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八章 灿笑-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八章灿笑-2

    我瞪了他一眼,撇过头,他强拖我入怀,我使劲地推开他,“我就是嫉妒了又如何?反正你身上若有别人的脂粉香就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他忙松开了我,眼睛里全是笑意,“不如何,就是我喜欢而已。”

    我“哼”了一声,啐道:“你有病!”

    他双手交握,放在脑后,躺得惬意无比,“如果这是病,我宁愿天天病着。”

    和他比脸皮厚,我实在比不过,索性不再搭理他。他笑吟吟地说:“今日实在太晚,明日一早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

    我站起身要走,“那我回去了,明天你来叫我。”他忙拖住我的手,“要不了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何必来回跑?就在这里睡一觉,我在靠榻上凑合一下。”我想了一瞬,点点头。

    我一向觉得自己精神好,是个少眠的人,可和霍去病一比,实在算不得什么。天还黑着,他就摇醒了我,我有些身懒,赖着不肯起,嘟囔着央求:“看什么都等太阳升起来再说,我好困,再让我睡一会。”他在一旁一遍遍地叫我,我却只一个劲往被子里缩,蒙住头,顽强地抓紧被子,摒绝一切声音。他静静地坐了会,忽地拉开门,大叫道:“来人!伺候洗漱起身。”

    我忙一个骨碌坐起,他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怕我,倒是怕我家的丫头。”看我恶狠狠地瞪着他,忙笑着又掩好门,“觉什么时候都能睡,日出却每天只有一次。”

    一整座山都种着鸳鸯藤,薄薄的曦辉中,清香盈盈。碧玉般的绿流淌在山中,金、银二色若隐若现地跳动在山岚雾霭中。在这个静谧清晨,一切美得像个梦,仿佛一碰就会碎。

    太阳跳上山头的一瞬,雾霭消散,色彩骤然明朗,碎金流动,银光轻舞,满山仿佛洒满金银,华丽炫目。

    “值得你早起吧?”霍去病含笑问,我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切。霍去病牵起我的手,慢走在藤蔓下,得意地说:“就猜到你肯定看得目瞪口呆,昨天晚上我自己都看得很震惊,去年秋天开始种时还真想不到能如此漂亮。”

    我已经从刚开始的难以置信、满心感动中回过神来,看到他的样子,故意说道:“有什么稀罕?又不是你自己种的。”他闻言却并未动气,依旧得意地说:“早知道你会如此说,特意留了一手。”指着北边的一小片说,“那边的全是我自己种的,赔给你应该绰绰有余。”

    鸳鸯藤正在阳光下欢笑着,金银相映,灿烂无比,却全比不上他此时的笑容,温暖明亮,让人的心再无一丝阴翳。

    我忽然双手拢在嘴边,对着山谷高叫道:“我很快乐,很快乐!”霍去病呆了一瞬,眉眼间俱是笑意,也对着山谷大叫道:“我也很快乐!”两人“很快乐,很快乐”的声音在山谷间一起一落,隐隐相和。他侧身大笑着抱起我在花丛间打着转,我也不禁大声笑起来。笑声在山涧回响,在满山遍野的鸳鸯藤间荡漾。

    博望侯张骞带兵不当,按照汉律法,当死,开恩赎为庶人。合骑侯公孙敖未与骠骑将军会合,当斩,开恩赎为庶人。李广无赏无罚。加封骠骑将军霍去病食邑五千户,封其裨将有功者:鹰击司马赵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为辉渠侯。经此一役,霍去病在朝中的地位已与卫青大将军相当,并有隐隐超过之势。

    李广将军转战一生,一直盼着能封侯,却直到现在仍未得偿夙愿。而随霍去病出战的从将居然一战封侯,其余众人也是各有丰厚赏赐,长安城里对霍去病的议论越发纷纷。一面是以年轻武官居多的赞誉艳羡,少壮儿郎都盼着能跟随霍骠骑出战,封侯拜将,博取功名;另一面却是文官儒生和普通士兵的唾骂,议论霍去病不知道爱惜士兵,自己酒池肉林,奢靡取乐,独自享受皇上赏赐给他的食物,吃不掉的就烂在车中,却让饿着肚子的士兵为他搭建蹴鞠场地。

    我正在看我离开时的收入开支账,霍去病匆匆进来,有些歉意地说:“我过会就要离开长安城,婚事要往后稍拖一下。”

    我皱着鼻子“哼”了一声,“你别说得我好像急不可耐地想嫁你。刚回长安不过三天,怎么又要走?”

    他笑道:“你不急,可我急。此次事关重大,又事出意外,只好匆匆起程。匈奴的浑邪王和休屠王想投降我朝,因为两王的兵力加起来将近十万,皇上怕他们是诈降,但万一是真的,若此次接受了两王投降,匈奴在漠南势力就会遭受重创,所以皇上举棋不定,我就主动请缨去迎接两王,看他们究竟是真投降还是假投降。”

    “你说什么?为什么?”我满心疑惑地问,霍去病道:“据浑邪王和休屠王的说辞,是因为他们管辖的地区连连吃败仗,单于想治他们的罪,所以两人商量后决定索性归顺我朝。”

    霍去病看我默默思索,握住我的手道:“我速去速回,我想娶你的意思已经和皇后娘娘说过,皇后虽很意外,但已答应了,原本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和皇上说,可还没来得及,只能等我回来了。”

    我嗔了他一眼,“我哪里在想这些?我小时候见过浑邪王和休屠王,而且……”霍去病忙凝神细听,“而且和休屠王的太子日很要好,太子日自小就是一个极有主意的人,但休屠王为人怯懦,耳根子很软,此次投降汉朝如果是真的,那肯定不是他自己的主意,他没有这个胆子,你要小心他左右摇摆。浑邪王没太多心眼,性子很豪爽,但脾气比较暴躁,看着凶恶,实际却是个下不了狠手的人,若当面商谈,你不妨细查他的言谈举止,确定真假。”霍去病举起我的手亲了下,笑道:“多谢夫人军师。”

    这一幕恰被进屋的赵破奴撞见,他立即低下头,只盯着自己的脚尖,沉声道:“将军,我们都已经准备好。”我欲抽手,霍去病却握着不放,牵着我向外行去。门外一众兵丁看了都急急避开眼光。我的脸慢慢烫起来,霍去病却毫不在意,只顾低声叮嘱我别后事宜。

    我在军中一直着男装,赵破奴此时显然还未认出已经换了女装的我,等行到府门口,霍去病检查马鞍时,他匆匆瞟了我一眼,一脸震惊地失声叫道:“金公子?”我敛衽一礼,笑道:“还未给侯爷道喜呢!”

    霍去病侧身笑道:“以后改口叫弟妹吧!”赵破奴怔了好一会,低下头,讪讪道:“末将不敢。”

    我冷脸盯着霍去病,霍去病满不在乎地笑着说:“我就要出征了,你也不给我个好脸色看吗?”

    我望着他,半晌后,才轻声说道:“一切小心。”他敛了嬉笑神色,郑重地点点头,上前大力抱了我一下后,策马离去。

    身后一众护卫刚才一直不敢看我们,听到马蹄声,方反应过来,忙急急打马,随在霍去病身后呼啸而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