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天使替我爱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
更多

第93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那一夜。

裴优抬头望着夜幕中的星星,星光也洒照在他的白衬衣上,他没有再去看曜和小米,唇边的微笑仿佛变得越来越寂寞。

可是——

因为没有再去看——

他没有发现曜的嘴唇渐渐紫得骇人,也没有发现曜的面容渐渐苍白得象天使的翅膀一样透明,更加没有发现曜拥抱小米的双手,指甲也紫白紫白得仿佛可以滴出血来。

当戚果果的尖叫惊恐地响起的时候。

裴优回头——

尹堂曜苍白着面孔昏倒在石台上,四周的烛光被带起的风声熄灭了一大片,小米扑过去抱住他的身子。

而当裴优赶到他的身边时。

尹堂曜躺在小米怀里,他的心跳已经停住了,静静的,一丝心跳都没有了,只有天使仍在他的鼻翼闪出柔和的光芒。

道路边的店子里,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一遍又一遍,仍旧在重复唱着那首歌——

“……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

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

……

*** ***

深夜的仁爱医院。

急救车尖锐地呼啸着开进来,警示灯急速刺眼地闪动,医生和护士们从大门口冲过来,救护车后门打开,担架送出来!

慌乱的夜色。

“闪开——!”

担架床的轮子在地面飞快地滚动,医生们边查看病人苍白发紫的面容边焦急地推着床跑,护士高高举着吊瓶,凌乱慌张的脚步,凌乱慌张的人影,医院走廊里白花花眩晕的照明灯,凌乱的呼吸,惊恐的心跳。

尹堂曜静静地躺着。

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一只苍白发紫的右手,从床架上跌落……

医生们紧张地边跑边喊——

“闪开——!!”

“快闪开——!”

走廊上的人们纷纷闪躲。

急救室的门早已大开。

医生、护士和担架床冲了进去!

“砰——”

门又重重地关上!

戚果果呆立在急救室外,她彻底地惊呆了,从没有想过原来生命可以这么脆弱。仿佛就在一刻钟前,尹堂曜和小米的画面还浪漫得让她心里酸甜甜的,然而转眼间,尹堂曜竟然心脏停止跳动被送进了医院。

在救护车开往医院的路上。裴优和急救医生努力地对尹堂曜进行心脏按压,为他人工呼吸,为他注射针剂。而尹堂曜静静地躺着,就像已经死了。

没有了心跳。

不就是……

已经死去了吗?

戚果果惊慌地发抖,她战栗着看向小米。

急救室门口上方的红灯亮着。

幽暗的红光照在小米苍白的脸上。她也在发抖,似乎想要冲进去急救室,又似乎不敢,只是双臂抱住自己的肩膀,一阵一阵地发抖。在急救室的红灯下,她的脸孔映得更加苍白如纸,好像比病床上的尹堂曜还要苍白,嘴唇惨白而颤抖。慢慢地,她双腿颤抖得仿佛站不住了,倚着急救室的门,她慢慢地滑下,双臂抱住肩膀瑟缩着滑下,不停地抖着,瑟缩成小小的一团。

“小米……”

戚果果迟疑地喊她,不知该怎样安慰她。

走廊里静悄悄。

一片死寂。

压抑得令人窒息的死寂。

透过急救室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心电图监护器“嘀——嘀——”地叫着,屏幕里画出一条没有变化的直线。

裴优苍白着脸俯身看去。

病床里,尹堂曜双眼紧闭,嘴唇紫得吓人,他双手松松地垂着,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只有鼻翼的天使闪出柔和的光芒。

医生拿起电击板。

“砰——!”

尹堂曜的身子高高弹起。

“加大电流!”医生急喊。

“砰————!!”

尹堂曜的身子又高高弹起,无力地落下。

“电流再加大!”

“砰——————!!!”

