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三章 鸽魂-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三章鸽魂-3

    我强笑着点点头,目光依旧在人群中搜索着。陈安康笑指着右前方说:“那不是李诚吗?”

    李诚拖着刀,隔着老远向我挥手,我心中一松,也向他招了招手。李诚面上虽有血有泪,神情却很激昂,冲我大叫着:“我为爹娘姐姐报仇了,我报仇了,我打跑了匈奴……”

    一个躺在地上的匈奴尸身突然强撑起身子,向李诚扔出一把匕首。“小心!”我惊叫着飞奔而去,一面抛出白绢金珠想击落匕首,可是距离太远,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匕首飞进李诚胸口。一支箭从我身后飞出,将那个半死的匈奴士兵钉在地上。

    李诚低头看向插入胸口的匕首,又抬头茫然地看向我,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伸手接住他坠落的身子,手用力捂着他的心口,可鲜血仍旧不停地冒出。陈安康大叫着:“军医,军医……”

    霍去病蹲下去检查了一下伤口,看着我微摇摇头,“正中心脏。”

    李诚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我要死了吗?”

    我想摇头,可却无法摇头,只是紧紧地盯着军医。李诚笑握住我的手,我反手紧紧拽着他,似乎这样就可以拽住正在流逝的生命,“金大哥,你别难过,我很高兴,我杀了匈奴,现在又可以去见爹娘和姐姐,我好想他们,好想……”

    血仍在往外涌,手已渐渐冰冷,我抱着李诚一动不动,鲜血从我手上漫过,我的心也浸在冰冷的红色中,这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陈安康轻声叫道:“金……”霍去病摆手让他噤声,“你先去整队,一会准备出发。”陈安康行礼后快速退下。

    霍去病一言不发,安静地站在我的身侧,望着居延海。我轻柔地放下李诚,走到湖边开始洗手,霍去病默默看了我一会,回身吩咐兵士将李诚的尸身火化。

    他走到我身侧,蹲在我身边也洗着手,“等仗打完,我派人将他的骨灰安葬在父母家人身侧,他不会孤单。”

    我抬头看了眼盘旋着的秃鹫,那只茶隼混在群鹰中已不可辨。

    马蹄声急急,一路疾驰,我一直沉默不语,霍去病也一直静静地陪在身侧,我时而抬头看一眼高高飞在上方的小黑点,再专注地策马。

    当我又一次抬头看向天空时,霍去病道:“不是你的错,不要再谴责自己,战争中本就是充满死亡,李诚决定参军的那一天就应该心中有备。”

    我盯着碧蓝的天空,“可如果不是我承诺让他上战场,也许他现在还活着。”

    霍去病无奈地说:“太钻牛角尖了,没有你李诚也会想方设法尽快上战场。何况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在报仇和苟安之间,你即使让李诚再选择一次,他仍旧会选择报仇。”

    我侧头看向霍去病,“如果不射落天上那只贼鸟,我们只怕不能顺利抵达祁连山。”

    霍去病抬头看了眼天空,“慢慢等时机,它总不能一直警惕性这么高。”

    我看着小谦和小淘,“原本兵分三路,互相策应,可如今李广将军和公孙敖将军都不知道究竟如何,我们又在匈奴腹地,靠的就是行踪不定的突袭,如果再等下去,也许我们都会死在祁连山脚下。”

    我摸了摸鸽子笼,缓缓打开门,小谦和小淘被关得太久了,都兴奋地跳到我手臂上,我低头看着它们,定声对霍去病吩咐:“准备好你的弓箭。”

    我轻轻抚摸着它们的头,轻声说:“对不起,要你们去冒险干一件事情,不要靠近茶隼,只需逗引它飞低一些,你们一定要尽力飞得快一些。”

    霍去病叫道:“玉儿!”示意我他已经一切准备好。

    我扬手让小谦小淘飞向天空,掏出挂在脖子上的竹哨,呜呜地吹起来,命令小谦和小淘逗引茶隼,将茶隼引向低空。

    小谦在空中盘旋着犹豫不前,小淘却已经不管不顾地直冲茶隼而去,小谦无奈下也紧紧赶在小淘身后向上飞去。

    茶隼很是精明,食物摆在眼前,却不为所动,依旧在高空飞翔,小淘和小谦隔着一段距离逗引了半天,茶隼却对它们不理不睬,小淘猛然直冲向茶隼飞去,我一惊,吹哨急唤它回来,小淘却毫不理会我的命令,在茶隼眼前放肆地打了圈子才准备飞开。

    茶隼是鸟中最凶残的捕猎者,大概从没有遇见如此蔑视它的威严的鸟,被小淘激怒,一声尖锐的鸣叫,双爪急速扑向小淘。我拼命地吹哨子召它们回来,小淘急速坠落,但是鸽子的速度完全无法和茶隼的速度相比,还未到射程内,小淘已经笼罩在茶隼的爪下,眼见着身体就要被利爪贯穿。

    为了救小淘,小谦没有听从我的哨声下坠,反倒斜着从一旁冲到茶隼身侧,不顾茶隼充满力量的翅膀去啄茶隼的眼睛。茶隼翅膀舒展间,小谦哀鸣一声被甩打开,小淘终于从爪下逃生。茶隼疯狂地追向小谦,小谦的身子在空中颤抖着下坠,小淘完全不听我号令,奋不顾身地去攻击茶隼,茶隼正要爪压小谦,一支箭直贯它胸部,茶隼化成一道黑点,直落向大地。

    小谦也在摇摇晃晃地坠落,我急急奔着去接小谦,小谦未落在我身上,几滴鲜血先滴在我伸出的手臂上。我心一抽,小谦落在我的手臂上却无法站稳,脑袋一歪就栽向地上,我赶忙捧住它,它双眼紧闭,一只翅膀连着半边胸骨全是血。我的手不停地抖着,小淘哀鸣着用头去拱小谦的头,小谦勉强睁开眼睛看向小淘,身子一抖眼睛又闭上。

    军医伸手探了下小谦,满脸忧伤地朝霍去病摇摇头,我捧着小谦,心如刀割。小淘用嘴细心地替小谦理着羽毛,时而“咕咕”地鸣叫几声。我从没有见过如此耐心温柔的小淘,眼泪再也止不住,一滴滴落在小谦身上,嘴里断断续续地哽咽着:“对不……起,对……不起……”

    小淘抬头看向我,头在我手边轻柔地蹭着,似乎安慰着我,又用嘴替小谦理了下羽毛,忽然一振翅膀向高空飞去,我疑惑地看向越飞越高的小淘,蓦然反应过来,忙拼命地吹哨子——回来,立即回来。

    小淘却只是一个劲地向高处飞,我惊恐地大叫起来:“小淘,回来!回来!不许你丢下我!不许你丢下我!”语声未落,高空中一个小黑点快速栽向地面,眨眼间,小淘已经摔落在地。本就被鸽子与鹰的一场大战引得目不转睛的兵士被小淘烈性震动,齐声惊呼,我却声音哽在喉咙里,叫不出声,眼睛瞪得大大,定定地看着远处小淘的尸身,身子缓缓软坐在地上。

    霍去病捂住我的眼睛,“不要看了。”

    我狠命地要拽开他的手,他强握着我的胳膊,我打向他,“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逼我跟着你……”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向匈奴人讨回这一切。”霍去病一面柔声说着一面将军医递给他的一块湿帕强放在我鼻端,我只闻到一阵甜甜的花香,打他的力气渐小,脑袋一沉,靠在他肩头,昏睡过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