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 >
更多

《云中歌》小说——第17章:花事了(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17章:花事了(6)

许平君听到拍门声,立即迎了出来。

“云歌,刮着那么大的风,干什么去了?真正担心死人,怎么这么狼狈的样子……”

当她看到云歌束发的头绳是她给刘病已打的同心结时,语声咽在了口中。

刘病已把云歌交给许平君,“我去给云歌烧些热水,做些吃的。”转身去了厨房。

在路上,云歌主意已定,她想回家。

知道和刘病已、许平君相聚的时光已是有限,伤痛中又添了几分留恋。

许平君帮云歌舀了热水,给云歌洗脸净手。

云歌看许平君眼光时不时扫一眼她的头发,虽然笑着,神情却有些奇怪,她一面去摸自己的头发,一面笑问:“我的头发怎么了?”摸到绾着头发的发绳,她拿了下来,发现是一个同心结。

当日红衣教过她做。她后来才知道为什么红衣不肯打给她,要她自己动手。

同心结,结同心。

女子把自己的心意结在穗子中,系在心上人的腰上,希冀着永结同心。

云歌大窘,忙把同心结捋平,还给许平君,“我,我……”她想不出来如何解释明明挂在刘病已腰间的同心结怎么跑到了她的头上,因为她也很恍惚,只记得她和大哥在巷子里面走路。

许平君笑着把同心结收起,“没什么了!男人都对这些小事不上心,你大哥只怕根本分不清同心结和其它穗子的区别。”一面找了自己的发簪帮云歌把头发梳好、绾起,一面似乎十分不在意地问:“你和孟大哥怎么了?我最近在你大哥面前提起你和孟珏,你大哥的神色就有些古怪,孟大哥欺负你了吗?”

云歌听出了许平君语气下几分别的东西,心中又多了一重悲伤,感情已去,却不料友情也是这么脆弱,直到现在许平君仍旧不能相信她。

云歌忽然觉得长安城再无可留恋之人,侧身把许平君拽到自己身旁坐下,“姐姐,我要走了。”

“走?走哪里?”

“我要回家了。”

许平君愣住:“家?这里不就是你的家?什么?你是说西域?为什么?你大哥知道吗?”

云歌摇了摇头:“大哥不知道。我是突然决定的,而且我害怕告别,也不想告别了。”

“孟大哥呢?他不和你一块走?”

云歌的头倚在了许平君肩头,“他会娶霍家的小姐。”

“什么?”许平君怒气冲头,就要跳起来。

云歌抱住她,“姐姐,你有身子呢!可别乱生气,你看我都不生气。”云歌将金银花簪和钜子令放在许平君手中,“孟珏来时,你帮我把这两样东西给他。”

许平君想到她们和霍成君的差距,心头的火气慢慢平复了下去。再想到连云歌这般的人都有如此遭遇,不禁十分悲哀,“云歌,你不去争一争吗?为什么连争都不争就退让呢?你的鬼主意不是向来很多吗?你若想争,肯定能有办法。除了家世,你哪里不如霍家小姐了?”

“不值得。况且感情和别的事情不一样,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来也不见得幸福。”云歌伸手去抓盆子里的水,一只手用力想掬住水,可当她握成拳头的手从盆子里出来时,水都从指缝间溜走。她向许平君摊开手掌,里面没有握住一滴水,而另一只手随随便便从盆中一舀,反倒掌心都是水,“这就是感情,有时候越是用力,越是什么都没有。”

云歌的话说得饶有深意,许平君下意识地握住了袖中的同心结。不会,我自小知道的道理就是想要什么一定要自己去争取,我可以握住这个,我也一定可以握住我们的同心结。

“云歌,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为什么不能?我只是有些累,想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等我休息好了,也许就会来看你们。即使我不来长安,你和大哥也可以来看我。”云歌一直笑着说话,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神情憔悴,眉尖也是紧锁。

许平君轻拍着云歌的背,心下舍不得,还想劝一下云歌,但话语在心头徘徊了几圈后,叹了口气,未再说话。

霍府嫁女,到时候只怕比公主大婚还盛大,云歌若留在长安城,难道让她去看长安城大街小巷的热闹吗?况且没有了孟珏,云歌就是独自一人了……

“你什么时候走?”

“我不想再见他了,自然是越早越好。”

许平君眼里有了泪花;“云歌……”

云歌声音也有些哽咽;“不要哭!老人说怀孕的人不能哭,否则以后孩子也爱哭。”

听到刘病已在外面叫:“可以吃饭了。”

许平君立即擦去了眼角的泪,云歌笑着小声说:“等我走了你再告诉大哥。”许平君犹豫了一瞬,点点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