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谣2(大汉情缘)——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大漠谣2(大汉情缘) >
更多

正文 第一章 绑架-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一章绑架-2

    我一听“陇西”二字立即决定不管它是不是最近,都绝不会走这条路,“有没有不用经过陇西的路?”

    “有,先到北地,绕过陇西到凉州,再赶往敦煌,这样一来要多走两三天。”

    “大伯,我们就走这条路吧!我会多加钱的。”

    车夫笑应:“成,就走这条。”

    到凉州时,天已全黑,随意找了家干净的客栈投宿,我对吃住要求都很低,唯独要客栈给我准备热水和大桶以便沐浴。

    在长安城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三天的路已经让我觉得自己满身尘垢,难以忍受。

    换过两桶水后,才开始真正享受热气缭绕中的惬意。长安城外多温泉,以后是没有温泉可以泡了,青园的那眼温泉……不许再想,不许再想,要把长安城的一切都忘掉。

    感觉一阵冷风吹进来,我隔着屏风,只看到门开了一线,“哑妹,叫你阿大不用再烧热水,那里还有一桶没有用呢!”

    门又无声地关上,我拿起搁在一旁的白绢金珠,飞掷出去钩拿屏风一侧的热水桶。金珠掷出去后,却怎么也拽不回,我心里有些纳闷,挂在什么东西上了?可明明记得让哑妹把木桶搁在屏风角处,方便我提拿,怎么可能会钩不住?判位没有错呀!

    无可奈何,偷不得懒,只能站起自己去拎了。我立在浴桶中,不甘心地又拽了拽白绢,水桶没有被我飞拎回来,整个屏风却是一声巨响,轰然倒在地上。

    霍去病一身束身黑衣,身躯站得笔直,手中正握着我的金珠,脸色森冷地看着我。

    太过震惊,我呆了一瞬,才猛然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惨叫立即缩回了浴桶中,刚才还觉得水有些冷,现在却是觉得身子火烫。

    幸亏当时挑了最深的木桶,藏身水中倒是无春色外泄的可能。我缩在大桶中打量着他,他的神色自始至终没有变化,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我。那样的冰冷,即使隔着整个苍穹的距离仍旧能感受到它们的寒意。满心的羞恼全被他眼中的寒意吓跑。

    他这次真生气了,不,应该说非常非常生气。敌人越是生气,自己越要冷静,特别是敌方处于绝对有利的情况,更不可以再轻易激怒对方,否则真不知该去往何处寻找尸骨。

    我吞了口口水,强自镇静地赔笑道:“不要太打击我的自尊,此情此景下,你好歹有一些男人的正常反应呀!比如双眼放色光索性做了小人,或者明明想看得不得了却还要装君子,躲躲闪闪地偷着瞄。”

    他神色不变,冷冷地盯了我一会,猛一扬手把金珠击向我的脑袋。我不敢赤手推挡,随手从一旁拽了件衣服兜向金珠,在空中快速挥了好几个“之”字,才堪堪化解了霍去病的力道。如果力道和怒气成正比,那么这次他好像真的气得不轻。

    接过金珠后,忽地发觉我随手拽起的衣服竟是自己的亵衣,现在是再装不了镇静了,慌乱地把衣服直接塞进浴桶中,身子又往木桶里缩了缩。水已经很冰冷了,衣服就在旁边,我却无法穿,只能头搁在木桶边上,眼睛忽闪忽闪可怜巴巴地看着霍去病。

    他讥讽道:“你让我有正常男人的反应,你怎么就没有点正常女人被男人撞见洗澡后的反应呢?”

    他以为我没有羞恼吗?我因为怕激怒他而强压下去的怒气霎时全涌了上来,“你确定你想让我反应正常?你不会事后再丢一把刀过来?”

    “待在冷水里的滋味不太好受吧?”他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冷笑。

    我望着他,突然扯着嗓子尖叫起来:“救命呀!……救命呀!……有淫贼……有淫贼……”

    他满脸震惊,眼眸中终于不再只是冰冷。

    “现在该你的正常反应了。”我伸出一个小指头,微点了点窗户,“正常情况下你该从那里跳出去。”

    走廊上的脚步声、喧哗声渐渐逼近。

    “淫贼在哪里?”

    “呼救声好像是从最里面的屋子传过来。”

    “胡说,那里住的是一个四十岁的妇人。”

    “这可难说,仁兄又不是采花贼怎么知道采花贼的品位呢?”

    “就是,有人好的是嫩口,还有人就爱老娘这样风韵正好的,谁告诉你老娘四十岁?我明明还差五个月四天零三个时辰才满四十,你今日把话给老娘说清楚……”

    “你们别吵了,救人要紧。这一排屋子只有天字二号房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那里好像住的是一个年轻姑娘,把门踹开看看。”

    “仁兄此话有待商榷,把门踹开后,万一看到不该我等看的场面,我们和淫贼又有何区别?在下建议还是先敲门问问清楚比较好。”

    我满心苦恼中也听得露了几分苦笑,河西人和长安人真是太不一样,这帮人比较像狼群里可爱的狼。

    霍去病脸上神色古怪,直直地向我走过来,我一声惊叫未出口,人已经被拎出木桶,身子在浴巾里打了转后,结结实实地被卷在了被子中。

    我又气又臊又怒,吼骂道:“你不要脸!”

    屋外的争吵声立即安静,在屋子的门被踢开前,霍去病的确做了这种情况下的正常举动,从窗户里跳了出去,只是不知道把我也带着算不算正常?

    霍去病刚出客栈,立即有一个军人迎上来。看穿着,官阶还很是不低。他目不斜视,对被霍去病扛在肩头正在破口大骂的我视而不见,恭敬地说:“将军,马已经备好,是凉州城中最快的两匹马。”霍去病一言不发地急急走着。

    当我人依旧被卷在被子中,躺在他怀里,他开始策马疾驰时,我顾不上再骂他,急急问道:“你要去哪里?”

    “赶回陇西,天亮时我们就应该能洗个澡,穿得舒舒服服地在陇西街头吃热汤。”

    “你疯了?我不去陇西,我的包裹还在客栈,还有我的小谦和小淘,你放我下来。”我在被子里像只蚕一样,身子一拱一拱地想坐直了和他理论。

    “你的包裹自然会有人送过来。我时间紧迫,没有工夫和你闹,你若不听话,我只能把你敲晕,你自己选,清醒还是昏厥?”

    他的语气冷冰冰、硬邦邦,绝对不是开玩笑。我沉默了好久后,决定另找出路,“我这样子不舒服,我要把手伸出来。”

    “我觉得很舒服。你的手还是捆在被子里老实一些,你舒服了,就该我不舒服了。”

    “霍去病,你个臭不要脸的小淫贼。”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