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间女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格子间女人 >
更多

第60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60章

乍听到这个建议,谭斌吓坏了,她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不觉得太早了点儿?”

程睿敏忍笑看她一眼,“你想到哪儿去了?又不是带你去见公婆,探探病人而已,至于吓成那样?”

“是亲戚?”谭斌表示讶异。

“不是亲戚,是这些年真正关心我的一位长辈。”

谭斌发觉此刻他脸上苍茫的神情似曾相识,就象当初他离开MPL,满眼万念成灰的凄惶。

她曾因那个表情而心动,如今却情愿它永不再出现。

提前安排好工作,下了班她上车跟他走。

程睿敏的车停在公司侧门一百米外。这方面他一向小心,不愿给谭斌带来任何麻烦。

谭斌走过去,头发已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她先用发卡盘在头顶,对着镜子照一照,觉得露出尖尖的下巴,形容过于单薄,又把头发放下来。

程睿敏从未见过她如此怯场,不禁惊奇。

谭斌尴尬地解释:“我一向没有老人缘。”沈培母亲留给她的阴影,实在太深了。

程睿敏拍拍她的头:“我喜欢就行了,你怕什么?放松放松……”

谭斌只能依单照办,“好吧。”

下班高峰,北二环上照例堵得水泄不通,遇到红灯能排出三百米外。

程睿敏见怪不怪,停车间隙索性取出报纸翻阅。

谭斌也凑过去靠他肩膀上,掀到后面的娱乐八卦和文化版,漫不经心地浏览大标题。

她的目光突然定住,许久不能移动。

有条不显眼的新闻映入眼帘:青年画家沈培拍卖旧作,所得款项尽数捐献甘肃省希望工程。

她本能地缩回手,神色有点僵硬。

程睿敏没有留意到她神情的变化。前方变灯,长长的车龙开始挪动,他放下报纸跟上去。

谭斌挣扎半天,还是取过报纸,把那条新闻细细看了一遍。

新闻中说,沈培的一幅近作,《最远的距离》,会上备受关注,以42万的价格落槌,创下此次拍卖会,也是他个人作品的最高价。

文章最后提到,沈培将于年底受邀赴法,作为青年画家的代表,参与筹备中法艺术家的交流展览。

那幅画,旁边就附有照片,青绿的底色,层层灰暗蔓延,纠缠的枝蔓间两张模糊的人脸,谭斌再熟悉不过。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沈培卖掉这幅画,等于彻底埋葬了过往的一切。离开她,他竟象火鸟一样开始重生。

谭斌收起报纸,转头望向窗外,忍不住微笑,却笑得苦涩而难堪。

后来一路她都没怎么出声,直到目的地。

一直听说雍和宫附近的胡同里,藏着不少精致的四合院,外面却看不出一点端倪。

见识过眼前这一家,谭斌完全相信了这种说法。

高槐深院里日影暗移,满院秋荫萧瑟有声,进门处一座玲珑的雕花屏风,紫褐明润,透出不动声色的富贵之气。

主人是位六十出头的老太太,收拾得干净爽利,举手投足透出一股知性和优雅。

程睿敏恭敬地叫“干妈”,态度异常亲昵。

路上谭斌已经知道,她就是程睿敏那位过世发小的母亲。

她带两人去厢房的小客厅,一路嗔怪道:“睿敏你天天在忙什么?不是我病了,都见不着你的人影。这姑娘是……”

谭斌立即乖觉地微笑:“阿姨,叫我谭斌。”

她看看谭斌,客气地笑:“小谭是吧?我听严谨说了。”

程睿敏马上问:“严谨来了?”

“可不是,那孩子比你跑得勤快。”

程睿敏赫颜,“干妈……”

“没怪你,知道你忙。你看看你的脸,都快跟墙一个色了。”

进了厢房,果然见到严谨。正大马金刀地在屋里坐着,一个人占了半张沙发,两条长腿直接横在茶几上。

这天的严谨穿了件规规矩矩的黑色套头毛衣,掩去不少痞气。看到他,谭斌顿时松弛下来。

程睿敏却走过去踢了他一脚,“腿放下,象什么样?”

严谨没理他,把腿伸得更长,歪在沙发上懒洋洋地问:“小幺,你还欠我一顿谢媒酒呢,打算什么时候还哪?”

“什么谢媒酒?你胡扯些什么?”程睿敏皱眉。

每次到了严谨跟前,他就英雄气短,平日的伶牙俐齿全派不上用场。

他是怕严谨口无遮拦,把上回的事说漏了。虽然那天什么事也没发生,讲出来还是尴尬。

严谨大笑,利落地翻身坐起来,“妹子,瞧见没有,他是恨不得把我灭口啊!”

