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九章 情乱-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九章情乱-3

    卫皇后唇边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皇上没有答应替李广利赐婚。”

    霍去病笑道:“待会儿就去谢皇上。我虽还没来得及和皇上说婚事,可皇上早知道我对金玉的心意,当年还打趣我,如果我自己得不到金玉,他帮我来抢人。”

    卫皇后眼中几分怜惜,“皇上是要给你做主赐婚,可……可不是金玉。”

    霍去病猛地站起来,“除了金玉,我谁都不要。”

    卫皇后道:“皇上的意思是你可以娶金玉做妾,正室却绝对不可能。”

    天边晚霞绯艳,对对燕子低旋徘徊,暗影投在微黄的席面上,疏落阑珊。我低头茫然地数着席子上交错的竹篾个数,一个,两个,五个……我数到哪里了?从头再来,一个,三个,两个……

    霍去病拉着我要走,卫皇后轻声说:“去病,这比战场更复杂,不是你挥着刀就可以杀开一条路的,你不怕一个不周就伤到金玉吗?”

    霍去病立了一瞬,复又坐下,“皇上是什么意思?”

    卫皇后道:“皇上为什么一意重用你?几次出战都把最好的兵士给了你,一有战功就大赏,短短两年时间,你的地位就直逼你舅父。”

    霍去病沉默着没有说话。刘彻对卫青在军中,近乎独揽兵权的地位很是忌惮,一直想分化卫青的兵权,可良将难寻,一般人怎么可能压过卫青?霍去病的出现恰给刘彻提供了这个契机,霍去病又正好和卫青个性不合,反倒与刘彻性格相投,所以刘彻刻意扶植霍去病在军中的势力,弹压卫青的门人,以此将兵权逐渐二分,也以此来让卫青和霍去病彼此越走越远。

    卫皇后徐徐挥袖,拂去几案上琴旁的落花,“皇上想选一个公主嫁给你。”

    当年的刘彻为了对抗窦氏和王氏外戚在朝中的势力,重用卫青,尽力扶植卫青的势力;但当窦氏和王氏纷纷倒台,而卫青军功越来越多,在军中威望越来越高时,一切起了微妙的变化,究竟为何卫青娶了年长他许多的公主,真正的原因任人猜测。事隔多年,如今的霍去病又要娶一个公主。

    一轮落日,半天红霞,几行离雁,三个人一径沉默。

    霍去病微仰头,凝视着天空的大雁,“正因为有舅父的前车之鉴,我已经尽力小心谨慎,可还……”他侧头向我暖暖一笑,“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娶,管他公猪母猪。”卫皇后微一蹙眉,却没有吭声。

    霍去病向卫皇后微欠了下身子牵起我向外行去,卫皇后只一声轻叹,未再多言,低眉信手拂过琴。

    咿咿呀呀,呜呜咽咽,一时起,一时落,琴曲漂泊不定若风絮,吹得愁绪满庭。抬眼望去,残阳映处,几朵落花,兀自随风。

    淡漠的月光,沉沉的暗夜,几道微绿的萤火,渺茫闪烁。枯叶片片坠落,一时无声,一时簌簌。

    心就如这夜,暗沉沉地,些微荧光怎能照亮前方?我呆站良久,蓦然起身去追流萤,彩袖翩飞,风声流动,握住那点微弱萤火的刹那,却又立即松了劲,放它离去。

    “玉儿……”声音柔且轻,似怕惊破模糊的夜色,我心一震,身形立停,却不能回头。

    他来干什么?我曾多少次苦苦盼望过,有一日能在这个园子里听到他的声音。时间过去得太久,几经伤心,我早已经放弃,这个声音居然在身后猝不及防地响起。

    “你来干什么?”

    “玉儿,我……对不起。”九爷拄着拐杖,走到我身前,“我……想求你原谅我,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满心震惊,不能相信地瞪着他,“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懂。”

    他的眉间满是忧伤,眼睛里却燃烧着一簇簇火焰,灼得我心疼,“我错在太自以为是,我从没有真正地把心里事情说给你听过。我自认为自己做了对彼此最好的选择,可从没有问过你,我的选择正确吗?是你想要的吗?玉儿,我是喜欢你的,我心里一直有你。”

    事情太过可笑,这曾经是我愿意用生命去交换的话语,如今听到,却只有满心悲愤,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九爷,你不要逗我了。我已经答应霍去病要嫁给他。”

    他的手紧紧握住拐杖,面色苍白,语气却坚定有力,“不是还没有嫁吗?而且他如今兵权在握,他的家人亲戚又错综复杂,他的婚事已经不仅仅是婚事,而是各方利益的较量和均衡,绝对不是他自己说了就能行的。玉儿,以前全是我的错,但这次我不想再错过。”

    我怔怔发呆,事情怎么会这样?以前怎么求也求不到,如今怎么全变了?

