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间女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格子间女人 >
更多

第3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3章

沈培起夜,看到画室隐隐有人影走来走去,他摇摇晃晃摸进来。

“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谭斌套一件银红色的睡衣,月光下纤维的细芒闪烁不定,似人鱼身上的鱼鳞。

沈培双臂环过她的肩膀,语气出奇的温柔:“傻子,想太多是没用的,世界不会因为你的苦恼而改变。”

往往在半梦半醒的关口,他的艺青气质会原形毕露,说话如苏格拉底般深奥玄妙。

谭斌忍不住笑,脸埋进他的胸口。

“斌斌,下个月我去甘南采风,和我一起去吧。”

“没问题,如果你能说服余永麟,给我两周年假,天涯海角我也跟你走。”

谭斌说得信誓旦旦,却没有一丝诚意,沈培失望。

“睡吧,快两点了。要不,付我钱,我抱着你睡。”

“去。”谭斌掐他一把。

是真的掐,指尖专拣着最细嫩的地方下手,只拈起一点点皮肉。

那种疼,牵心扯肺,沈培直怀疑谭斌有潜藏的施虐倾向,他哎哟哎哟惨叫。

谭斌拧他的脸:“住嘴啊,再叫把保安招来了!”

沈培坏笑:“我就是想让你丢人。”

谭斌索性再来一下。

沈培躲不过,疼得直抽冷气,气恼之下使出蛮力横抱起她,用力扔在床上。

“睡觉!”他压低声音喝一声。

谭斌埋在枕间偷笑,翻个身倦意来袭,居然真的睡着了。

仿佛只是一闭眼,哔哔哔的声音不绝于耳。

谭斌苦恼地睁开眼,伸手按停了手机的闹钟。

总也睡不够。目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睡到自然醒。

可真的偷空休几天假,清晨六点半一过,必定醒得双目炯炯,听力变得异常灵敏,远处道路的刹车声,公交车报站声,楼下隐隐的说话声,听得一清二楚。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身体早就脱离大脑控制,有了自己的意志。

谭斌难免抱怨,损友文晓慧一语道破天机:“贱就一个字!”

比如此刻,明明意识清醒,身体却顽强地不肯合作。

窗帘的缝隙间有晨曦透入,屋内器物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北京的夏天亮得早,五点左右天空就转为淡青色,地平线隐现霞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炽。

谭斌只好小声和自己商量:“谭斌,你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还想控制别人?想什么好事呢?”

“唉,我说谭斌,你对自己是不是太狠了?”她翻个身接着自言自语,决定原谅今天的堕落,因为只睡了三个小时。

再挣扎一会儿,还是爬了起来,皱着眉蹩进浴室。

掬把凉水浇在脸上,才算彻底清醒,她换过短裤跑鞋,下楼晨练。

慢跑的习惯,是大学时被逼着养成的。这些年从中受益颇深。

时间太早,晨练的人还寥寥无几,碎石铺就的湖边小径上,只有不多几个人在遛狗。

两条金毛巡回犬迎面跑过来,呜呜低吠,绕着她嗅来嗅去。

谭斌停下脚步,摸摸狗背处细软光滑的皮毛,两只狗受到鼓励,愈发围着她嗅个不停。

她喜欢狗,尤其是大型犬,哈士奇、牧羊犬之类的。

可惜北京五环以内,不允许豢养大型犬,她的工作性质,也不适合收养宠物。

这两只金毛犬长着奇长的耳朵,主人给它们戴上彩色的耳套,前面看过去,只露出狭长的狗脸,模样十分有趣。

谭斌觉得象小红帽中的狼外婆。

“杰瑞,汤米,回来!”狗主人终于看不过去,在不远处低唤。

谭斌笑着回身招招手,脱开身接着跑下去。

好久才反应过来,汤米与杰瑞,不就是著名的猫和老鼠吗?她忍不住咧嘴笑。

回房迅速沐浴化妆,睡眠不够,镜子里两个大黑眼圈。

她冲着镜子攥起拳头:“说,谭斌是世界上最漂亮、最能干的女人!”

镜子不出声,也许在她的威胁之下,内心已经挣扎至破碎。

她边涂面霜边吃吃笑。

吃过简单的早餐,又灌下两大杯黑咖啡,谭斌和沈培道别,提起电脑包匆匆出门。

由于常年坚持锻炼,她的双腿修长结实,腰腹没有一点赘肉,穿起长裤和职业装来尤其漂亮,英姿飒飒中有一点不经意的妩媚。

谭斌没功夫享受自己引来的回头率,她正为狭小的个人空间烦恼不已。

只听说地铁人多,除非亲眼目睹,她想象不出清晨七点四十的一号线,会拥挤到这种程度。

人被挤得站立不稳,后背紧紧贴在铁栏杆上,身体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幸亏练过瑜伽,事后她一边挥汗一边庆幸。

上到地面抱着电脑一路狂奔,总算按时抵达会场。

轮到谭斌发言,她长吸一口气,收紧腰腹,挺直脊背走向最前排。

Presentation(陈述,这里指利用PowerPoint软件介绍方案/计划)最重要的技巧之一,就是身体语言的端正。这是她从工程师转型为销售代表时,接受的第一课。

谭斌毕业后在一家小公司晃了两年,才加入MPL。入公司五年,她算不上升得最快的,却是走得最稳的。

做了三个月工程师,被发现有管理的潜力,转去做项目管理。半年后转行销售,销售代表做满十二个月,她即被提升销售经理,从最不起眼的小项目开始,如今她已是北京地区的销售经理,每年销售额将近两千万欧元。

也难怪有新晋的后辈爱慕她,她站在那儿,笑容自信,双眼闪亮,如《魔戒》中精灵女王的水晶瓶,从内到外都折射出晶光。

因为私下演练过两次,所以她的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再回答完客户的几个问题,正好三十分钟,和议程的安排,分毫不差。

前排有人轻轻鼓掌,谭斌微笑致谢。

落座后熟悉的客户低声问她:“听说小程走了,为什么?”

谭斌苦笑,坏消息总是传得最快,八卦又是人类至死不改的天性。

“我也不明白。”她回答。

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谭斌归心似箭,放弃了午餐往回赶。

她并不知道,当她站在大屏幕前的时候,恰恰错过了一个百年难遇的场面。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