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引——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华胥引 >
更多

酒酒篇 杯中雪 第二章(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传说中,对方已将彩礼送上门,公仪斐才知晓此事,几乎是扔的把一队彩礼外带管家小仆丢出公仪家大门,素来泰山崩于四面八方都能面不改色保持微笑,却在这一次动了真怒。尔后,原本就算不上亲厚的姐弟关系日渐疏远,直至今日,按照仆人们的说法,公仪斐似乎已当自己根本就没这么个姐姐。

公仪斐说公仪薰脑子有问题,我想他不是随便说说,大约经历了那些事,他是真的觉得她的脑子有问题。但他不了解的我明白。无论他们如何认为,我知道,公仪薰就是卿酒酒。诚然,那个山门前撑着油纸伞的卿酒酒已经死掉了,但这世间有一种生物,以意识游丝和精神残余凝聚出新的形体,凝聚后生前身后事通通忘记,恍若新生地来到人世,这生物的名字,叫做魅。我不相信卿酒酒是公仪斐的胞姐,公仪家历来对双胞胎的处置从不拖泥带水留人空子。倘若卿酒酒不是,那以卿酒酒的精神残余凝聚出的公仪薰自然也不会是。

可归根结底,只是我的直觉罢了。

君师父希望我出门在外少惹事端。我小时候认为知之才幸福不知不幸福,长大了被逼无奈地觉得很多时候无知是福,对这世间了解越少,越容易快乐满足。自此,好歹克制住了接近公仪薰的冲动。

但我没有去找她,她却来找了我。

这一日冷风乍起,客居小院里紫薇花随风飘摇,艳紫深蓝,起伏成静海里一片粼粼波浪。公仪薰分花拂柳而来,悠然白衣若隐若现,似一朵浪花及至眼前,隔着一扇轩窗同我对望,半晌,淡淡道:“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我是只魅,而你是个,被烙印了华胥引的死人。”

尽管对她来找我干什么已有所猜测,但这真是一个让人无法预知的开场。我打开门,请她进来:“传说形魅由精神力凝聚而成,最易感,看来果然如此,一般人可看不出我的精神游丝和活人有什么不同,更不用提封印在我身上的上古秘术华胥引。”

她微垂了眼睫,没有情绪的一双眼,眸色带一点蓝,似有万水绕了千山映了蓝天,天上天下一派细雪。

我撑了腮帮看她:“你是为的什么来找我?是想要我帮你织一个梦?既然你听闻过华胥引,那么想必也知道,让我织梦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盯着她的眼睛:“这代价你付不起,一只魅的生命,对我毫无意义。”

她抬起眼睛,目光扫过窗外起伏的紫薇花:“织梦?助我凝聚的秘术师倒是曾提起过华胥引这门功用。可我并不想从你那儿得到什么虚幻梦境。我不知华胥引织梦需要什么代价,天下怕也没几个人知道。我想要的比那真实得多。”她看着我:“你一定可以看到,封印在我身体里的,关于前世的那部分记忆。”腮帮擦过手掌撞到桌子,砰的一声,可见这件事多么令人震惊,倘若有转生之说,形魅差不多就相当于人的转世,就像我们出生都不会带着从前的记忆,魅亦如是,怎么可能有所谓关于前世的记忆。

大约看出我心中疑虑,她雪白手指置于眼睑之下,正是泛蓝的一双瞳仁:“这里,封印着我作为人类的记忆。据说我死在七年前,尔后秘术师用五年时间助我凝聚,提取了死前残存的关于过往的意识,封进两颗珠子,放进了这个新凝聚出来的身体里。但现在的我不是过去的我,没有那些记忆,我什么都不是。”

我奇怪地看着她:“那你为什么来找我?让那个秘术师解开封印就好了,这样,你就是完整的你了。”

风拂过窗棂,她眼中闪过一些东西,来不及捕捉便归于静谧:“子恪说得对,那样年轻就死去,不会是什么好的人生,那些记忆不要也罢。他请人助我凝聚,据说我前世欠阿斐良多,唯一心愿便是能有所偿还,借此机缘重新活过来,就当是一个全新人生。可我近来却想,再怎么不好的人生,也有一些可称之为美好的回忆,子恪送我回公仪家时说,阿斐一直很挂念我。可如今,却让我怀疑他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封印在我身体里的这段记忆,秘术师是没有办法看到的,如你所说,他们只能解开封印,但那些令人痛苦的不好的回忆,我并不想知道,只需要那些美好的东西,就足够了。华胥引当可以做到这一点,若你愿意帮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尽力帮你拿到。而我的记忆,你看到之后,请把那些好的事情讲给我听。”

她说得不错,华胥引的确可以看到封印的记忆,这道理如同窥探他人的梦境,只是陷入她的记忆时需注意自身安危,除此外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耗费。

良久,我轻声道:“子恪?陈世子苏誉的……表字?”

她看了我一眼,略点头道:“是,苏誉,苏子恪。”

我笑起来:“我可以帮你,我什么都不要。”

君师父救活我,为的是让我刺陈,转眼已出门许多时间,却一点也没为这件事做准备,此番,正好可以借她的记忆打探打探虚实。差点忘了,公仪家七年前,还是陈国的一条手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