    九爷伸手替我拂去头上的落叶,手指轻触了下我的脸颊,我猛地侧头避开,他的手指落空,僵了一瞬,缓缓收回。

    我心中一震,几分清醒,退后一步,硬下心肠地说:“九爷,我已经……已经和去病……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他愣了一下,眼中情绪复杂,随即满不在乎地一笑,“你忘了我祖父的故事吗?祖母在嫁给祖父前曾是他人的小妾,你看我会在乎吗?”

    我吃惊太过,摇头再摇头,喃喃自问:“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以前……”

    九爷向前走了两步,低头凝视着我,“玉儿,我最初的顾虑是因为我的身份。自祖父创建石舫以来,石舫收入的绝大部分都花费在了西域,一部分救助了百姓,一部分却是帮西域国家扩充军事。到我手中后,我开始尽力疏远西域各国,但仍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事情如果泄漏,人头落地都是轻的。我理智上明白应该疏远你,可心却仍旧想看到你,甚至会控制不住地试探你,看你是否可能接受我……”

    我咬着唇,“我没有通过你的试探吗?”

    他摇摇头,“通过了,远远超出我的期望。”我不明白地看着他。“可就是你太好了,好得让我自惭形秽,唯恐这辈子不能让你幸福,自以为是地又把自己划在了你的圈子之外。”

    天下居然有这种解释?我冷笑起来,九爷急急地想握我的手,我用力挥开,他脸上闪过伤痛,低垂目光,看着地面,缓缓道:“玉儿,我身子有残疾,不仅仅是我的腿,我还……还不能有孩子,我不能给你一个正常的家。”他苦笑一下后,面上竟露了几分戏谑打趣,“不是不能行房,而是孩子会遗传我的病,也很难活。娘亲曾生过五个孩子,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五个中有四个一出生就腿有残疾。父亲和母亲的早逝和这些打击有很大关系。后来我自己学医后,查过母亲那边的亲戚,她是外祖母唯一活下来的孩子,外祖母也因伤心过度早逝。我从小一直看着父亲和母亲的悒郁,看着母亲每次怀孕时的开心,每次失去孩子后的痛不欲生,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再重演。”

    原来他只是为了这个一再拒绝我,他为什么自以为是地认为我一定会和其他的女人一样非要孩子不可?难道没有孩子就不能幸福吗?他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思?

    我心中百般滋味千种酸楚,他居然还能自嘲地笑出来,我挥手去打他,拳头落在他的肩上、胸口,“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早说?我会在乎这些吗?我更在乎的是你呀!”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任由我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我满心伤痛,只觉身上的力气一丝丝全被悲伤吞没,身子微微摇晃着,哪里再打得动他?他忙伸手搀住我,我的拳头软软松开,泪终究再不受控制地落下。

    他急急替我拭泪,“玉儿,我以后再不会让你掉泪。自你走后,我一直在设法安置石舫的大小生意,等安置妥当后,我们买几匹马,离开长安,一定比老子的青驴跑得更快,也一定消失得更彻底。漠北江南,你愿意去哪里都可以。以后肯定还会有很多风险,但我知道我们可以携手与命运抗争。”

    我泪如雨下,怎么擦都擦不干。不一会,九爷的肩头已经湿了一片。傍晚从宫里出来后,我心中就如灌了铅般沉重,此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哭什么,只知道心如刀绞,好难过,好难过。

    一只手猛地把我拽开,太过用力,我身子直直往后跌,惊呼声未出口,已经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霍去病身子僵硬,胳膊搂得我要喘不过气来,他一眼不看我,只对着九爷笑道:“玉儿的眼泪以后我会替她擦,不劳烦阁下了。”

    九爷与霍去病对视半晌,眼光移向我,霍去病也盯向我。我闭上眼睛,谁都不敢看,只眼泪纷纷,身子颤个不停。

    霍去病说了声“失陪”,抱起我转身离开,脚步匆匆,身后九爷的声音,“玉儿,这次换我追你。”霍去病的脚步猛然一顿,又立即加快了步伐。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