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间女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格子间女人 >
更多

第18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18章

她的皮肤很白净,而且是北方姑娘特有的凝脂一样不透明的白色,那点红晕便象水面上的涟漪,眼看着渐渐扩大,最后连耳廓都似染上了胭脂,变得通红。

程睿敏的心脏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柔软,没有任何前兆。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每一次不合时宜的心软,都会给他带来难以控制的后果。

他对徐悦然心软过,结果她如黄鹤一去杳然不再复返。

他对李海洋心软过,却把自己送进绝境,被人以最决绝的方式,毫不留情地清除出局。

刘树凡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依然言犹在耳,“我对你个人没有任何成见,做出这个决定我也很难过,但这就是Business,我不得不选择。”

这就是Business。

程睿敏确信,今后很长一段日子,他会一直记得这句话。

如果世上的事都依照这个原则,一切将会变得简单。只可惜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程睿敏抬手按下服务键。

空姐迅速走过来,俯下身子低声问:“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咖啡,请为这位小姐换杯咖啡。”

空姐接过那个被咬得乱七八糟的杯子,职业化的微笑掩盖住了惊奇之色,她颔首,声音里似含着蜜糖:“好的,很快就来,您需要再续点咖啡吗?机上还供应含酒精的饮料。”

程睿敏摇头,亦笑得温柔至极,“不用了,谢谢!”

谭斌感觉自己在那位空姐眼里直如空气一般,被刻意选择忽略。

她冷眼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直到空姐袅袅离开,才撇撇嘴说:“您这张机票真值得!往常都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回的反应比110还迅速。”

程睿敏失笑,“你这丫头,有点刻薄啊,对乘客象春天一样温暖,有什么不对?”

谭斌只笑不评价,心想她为什么不对我温暖一把?还有前排那个胖子,让他按铃试试,看能不能享受到如此殷勤甜蜜的服务。

这时机身突然一震,然后开始剧烈摇晃,晃得人内脏挪位。

谭斌一向自诩神经坚韧,此刻犹自五内翻腾,有要吐的冲动。

头顶提示系紧安全带的标志亮了,广播里机长的声音波澜不惊地宣布:飞机遇到了强烈气流。

谭斌迅速扣上安全带。

程睿敏却没有动,紧紧闭着眼睛,脸色发白。

“你没事吧?”

程睿敏摇头,眉心已经皱在一处。

谭斌看看他,不再出声,俯身为他系紧安全带,顺便把座椅前的清洁袋抽出来撕开,放在他的手上。

程睿敏勉强做出个谢谢的口型。

谭斌拍拍他的手臂,以示同情。

她有过一次晕机的经验,一夜没睡直接上了飞机,结果吐得一塌糊涂,只想从舷窗里跳下去一了百了。

机身接连两个大俯冲,机舱内一片惊叫声。

谭斌觉得肠胃心脏似乎都从嘴里抛了出来,二十秒之后才算复位。

程睿敏解开安全带站起来,空姐上前阻拦,看到他惨白的脸色也不禁骇然,伸手为他推开洗手间的门。

洗手间的门关上,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

谭斌自顾不暇,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不相干的事情上去。

几分钟后飞机终于冲出了对流层。

程睿敏从洗手间里出来,乏力地靠在椅背上,但脸色没那么难看了。

谭斌注意到他眼眶周围有鲜红的出血点,那是剧烈呕吐过的幌子。

她知道有些人的皮下毛细血管非常脆弱,遭遇稍大点的压力,比如呕吐时,血管末端就会爆裂,在皮肤表层形成触目的出血点。

尽职的空姐走过来探视,谭斌竖起食指,示意她噤声,然后做了个手势。

空姐点头,取来毯子搭在他身上。

谭斌挪开程睿敏紧握的手指,把一杯热茶交在他手里,忍不住责备,“你这样的身体状态,根本不该上飞机。Bowen那次知道吧?重感冒还要坚持飞,谁劝都不听,结果下了飞机直奔医院,耳膜穿孔。”

程睿敏本来没有力气说话,却闻声睁开眼睛,虚弱地笑。

“要不怎么说人在江湖?”语气非常无奈。

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似在探寻什么,有点茫然,但出奇地柔软专注。

谭斌被看得非常不自在。异性的目光通常有很多种,但这一种,是她第一次见到。令她的身心如阳光下的雪人,无法抗拒地融化。

她察觉到某种危险的信号在渐渐逼近。

幸亏头顶的广播再次响起,提醒旅客系紧安全带,收起小桌板……

飞机已经开始下降。

谭斌趁机错开眼光,检查安全带,调直坐椅靠背,收起电脑,整理上衣,有点手忙脚乱。

程睿敏望着她线条柔和的侧影,微笑,然后闭上眼睛。

随着咣当一声巨震,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的跑道上。

商务舱的乘客勿需任何等待,可直接下机。

谭斌收拾手提行李准备起身,程睿敏按住她:“我先走,你再等一等,机场人多眼杂,被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对你不好。”

谭斌怔一怔,随即明白他的意思。

上次的大清洗,令于晓波这种人精都噤若寒蝉,她在公司根基尚浅,一旦卷进去,没有人会再象余永麟一样为她开脱。

谭斌伸出手,“再见。”

程睿敏握住,手指留在她掌心的时间,明显长得超过社交礼仪的要求。

“再见。”他说。

白衬衣的影子在舱门处停留几秒,终于离去。

谭斌提起电脑,作为商务舱中最后一个乘客,慢慢跨出舱门。

她的身后,大批的普通乘客,喧嚣声里踏上栈桥,渐渐有人超过她,大步流星赶到前面。

一样的西服革履,一样的日行千里,都是商旅生涯中的无谓过客,却人人乐此不彼,引以为荣。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