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 >
更多

《云中歌》小说——第17章:花事了(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17章:花事了(5)

云歌强笑了笑:“没有,只是有些累了。我今天在外面忙了一天,侯伯伯,我想先回去休息了。您住哪里,我得空时再去看你,或者我们西域见,到时一定给您做菜吃。”

侯老头指了指前面的客栈,“就在那里落脚。今夜的风肯定还要大,乖云歌儿,你快回去好好休息,回头打起精神,好好给师傅做几道菜。”

―――――――――――――

漆黑的夜,风越吹越大。

无数的树叶在风中呼旋,从云歌头上、脸旁飞过,将本就看不清前方的黑夜搅得更是支离破碎,一片迷朦。

云歌茫然地走在混乱的天地间。

很多东西,曾经以为天长地久的东西,原来坍塌只是一瞬间。

曾以为他和她是长安城内一场最诗意的相逢,像无数传奇故事,落难女子,巧遇翩翩公子搭救,救下的却是一生一世的缘分。

可原来真相是这样,他拿了她的钱袋,然后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施恩,让没有生活经验、没有钱的她只能依靠他,但他没有想到她会凭借菜肴赚钱,根本就没有依靠他。他的计谋虽然没有得逞,可他毕竟用这个法子强行闯入了她的世界。

难怪他会在深夜弹奏《采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他既然是侯伯伯的徒弟,那大概听侯伯伯提过二哥,也许本就知道《采薇》是二哥最喜欢的曲子。

当时还以为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却原来又是有意为之。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如此对她?她哪里就值得他花费这么多心思?

她拔下了头上绾发的金银花簪,又掏出怀中风叔给的钜子令仔细看着。当日的一幕幕,一点一滴都从脑中仔细回放过。

父母禁止她进入汉朝疆域,自己家中却一切都是汉人习俗。

风叔叔对她异样关爱,还有对她家人的打探,当时以为是因为侄子的终身大事,所以需要了解她的出身背景,现在想来,当日风叔叔的问题其实句句都只是想知道她的父母过得好不好。

如果没有她,风叔叔那天对孟珏的惩罚会是什么?禁止他使用任何钱财和人脉?

他向她表白心意,告诉她不会再和霍成君往来时,正是风叔叔重病时,想必那个时候,风叔叔正在思考把家业交给谁。

他特意带着她去见风叔叔。

…………

云歌蓦然大笑起来。笑得身子发软,人一寸寸地往地上滑。

她的身子缩成了一团,抱着膝盖,头埋在膝盖间,一个人蹲在漆黑的街道中央。

风刮起落叶呼啸着吹过她的身子,失去了绾束的一头发丝被风吹得张扬飞舞。

云歌迟迟未回家,刘病已打着灯笼寻到这里。

看到一条长长的街道,空旷凄凉。

一个缩得很小很小的人,缩得像是一个蜗牛,蜷缩在街道中央。

在漫天落叶飞舞中,青丝也在飞舞,张扬出的全是伤心。

刘病已心悸,一步步小心地靠近云歌,只觉一不小心那个人儿也会随着落叶消失在风中。

“云歌,云歌……”

地上的云歌却听而不闻。

因为风太大,手中的灯笼被风吹得直打旋,一个翻转,里面的火烛点燃了灯笼,在他手中忽地窜起一团火焰。

原本昏黄的光芒骤然变得灿亮,云歌被光亮惊动,抬头看向刘病已。

长长的睫毛上仍有泪珠,脸上却是一个渺茫的笑。娇颜若花,在跳跃的火光下,恍惚如月下荷花上的第一颗露珠。

火光淡去,云歌的面容又隐在了黑暗中。

刘病已呆站了好一会,才扔掉了手中已无灯笼的竹竿,弯身扶云歌站起。

握住了云歌零乱的发,看到云歌手里拿着一只簪子,他想拿过来,先替她把头发绾好,云歌却握着不肯松手。

刘病已无奈,只能随手解下腰间挂着的同心结,用做发绳,把云歌的头发绾起、束好。

刘病已护着云歌避开风口,找了小巷子绕道回家。

两人走了很久后,云歌似乎才清醒,一下停住了脚步:“我想回家,我不想再见他。”

刘病已很温和地说:“我们就要到家了。他晚饭前来过一次,看你不在,就又走了。他让我们转告你,他要去见一个人,办些事情,这一两天恐怕没有空,等忙完后再来看你。”

云歌听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停住的脚步又动起来。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等他做选择了吗?”

云歌摇了摇头,“没什么。”

云歌的脾气看着随和,执拗起来却非同一般。

刘病已知她不愿意说,也就不再问,只说:“回家后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哥和你保证,一切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