在身后叫道:“玉儿。”我只能转身走开。好不容易一个阳光温暖的冬日,睁开眼睛的刹那,我叫道:“我们该去城外骑马。”霍去病眼睛都未睁地说:“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身份?不就是肚子里面多了一个小人儿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何况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来。

    根据红姑的说法,女人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如果一个女人时刻盯着一个男人,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把男人真的钉在了自己身旁,往往是男人为了躲避无处不在的目光,另筑小窝。

    可如果一个男人时刻盯着一个女人呢?红姑被我问得愣了好一会才说:“女人应该偷着笑,这样他就没有时间看别的女人了。”我很是郁闷,不公平,太不公平。

    晚上我把红姑告诉我的话,互换了一下男女说给霍去病听,“男人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老是盯着一个女人。如果一直盯着她,结果绝对不是……”充分暗示他应该审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

    他正在几案前看匈奴的地图,听完后,头未抬地淡淡说:“没有人会不要命,我也不会给你机会。”

    我气得“哼”了一声,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屋子内走到屋子外,屋子外走到屋子内,还是找不到可以在他允许范围内玩的东西,他叹口气,撑着头看向我,“真这么无聊吗?”

    我瘪着嘴点点头,“身边的丫头都被陈叔训过话,现在一个两个都看着我,什么都不肯陪我做,以前可以和轻舞或者心砚她们一起踢毽子、打秋千、点新娘、捉迷藏、摸瞎子,还可以和你出去骑马打猎爬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看书也不能多看,说什么孕中看书伤眼睛,针线也不能动,你说我能做什么?”

    他纳闷地说:“好像的确是什么都不能做了,那别人是怎么过来的?”

    “你请的婆子说,待产就是女人最重要和最应该做的事情,还需要做什么?当然是多吃、多睡、多休息,专心把肚子养得大起来,然后生孩子。”我双手在肚子上比画着一个凸起的大球形状。

    他听得笑起来,招手让我过去,揽着我坐到他腿上,“我不知道你这么无聊,以后我会多抽时间陪你的。嗯……”他想了一瞬,“这样吧!你读过不少兵书,我倒是很少看兵书,我们就在这沙盘上论论兵,各自占据一方地盘,然后彼此进攻。”

    我心中本来的郁气一下全消散开,笑拍着手,“只这样还不够刺激,我们再下赌注。”他下巴在我额头上蹭着,“都依你。你把你的生意卖掉后究竟有多少身家?全输光了可不要哭。”

    我笑着说:“别以为匈奴人把你视为不败的战神,你就一定能赢我。一则匈奴人可没有我了解你;二则,我们以匈奴人的地域为图作战,我对地形、气候的熟悉和了解,你绝对望尘莫及;三则,别忘了赵括的例子,纸上谈兵和实际作战毕竟两回事,否则也不会一代名将赵奢居然说不过绣花枕头的儿子。”

    他神情一下严肃起来,“最后一个因由倒罢了,赵奢当年虽被赵括说得大败,可依旧明白自己的儿子根本打不赢他。不管结果如何,我心中自会明白到底谁胜谁负。前两个因由却的确有道理。”他把我的双手拢在他的手心里,在我耳侧低低道,“这世上只有你,我从没有打算提防过,甚至一开始就盼着你能走进我心中。说来也奇怪,从小出入宫廷,我其实是一个戒心很重的人,可却就是知道你值得我用心去换,而我的直觉没有错。”

    我鼻子一下酸起来,侧头在他脸上印了一吻,倚在他肩头沉默了一会儿,方笑问:“你这好像也算是攻心之策,居然还未开战,就开始软化敌人的斗志,想让我待会儿手软吗?”

    他大笑起来,“你这算不算是预留退路?过会儿即使输了,也可以说一句不愿下杀手而已,博个仁义的名声,为下次再战留下资本。”

    两只狐狸都笑得一脸无害,赤诚坦荡的样子。我随手抽了一张白绢,提笔写下赌注,去病看了一眼,笑着在一旁写了一个两倍的赌注。

    匈奴主力虽远逃漠北,但仍未放弃对汉朝边境的掠夺。秋末时,匈奴骑兵万余人突入定襄、右北平地区,杀掠汉朝边民一千多人。刘彻经过郑重考虑,最终决定派大军远征漠北,彻底消灭匈奴军队。

    霍去病越发忙碌,但不管再忙他总是尽可能多地抽出时间陪我,如果能在府邸中谈论的事情,他也尽可能在府中办公,他手下的一干从将成了霍府的常客。

    我身形还未显,府中除了贴身服侍的三四个可靠的婆妇丫头,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已有身孕。年关将近,去病因为别有喜事,所以吩咐下去一定要好好庆祝,人人都封了重赏,整个府里喜气洋洋,小厮丫头们兴冲冲地忙着布置装饰府邸,出出进进,煞是热闹。

    我和霍去病沙盘论战的游戏也很是有趣,我当时只记得说自己了解他,可却忘记了他又何尝不了解我,我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十盘里七八盘都输给了他,若是真到了战场上,再加上他的气势,肯定是通盘皆输。

    后来我心中一动,不把自己想成自己,而是把自己想做伊稚斜,处处细心揣摩每一个兵力,伊稚斜会如何分配如何使用,又利用自己对地势和天气的熟悉,想方设法牵制消耗霍去病的兵力,反倒让霍去病频频点头赞许。

    两人在一个小小的沙盘上纵横千里,几乎打遍了整个匈奴帝国。汉朝绘制的地图多有偏差,每一次论战完后,我都把有偏差的地方仔细告诉霍去病,他也极其好学,常常反复求证,一遍遍询问当地的气候风土人情,直到烂熟于胸方作罢。

    外面的那帮文人只看到去病一连串的胜利,可他私下做的这些工夫又有几个人知道?从李广到公孙敖,别的将军一领兵就迷路,可去病常常孤军深入,一个人带着兵就可以在匈奴的地盘上纵横自如,攻其不备。一个生长于长安城的汉人要对西域和匈奴各国的地形都熟悉,又要花费多少心血和努力?

    霍去病陪着我看下人挂灯笼,我笑指了指灯笼上的字,“你好像已经把府邸输给我了吧?那个霍字是不是该改成金字呀?”

    他笑着从后面抱住我,下巴搭在我的脖子上蹭着,心不在焉地说:“可以呀!索性把府门前的牌匾也都换了,改成金府。你的钱也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钱可够养活一府的人?”

    一旁的下人都低头的专心低头,抬头的专心抬头,目光坚定地盯着某一点,仿佛只顾着干活,任何事情没有看到。

    我如今的脸皮早被霍去病训练得厚了不少,尤其在这府中,更是已经习惯了他的搂搂抱抱。这个人想做的事情,绝不会因为别人在或不在而稍生顾忌。我拽开他的手,抿着唇笑,“以后霍府的人一出府就能被立即认出来。”

    他漫不经心地问:“为何?”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