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引——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华胥引 >
更多

一世安 第三章(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

最终叶萌还是选择了前往宰相府服侍尹词,不能说这结局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有那么多条路,是她自己选择这一条,就像有那么多条路,是我自己选择殉国,这些都是不能后悔的事。

筵席快结束时,慕言赐了叶萌一杯酒,他那杯则是苏仪倒的。

我手心捏了把汗,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盛在瓷瓶中交付给苏仪的那些血加了苦艾草,况且滴入柸中只是三两滴,即便他舌头再灵也不应尝出什么血腥味才是。

斟酒之时,慕言似乎对苏仪说了什么,只看到她倒酒的手顿了顿,一旁自侍女手中取过酒盏的叶萌却瞬间煞白了脸色,手颤抖得几乎接不住酒杯。

那一杯酒饮尽,台下歌休舞歇,玄色的高台上,慕言撑腮独自坐在王座上,半身都淹没在孔雀翎长扇挡出的阴影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独属于他的曲谱惺悠悠呈现在檀木宫灯映出的那一小片光亮里,那些跃动的音符就像在跳一曲极古雅的舞,一步一步,直跳进我的心中。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顺利得让人不知所措,幸好此前计划万全,才没有被阶段性的攻坚胜利冲昏头脑,还记得接下来是要找到一处无人叨扰之所,于子夜之时以咒语及念力拨响慕言的子午华胥调。

看着宴罢慕言离开的身影,我忍不住上前两步。我能在这世上看到他,只是最后这一眼,而这一眼却是一片蒙蒙的黑夜,天上依稀两个残星,只见他一个黑色的背影。天竺葵开了一地,似从他脚下长出,衣袍带过花盏,花叶舞动似夜风过。

慕言,那些美好的时光我从未忘记,可今生,今生已再不能见你。

苏仪问我:“你知道方才哥哥同我说什么吗?”我摇摇头。

她起身轻轻道:“他说,‘我到今日才觉得阿拂真是去了,看到和她长得像的女子,常会忍不住想,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们,却是阿拂。她一个人会寂寞,我却不能陪着她,若是将这些女子送去给她,也不知她会不会高兴。”

“啪”,我失手打碎一个正在收拾的杯子,她叹了口气:“走吧,我带你去那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你说不能再让哥哥记住你了,”她回过头来:“我终于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