“哦。”谭斌不明白他俩在说什么,只把鲜花和果篮交给保姆,笑一笑搪塞过去。

干妈用力在他后脑勺拍一下,让他闭嘴,然后对谭斌说:“我们一直等着看睿敏的女朋友,他居然藏了这么些日子才带你来。”

谭斌大大方方地回答:“可能他觉得需要足够的勇气,才敢带我出来见人吧。”

干妈杨起眉毛笑了。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谭斌。人与人之间的气场,有时候契合得非常微妙。

她说:“睿敏的脾气有时候非常别扭,你要多给他点儿时间和耐心。”

“是吗?”谭斌看一眼程睿敏,“好象他隐藏得很好,还没机会看他现出原形,等明年端午节吧,我多备一坛雄黄酒。”

严谨噗哧喷出一口茶。

程睿敏神色如常,只是斜眼看她,一副打算秋后算帐的样子。

干妈家的晚饭清淡而精致,她一边招呼谭斌多吃,一边看着程睿敏犯愁:“这孩子,怎么吃多少都不见长肉呢?”

严谨嘀咕:“干妈您见过刁德一长肉吗?给他吃什么都是浪费。那点儿东西,全让他拿去长心眼儿了。”

谭斌朝他眨眨眼,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饭后保姆端上水果,几个人挪到起居室。干妈招呼谭斌坐在身边,絮絮问了一些家常问题。

谭斌感觉她的气场虽然柔和,却十分强大,并不敢造次,老老实实一一作答。

最后是程睿敏替她解围,岔开了话题。

电视开着,只有谭斌心不在焉地看两眼,严谨早不知溜到哪儿去了。

程睿敏蹲在干妈身边,两人尽管压低了声音,谭斌依然隐约听到她说:“你爸到底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你总避而不见也不是办法……”

涉及别人家的私事,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虽然没有刻意避开她,谭斌也觉自己尴尬,屏住呼吸退了出去。

出了门,看到严谨正站在葡萄架下抽烟,黏稠的夜色中,一点红色的火星在他脸前时明时灭。

她走近,严谨露出一口白牙,随即递上烟盒,“来一支?”

谭斌回头看看身后的灯光,犹豫着抽出一支。

严谨把火机凑她跟前,嘴里叼着烟含混不清地问:“不会吧?你怕小幺啊?”

“谁怕他呀。”谭斌极力分辩,“我一抽烟,就要听他教育抽烟有害健康,怪烦的。以前没发现他这么罗嗦。”

严谨哂一声,“你甭理他,这人打小就这样,道貌岸然的,总不招人待见。”

谭斌忍笑忍得烟灰簌簌直落。

其实她一直好奇,程睿敏和严谨的性格南辕北辙,一个爽朗张扬,一个温润内敛,怎么能成为过命的哥们儿?

“嗨,这话说起来就忒长了。”严谨吸口烟,做出回忆状,“高一的事儿了,那时小幺刚从厦门回来,说话还带南方口音。他上学上得早

,比我们都小一岁,人长得瘦小,脾气也怪,仗着成绩好老师宠他,见了我们总是爱搭不理阴阳怪气的。我平时最讨厌三脚踹不出屁的人,每

回一瞅见他那小模样就想抽他,时不时地撩拨他一下。”

谭斌听得气不过,一口烟全喷在他脸上,“原来是你以大欺小,还好意思说?”

严谨没避过,连笑带咳地说:“我是大哥,能干那没品的事儿吗?愿意代劳的小兄弟多的是。可这孩子吧,挨了打也不长记性,下回见面

还那样,为这个他没少吃亏。结果有一天,一小子口无遮拦,说到他爹妈,终于把他招急了。甭看他平时蔫不出溜的,打起架来还真不含糊,

抡起砖头就把人瓢儿给开了。我一瞧嘿,欺负到我严谨兄弟头上了,也撸起袖子冲上去。兜里有把弹簧刀,原是想吓吓他的,没想着他抬手一

挡,胳膊上划了这么长一口子,血哗哗地往下流……”他在自己手臂上比划着,“喏,就这儿……”

谭斌不禁啧啧连声,“你们打架居然来真的,真见了血呀,那后来怎么收场?”

