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更多

第九章(四)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屋外似刮了大风,吹得窗棂咯吱作响,我甚萧瑟起身去关窗户,回到床边上,夜华已脱了外袍抖开一条大被。
    我目瞪口呆将他望着。
    他熟稔地将床铺拍好,转头问我:“你是睡里边还是睡外边?”
    我看了眼床铺看了眼地,诚恳答他:“我还是睡地上罢。”
    他轻飘飘道:“我若有心要对你做些什么,不论你是睡地上还是睡床上,结果都是一样的。若你尚有法力在身,同我拼死打一场,大约也能做个两败俱伤,唔,可你的法力不是被我封了么?又或许容我私下揣测,浅浅你这么正是半推半就……”
    我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甚亲厚将被面掀开:“夜华君说的哪里话,我不是怕这床太小了怠慢你么,哈哈……你先请你先请,我习惯了睡外侧的。”
    他似笑非笑瞟了我一眼:“那就劳烦你熄灯了。”
    于是乎,我同夜华一个人睡里侧一个人睡外侧,总算安歇下了。
    如今我住的这进院落叫紫竹苑,大约是为了应这个名,里里外外便都种满了竹子。响十分凉快,初夏的夜里就更是凉快。只有一床薄被,我同夜华不仅须得同床共枕还须得同盖一床被子。我因背对着躺在床沿上,胳膊腿便都晾在被外,又没有仙气护体,冷得一阵一阵哆嗦。
    夜华呼吸绵长,想是已经睡着了,身上有淡淡狄花香。此情此境真是十分的要命,我往床沿边上挪挪,这漫漫长夜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夜华翻了个身。我赶紧再往床沿边上挪挪。
    背后夜华道:“你想不想我抱着你睡?”
    我呆了一呆。
    他没说话又翻了个身,我条件反射地继续朝床沿挪。
    通一声,掉床底下了。
    他哧地笑出声:“看吧,我方才还在想,若我不将你抱着,你今夜便时不时得往床底下滚一遭,果然。”
    我怅然道:“是这个床太小,床太小。”
    他一把将我从床下捞起来推到里侧:“是啊,我们两个人平躺着,中间居然还只能再睡下三四个人,这床委实太小了。”
    我只得干笑两声。
    因躺了里侧,是个易攻不易守的地形,我便更睡不着,偏偏夜华还靠得紧紧的,那桃花香一阵一阵飘过来,本上神今夜,是在受幽冥司十八层地狱下的苦刑啊。
    我正在唏嘘忧愁,夜华突然侧转身来面对面将我望着。
    我诧然看着他。
    他淡淡道:“想起一件事。”
    我屏住呼吸。
    他说:“浅浅,你可识得司音神君?”
    我怔了怔,将被子往上面拉了拉:“唔,昆仑虚墨渊上神的十七弟子,听是听说过,却从未有缘见过。七万年前鬼族之乱后,说是这位神君同墨渊上神一同归隐了。”
    夜华叹了口气道:“我原以为你会知道得更多些。”
    我呵欠道:“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
    他道:“鬼族之乱时,天君尚在做太子,小时候常听天君说,我长得同墨渊上神很有几分神似。”
    我在心中很赞同地点了回头,不仅神似,形也很似。
    他续道:“史册里虽没这么记载,但依天君的说法,鬼族那场大乱里,墨渊上神已经是灰飞烟灭了的,万万不会再偕同司音神君归隐。当时的老天君派了十八个上仙前去昆仑虚料理墨渊上神的身后事,却被司音神君一把折扇赶了出来,而后便是昆仑虚的大弟子上报,司音神君同墨渊上神的仙体一概不见了。”
    我做惊叹状道:“竟有这回事。”心中隐隐的痛。
    他点了点头:“七万年来未曾觅得司音神君仙踪,近日里,听说鬼族的离镜鬼君在四下寻找这位神君。昨日下面的一个魁星送了一副司音神君的丹青与我,据说正是这离镜鬼君作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果然道:“浅浅,恍一瞧,我还以为是女扮男装的你。”
    我打了个哈哈:“竟有这样的事。如此一说,这世间竟有两个人都长得同我很像。这位司音神君我虽然不太熟,不过离镜鬼君当年娶的王后却还同我们白家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她那王后正是我大嫂的小妹妹,你可真该去看一看,跟我却是长得一丝都不差的。”
    他沉吟了会儿,缓缓道:“哦?竟有这样的事,倒须得拜会拜会。”
    我唔了一声。
    他笑道:“我仿佛听见你在磨牙?你那位大嫂的妹妹,即便同你长得像,也决然没有你的神韵罢。”
    我抬头望了眼帐子,打了个呵欠,没答他。当年却是我没她的神韵。
    夜华睡得甚快,半盏茶功夫不到便没声了。他睡觉的教养良好,既不打呼也没磨牙,等闲连手脚也不乱动一动。我苦苦支撑了大约两个时辰,到后半夜,终于迷迷糊糊也睡着了。半梦半醒间,突然朦胧地想起一件很要紧的事,待要仔细想想,神智却已不太清明了。
    那一夜,似乎有一双手,冰凉冰凉地,轻轻抚摸我的眼睛。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