象松软的布偶,尹堂曜的身子被高高地吸起,然后,重重无力地跌回去。心电图的仪器“嘀——”地尖叫,一条直线,没有任何心跳的一条直线……

急救室外。

戚果果用力掩住嘴,惊恐让她无法说出话,她没有办法去安慰小米,她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来。

小米瑟缩着,她紧紧抱住自己,仿佛忽然间坠入了一个空洞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消失了,苍白眩晕的世界,死去永远不再醒来的世界。不停地发抖,她的面容呆滞,嘴唇惨白惨白,就好像在尹堂曜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她也一同死去了。

医院的走廊尽头忽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那一夜。

裴优抬头望着夜幕中的星星,星光也洒照在他的白衬衣上,他没有再去看曜和小米,唇边的微笑仿佛变得越来越寂寞。

可是——

因为没有再去看——

他没有发现曜的嘴唇渐渐紫得骇人,也没有发现曜的面容渐渐苍白得象天使的翅膀一样透明,更加没有发现曜拥抱小米的双手,指甲也紫白紫白得仿佛可以滴出血来。

当戚果果的尖叫惊恐地响起的时候。

裴优回头——

尹堂曜苍白着面孔昏倒在石台上,四周的烛光被带起的风声熄灭了一大片,小米扑过去抱住他的身子。

而当裴优赶到他的身边时。

尹堂曜躺在小米怀里,他的心跳已经停住了,静静的,一丝心跳都没有了,只有天使仍在他的鼻翼闪出柔和的光芒。

道路边的店子里,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一遍又一遍,仍旧在重复唱着那首歌——

“……

忘了有多久

再没听到你

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

我开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哭着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

也许你不会懂

从你说爱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

……

*** ***

深夜的仁爱医院。

急救车尖锐地呼啸着开进来,警示灯急速刺眼地闪动,医生和护士们从大门口冲过来,救护车后门打开,担架送出来!

慌乱的夜色。

“闪开——!”

担架床的轮子在地面飞快地滚动,医生们边查看病人苍白发紫的面容边焦急地推着床跑,护士高高举着吊瓶,凌乱慌张的脚步,凌乱慌张的人影,医院走廊里白花花眩晕的照明灯,凌乱的呼吸,惊恐的心跳。

尹堂曜静静地躺着。

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一只苍白发紫的右手,从床架上跌落……

医生们紧张地边跑边喊——

“闪开——!!”

“快闪开——!”

走廊上的人们纷纷闪躲。

急救室的门早已大开。

医生、护士和担架床冲了进去!

“砰——”

门又重重地关上!

戚果果呆立在急救室外,她彻底地惊呆了,从没有想过原来生命可以这么脆弱。仿佛就在一刻钟前,尹堂曜和小米的画面还浪漫得让她心里酸甜甜的,然而转眼间,尹堂曜竟然心脏停止跳动被送进了医院。

在救护车开往医院的路上。裴优和急救医生努力地对尹堂曜进行心脏按压,为他人工呼吸,为他注射针剂。而尹堂曜静静地躺着,就像已经死了。

没有了心跳。

不就是……

已经死去了吗?

戚果果惊慌地发抖,她战栗着看向小米。

急救室门口上方的红灯亮着。

幽暗的红光照在小米苍白的脸上。她也在发抖,似乎想要冲进去急救室,又似乎不敢,只是双臂抱住自己的肩膀,一阵一阵地发抖。在急救室的红灯下,她的脸孔映得更加苍白如纸,好像比病床上的尹堂曜还要苍白,嘴唇惨白而颤抖。慢慢地,她双腿颤抖得仿佛站不住了,倚着急救室的门,她慢慢地滑下,双臂抱住肩膀瑟缩着滑下,不停地抖着,瑟缩成小小的一团。

“小米……”

戚果果迟疑地喊她,不知该怎样安慰她。

走廊里静悄悄。

一片死寂。

压抑得令人窒息的死寂。

透过急救室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心电图监护器“嘀——嘀——”地叫着,屏幕里画出一条没有变化的直线。

裴优苍白着脸俯身看去。

病床里,尹堂曜双眼紧闭,嘴唇紫得吓人,他双手松松地垂着,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只有鼻翼的天使闪出柔和的光芒。

医生拿起电击板。

“砰——!”

尹堂曜的身子高高弹起。

“加大电流!”医生急喊。

“砰————!!”

尹堂曜的身子又高高弹起,无力地落下。

“电流再加大!”

“砰——————!!!”

象松软的布偶,尹堂曜的身子被高高地吸起,然后,重重无力地跌回去。心电图的仪器“嘀——”地尖叫,一条直线,没有任何心跳的一条直线……

急救室外。

戚果果用力掩住嘴,惊恐让她无法说出话,她没有办法去安慰小米,她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来。

小米瑟缩着,她紧紧抱住自己,仿佛忽然间坠入了一个空洞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消失了,苍白眩晕的世界,死去永远不再醒来的世界。不停地发抖,她的面容呆滞,嘴唇惨白惨白,就好像在尹堂曜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她也一同死去了。

医院的走廊尽头忽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