“唉,我们都给拎到派出所蹲着,通知学校和家长来领人呗。我被我们家老爷子胖揍一顿,然后才知道,他爸妈离了婚,姥爷因为这事被

气成脑溢血,刚过世不久。小二,哦,就是干妈的亲儿子,掐着我脖子去找他道歉,我跟小幺说,以后什么都不用怕,大哥我会罩着他,就这

么着成了拜把兄弟。”

谭斌长出一口气。果然是这样,难怪第一次去程睿敏的住处,就发现他家里似乎缺点什么。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后来听到同事提起他的父亲,才想起,那片挂满照片的墙上,有他的外公、母亲、同学和朋友,就是没有他父亲的任

何踪影。

严谨扔下烟头,用脚用力碾灭,“那事过后吧,小幺就等于没家了,所以我一直觉得欠他的。”

谭斌错愕地抬起头,“没家了?什么意思?”

严谨被问得更奇怪:“小幺没告诉你?”他挠挠头,“算了算了,当我多嘴,回头你还是问他吧。妹子,哥喜欢你,所以告你句话,小幺

脾气磨叽,可人挺好。你想收服他,就一个办法,对他好,恶狠狠地对他好。”

谭斌挑起眉毛看着他。

他手插裤兜里,望着她笑笑,“因为这小子有个毛病,别人对他不好呢,他觉得是应该的,人一对他好,他就手足无措。”

最后一句话,象根刺一样扎进谭斌的心里。

那晚程睿敏送她回家,她一直想撸起他的袖子看个究竟。

他纳闷,“你老拉我胳膊干什么,甭捣乱,我开车呢!”

她到底还是看见了,右臂上两寸长一道伤痕,伤口已经平复,只留下一道白印,旁边还有缝针的痕迹。

她把嘴唇贴上去,轻轻蹭了几下。

程睿敏奇怪地看着她:“你今天是怎么了?”

谭斌手插进他的头发,凑过去亲亲他的脸,“睿敏。”

“什么事?”

“没什么。”她放低声音,“我爱你。”

程睿敏手里的方向盘几乎打滑,前面一个红灯,他一脚刹车停下了,转头看着她:“你……你说什么?”

谭斌白他一眼:“你明明听见了,装什么蒜?”

“我有间歇性失聪,关键时刻总掉链子,真没听见,再说一遍吧。”

谭斌气结:“仅此一次,过时不候,下回你最好配个助听器。”

程睿敏便不再追问,右臂绕过她的肩膀,手停在她的脖子上,上上下下摸索。

谭斌莫名地感到压力,不禁抗议:“你干什么?”

“算账。”他说,手指作势收紧,“刚才是谁说的,要准备雄黄酒?你才是条蛇,美女蛇。”

谭斌素来怕痒,拼命笑着挣扎:“放手,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他却扳过她的脸,紧紧箍着她,不管不顾强吻下去。

唇舌的辗转仓猝而急迫,伴着绿茶清冽的气息,令她情不自禁开启双唇,任他湿润的热吻恣意深入。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开始频闪大灯,并按着喇叭抗议。

谭斌终于挣脱他的手臂,低声说:“咱别做没公德的事,快开车。”

程睿敏放开她,换档起步,过了路口之后才试探着问:“跟我回家?”

谭斌极低极低地嗯了一声。

于是程睿敏再次失聪:“什么?你大点儿声,我没听见。”

谭斌抬手就拍在他脸上:“小样儿!”

不疼,但声音极响,他捂着脸佯做恼怒,“行,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谭斌不屑地抱起双臂,冷笑:“好,我等着。”

回到他的别墅,刚关上门,谭斌便转身,拽紧他的衣襟,用力往前一带。

他整个人都俯向她。

“你想收拾谁,嗯?”她故作轻佻地问道。

程睿敏极煞风景地笑起来,“不行不行,这眼神儿,差太远了。”

谭斌手下使力,让他贴得更近,“你说什么?”

他还是笑:“谭斌,你知道演员怎么练习色迷迷的眼神?你得看着我,好好看着我,想象眼前是块油汪汪的五花肉……”

谭斌攒了一路的气势顿时一泻千里,只剩下笑了。

他却趁机把她顶在墙上,顺势吻上她的双唇。

谭斌扭来扭去躲着他,含糊地笑:“我不吃肥肉,只要排骨。”

他的手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去,四处游移,“喏,脊骨在这儿,肋排在这儿,胸骨……嗯,胸骨……”

声音停下来,他的手却留在某处,力道渐渐加重。

谭斌立刻不能动了,半边身体象过电一样酥麻,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然后不知怎么回事,她就倒在他身上,两人身下是客厅的羊毛地毯。

她俯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黑沉沉看不到尽头。

他安静地回望她,唇角轻扬,很少笑得这样纯粹。

谭斌伸出手,一粒粒解开他衬衣的纽扣,柔软的嘴唇贴上去,温柔流连,渐渐向下。

一直向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