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引——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华胥引 >
更多

一世安 第一章(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

华胥调戛然而止,我却良久不能回神。慕容安果然是死于沥丘之战,史书并未详载,原来她是这样死去。

这个人,生得雍容无双,死得风姿绝代,这是慕容安,东陆曾经最强大的一位秘术±。这竟是……苏誉的娘亲。原来他的娘亲并不是慕芷。

将这段故事讲完,君师父皱眉陷入沉默,想来这对他而言不是什么美好回忆,我和君玮则望着灯花发呆不知该说什么。

完完整整看到这段过往,说实话,我觉得这事儿和君师父没半毛钱关系,搞不懂他为什么那样仇视陈侯,恨不得杀了他。但在君师父眼皮子底下也不太敢和君玮交换意见,仅靠眼神的交流又实在碰撞不出什么思维火花,独立思考了半天觉得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是君师父也对慕容安有意,才会对不小心害死她的苏珩抱有那么大的敌意……但转念又觉得慕容安不能倒霉到这个地步,一辈子就收了两个弟子,怎么可能两个弟子都对自己抱有不可告人的暖昧感情。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君师父已经开口:“看完这段华胥调,你应该知道我想让你怎么做了吧?”

我抓了抓头,福至心灵地试探道:“您是要让我为陈侯织一个梦,将他困在梦中?”

君师父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不错,苏珩当年放弃师父选择王位,此事虽然师父不说,但那年她的痛苦我却是看在眼中。她本可以站得更高,却是苏珩阻断她的路。

可恨她为他放弃一切,他却不知珍惜,如若一切重来次,我倒要看看这么多年后,苏珩会如何选择。若他对师父的情经年不变,愿意留在华胥之境中陪伴她,我便放过他,也算是了结了师父在尘世的最后一个遗憾;如若他仍留恋王座上的荣华,事到如今也还要辜负她,那么,我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所。”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这样的君师父,感到压力很大。听他这么说,他是要让我为苏珩织出一个重现往事的华胥幻境,让他自己选择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梦中。

但这和宋凝的情况大不相同,届时不管他怎么选择都会是一个死,区别只是主动死和被动死罢了。我咬着唇想了想,轻声道:“明明可以有更多的复仇手段,您却偏偏选择让我对苏珩施用华胥引,您其实只是想知道,当年慕容安拼死救他一命到底值不值得,对么?”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目光中那些沉甸甸的东西,不是我所能懂得。

我想,这一段被史书矫饰的禁忌,二十五年里由着时光摧毁,什么都不剩,只将仇恨刻在还活着的人心中,挣扎着要在忘记之前求一个结果,可多少年人事成沙,所谓值不值得,即便得出一个答案也不会再有什么用。我不知君师父如此执着向陈王复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仇是为了什么,但看到他的眼神,却突然觉得,大约他只是想要我用华胥引再拷问一次人心罢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