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 >
更多

《云中歌》小说——第13章:月虹歌(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第13章:月虹歌(4)

“有一次我们在沙漠中迷路了,就看到了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彩虹。我当时因为脱水,全身无力,二哥自己水囊里的水舍不得喝,尽力留着给我。他明知道沙漠里脱水的人一定要喝盐水才能活下去,可当时我们到哪里去找盐水?他根本不该在我身上浪费水和精力。他却一直背着我。我还记得他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别睡,别睡,小弟,你看前面,多美丽!我们就快要到了。’”

孟珏笑看着月光虹,思绪似乎飞回了当日的记忆,面上的表情十分柔和。

绝境中,能被一个人不顾性命、不离不弃地照顾,那应该是幸福和幸运的事情。

因为即使绝望,仍会感到温暖。

云歌一面为两个孩子的遭遇紧张,一面却为孟珏高兴,“你们怎么走出沙漠的?”

“幸亏遇见了我义父,两个差点被蜃吞掉的傻子才活了下来。我跟在义父身边读书识字,学各种各样的技艺。二哥却只待了半年时间,学了些武功和手艺就离开了,他想回汉朝寻找失散的妹妹。”

“后来呢?你二哥呢?”

孟珏默默凝视着月光虹,良久后才说:“后来,等我找到他时,他已经死了。”

云歌静静对着月光虹行了一礼。

起来时,因为单脚用力,身子有些不稳,孟珏扶住了她的胳膊。

孟珏对云歌而言,一直似近实远。

有时候,即使他坐在她身边,她也会觉得他离她很远。

今夜,那个完美无缺、风仪出众的孟珏消失不见了,可第一次,云歌觉得孟珏真真切切地站在自己身侧。

“你叫他二哥,那你还有一个大哥?”

孟珏没有立即回答,似乎在凝神思索,好一会后,他的眼睛中透了笑意:“是,就小贺那个疯子。他和二哥是结拜兄弟,也算是我的兄长了。”

他们面前的月光虹,弯弯如桥,似乎一端连着现在,一端连着幸福,只要他们肯踏出那一步,肯沿着彩虹指引的方向去走,就能走到彼端的幸福。

而此时,孟珏的漆黑双眸,正专注地凝视着她。

云歌知道孟珏已经踏出了他的那一步。

云歌握住了孟珏的手,孟珏的手指冰凉,可云歌的手很暖和。

孟珏缓缓反握住了云歌的手。

随着月亮的移动,彩虹消失。孟珏又背起了云歌,“还想去哪里看?”

“嗯……随便。只想一直就这么走下去,一直走下去,一直走下去……”云歌不知道孟珏是否能听懂她“一直走下去”的意思,可她仍然忍不住地,微笑着一遍遍说“一直走下去”。

本来很倒霉的一天,却因为一个人,一下就全变了。

云歌的心情就像月夜下的霓虹,散发着七彩光辉。

听到孟珏笑说:“很好听的歌,这里离行宫很远,可以唱大声点。”

云歌才意识到自己在细声哼着曲子。

居然是这首曲子,她怔忡,孟珏轻声笑问:“怎么了?不愿意为我唱歌吗?”

云歌笑摇摇头,轻声唱起来。

孟珏第一次知道,云歌的歌声竟是如此美,清丽悦耳,婉转悠扬,像悠悠白云间传来的歌声。

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在寂静的夜色中,借着温暖的风,远远地飘了出去。

飘过草地,飘过山谷,飘过灌木,飘到了山道……

――――――――――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花儿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

马车中的刘弗陵猛然掀起了帘子,于安立即叫了声“停”,躬下身子静听吩咐。

刘弗陵凝神听了会,强压着激动问于安,“你听到了吗?”

于安疑惑地问:“听到什么?好像是歌声。”

刘弗陵跳下了马车,离开山道,直接从野草石岩间追着声音而去。

于安吓得立即追上去,“皇上,皇上,皇上想查什么,奴才立即派人去查,皇上还是先去行宫。”

刘弗陵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于安的话,只是凝神听一会歌声,然后大步追逐一会。

于安和其他太监只能跟在刘弗陵身后听听走走。

风中的歌声,若有若无,很难分辨,细小到连走路的声音都会掩盖住它,可这对刘弗陵而言,是心中最熟悉的曲调,不管多小声,只要她在唱,他就能听到。

循着歌声只按最近的方向走,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路。

密生的树林,长着刺的灌木把刘弗陵的衣袍划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