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九章 情乱-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九章情乱-1

    我已在下方跪了一个时辰,李妍仍旧一言未说。我思量着,如此僵持,终究不是办法,磕了个头,“娘娘,不知道召见民女究竟所为何事?”

    李妍脸上的冷意忽地散去,竟然颇有哀凄之色,“金玉,怎么会这样的?听人告知此事,我怎么都不敢相信。你中意的不是石舫的孟九吗?你答应过我的,可你现在居然和霍去病在一起,你真的要嫁她吗?”

    “对不起,我……我……”我只能又重重磕了个头,“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泄漏你的身世,我只当我从不知道此事。”李妍冷笑道:“可如果霍去病要阻止儿呢?”

    我抬头凝视着李妍,“我不想叫你娘娘,李妍,我希望我还是以朋友的身份再和你说一次话。请放弃谋夺太子之位。你过得这么辛苦,难道还忍心让自己的孩子也这么过一生吗?”

    李妍紧盯着我,“我只问你,如果霍去病有一日要伤害我们,你会帮他吗?”

    我无奈地说:“如果你不去伤害太子,霍去病不会伤害你。而我……我不会让你伤害霍去病。”

    李妍侧着头轻声笑起来,笑颜明媚动人,“金玉,你可以回去了。今后我们就各走各的路。但你可要记清楚你的誓言了,老天的记性是很好的。”

    她有她想守护的人,我有我想守护的人,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我静静地给她磕了个头,起身离开。

    红姑吩咐厨房专拣往日我爱吃的做,可对着一桌美味佳肴,我却食难下咽,“红姑,娼妓坊和当铺的生意可都结束了?”

    红姑回道:“自你回来这才几天?哪里有那么快?脱手也要一段日子,不过我已经尽量了,好多都谈得差不多了。”

    我轻颔下首,“以后约束好歌舞坊的姑娘,凡事能忍的时候都尽量忍一下。歌舞坊的生意,我也打算寻了稳妥的商家,慢慢出售。”

    红姑搁下筷子,“小玉,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实在想不出你如今在长安城有什么要怕的?霍大将军岂能让人欺负你?不说卫氏在朝廷中的力量,就只是李夫人,也没有人敢招惹我们。”

    我道:“我和李夫人闹翻了,李妍的心智计谋,你也了解一二。即使有去病护着我,可如果行事真有点滴错处被李妍逮住,再煽风点火,小事化大地一闹,以皇上对李妍的宠爱,追究下来,我也许可以躲过,但你们却……如今的李妍早已不是未进宫前的李妍,她根本不会介意几条人命。”

    我想着当日在军营偷听到的对落玉坊的议论,“红姑,落玉坊表面看着风光,但其实我们已经得罪了很多富豪贵胄,只是因为有一个宠冠后宫的娘娘,很多人的怨气都忍住了。如果李妍开始对付我们,只要她善于引导这些怨恨,只怕园子里的姑娘都要遭罪,我现在恨不得立即解散歌舞坊,可坊里的姑娘都是孤苦无倚靠的人,安排不妥当,让她们何以为生?”

    红姑神色怔怔,“怎么会这样?”

    我摇摇头,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有今日。”

    伊稚斜得到浑邪王和休屠王欲投降汉朝的消息,立即派人去游说浑邪王和休屠王。休屠王禁不得使者劝说,决定放弃投降汉朝,与浑邪王起了争执,两王反目。浑邪王在混乱中杀死了休屠王,引起休屠王部众哗变,再加上伊稚斜使者的有意煽动,引得浑邪王的兵士也纷纷临时倒戈,主降派和主战派的匈奴兵士彼此对峙,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消息传到仍在路上的汉朝军队,赵破奴等人建议应该隔着黄河,等匈奴自相残杀后再伺机歼灭对方,既不费己方兵力,又一举攻破匈奴二王的势力。霍去病却拒绝了这个最安全的提议,言道:“皇上一直厚待归降的胡人,广施恩泽,恩威并用,臣服各国。此次浑邪王真心归顺我朝,若我们见死不救,未免让日后有心归顺者齿冷。”言毕不理会众将苦劝,毅然带着一万士兵直渡黄河,冲入四万多人的匈奴阵营中。

    霍去病以万夫难挡之勇,在四万多人的匈奴军队中冲杀。又一次以少胜多,又一次几近不可能的胜利,霍去病在匈奴人心中变成了一个不可能失败的杀神。很多匈奴人被杀得胆寒,后来甚至一听见“霍去病”三字就转身而逃。

    霍去病救出浑邪王后,又以铁血手段命浑邪王立即下令斩杀最初主战的八千多士兵,飞溅的鲜血、掉落的人头,再加上浑邪王的命令,匈奴人终于全部放下了手中兵器。

    霍去病派兵护送浑邪王及休屠王的家眷提前去长安,自己则等候刘彻的命令,妥善安置好四万多投降的匈奴兵士后才起程返回长安。

    刘彻厚封了浑邪王和他的将领,让他们在长安城享有最好的一切。把归附的匈奴部众安置在陇西等五郡关塞附近,又沿祁连山至盐泽筑边防城寨,在原休屠王、浑邪王的驻地分设武威、张掖两郡,与酒泉、敦煌总称河西四郡。至此匈奴人在黄河区域、漠南的势力全部被肃清,既进一步孤立了匈奴,又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

    刘彻对霍去病此次的做法极为激赏,霍去病载功而返时,刘彻亲自出长安城迎接,又增封霍去病食邑一千七百户。霍去病总共享食邑一万一千六百户,超过卫青大将军,贵极一时。

    已是秋天,可仍热气不减,我恹恹地侧卧在榻上,闭着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美人团扇。

    一个人坐到我身旁,我依旧闭着眼睛没有理会,他俯身欲亲我,我扇子一挡,让他和扇上的美人温存了一下,来人半气恼半无奈地看着我。我翻了个身,把玩着扇子问:“难道她比我长得美?”

    霍去病含笑道:“美不美不知道,不过比你知情识趣倒是真的,多日未见,连投怀送抱都不会。”我“哼”了一声,用扇子挡住脸,不理会他。

    他凑到我耳边问:“你怎么了?怎么整个人没精打采的?”我幽幽地叹口气,“我在学做闺中思妇、怨妇,你没看出来吗?”

    “别赖在榻上,人越躺越懒,陪我出去逛一逛。”他笑着将扇子一把夺走,扔到一旁,拖我起身,“编造瞎话的本事越发高了。一回长安就听陈叔说落玉坊似乎在仓促地收缩生意,不知道你琢磨些什么,竟把过错栽到我头上。”

    自从回到长安城,因为心中有顾忌,除了被李妍召进宫了一回,一直都是深居简出,此时虽也不太想上街,可看霍去病兴致勃勃,不愿扫他的兴致,遂打起精神陪他出了门。

    两人坐在一品居雅座临窗的位置,一壶清茶,几碟小菜,轻声慢语,他笑讲起为何酒泉被命名为酒泉。

    皇上赐酒一坛,奈何当时人多,实在不够分,他就索性把酒倒入泉中,同饮圣上赏赐的美酒,泉因而被叫了酒泉,当地也因此得了个汉名,把本来的匈奴名丢到了一边。

    我笑问:“泉水真的因此有了酒香?”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