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 >
更多

《云中歌》小说——第4章:戏外戏(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一个正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一个是眼中有泪,面颊绯红。

孟珏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面上的笑容却是温润如春风,带着歉意说:“我似乎进来的不是时候。”

云歌立即从刘病已怀中跳了出来,涨红着脸,急急分辩,“不是的,不是的。”

刘病已双手交握于胸前,斜斜依着橱柜,一派毫不在意的洒脱,“孟兄吗?已经听平君讲了一下午的你,果然是丰神如玉,气度华贵。难得的是孟兄肯屈尊与我们相交。”

孟珏拱手为礼,“直接叫我孟珏就好了,我不过是‘士。农。工。商’四民中位于最底层的商贾,哪里来的屈尊一说?”

“商贾吕不韦以王孙为奇货,拿天下做生意,一统**的秦始皇还要尊称他为仲父。”刘病已瞟了眼云歌,“雅厨短短时间内就能在长安城立足,绝非云歌一人之力,只怕幕后出力谋划的人正是孟兄,孟兄这个商贾谁敢低估?”

孟珏淡笑:“病已兄更令人赞佩,人刚出死牢,却对长安城的风吹草动如此清楚。”

云歌看看温润如玉的孟珏。再看看倜傥随意的刘病已,无趣地叹了口气,低下头专心干活,任由他们两个在那里打着机锋。

这个已经炖得差不多,可以只焖着了。

丸子该下锅了。

盛葱的盘子放这里,盛姜的盘子放这里,盛油的盘子放这里。

……这个放……

地方被刘病已的身子给挡住了。

那就……

刘病已无意识地接过盘子拿着。

嗯!就放这里了……

还有这个呢?孟珏的手还空着……

放这里了。

许平君进门后,眼睛立即瞪得大大。

云歌像只忙碌的小蜜蜂一样飞来飞去,时不时要穿绕过杵在厨房中间的两个男子。

两个男子正在聊天。

一个捧着一个碟子,一个端着一个碗。

病已倒罢了,毕竟不是没有见过他端碟子的样子。

可孟珏……这样一个人……手中该握的是美人手。夜光杯。狼毫笔……

反正没有一样会是一碗黑黢黢的麦酱。

不过,最让许平君瞪眼的却是云歌视美色若等闲。废物利用。见缝插针的本事。

许平君一手拿过碗,一手拿过碟子,“去去去,要说话到外面去,挡在这里干什么?没看人家都要忙死了,还要给你们两个让路。”

两个一来一往地打着机锋的人,已经从秦朝商贾聊到了官府禁止民间经营盐铁。现行的赋税……甚至汉朝对匈奴四夷的政策。

因为两个人都在民间长大,亲眼目睹和亲身感受了百姓的艰辛;都从小就颠沛流离。吃过不少苦;都一直留心朝政和朝中势力变化;又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对很多事情的看法观点,惊人的一致。

在一来一往的试探和交锋中,居然不知不觉地生出了几分投契。

此时被许平君一岔,才回过神来,彼此愣了一下,蓦地都笑起来。

在对彼此的戒备中,还是滋生了几分对彼此的欣赏赞叹。

刘病已顺手抄了一壶酒,孟珏见状,经过碗橱时顺手拿了两个酒杯,两人会心一笑,并肩向外行去。

云歌看许平君切菜时,一个失手险些切到手,忙一把拿过了刀,“许姐姐,我来吧!你说去家里取酒,怎么去了这么久?”

许平君转到灶台后,帮云歌看火,“没什么,有些事情耽搁了。”

过了半晌,许平君实在是琢磨不透,现在又已经和云歌的感情很好,才把实情说出,“我去了一趟当铺。前段日子因为要用钱,我把病已放在我这里的一块玉佩当了。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那是病已的家人留下的唯一东西,是他的一点念想,所以明知道当的是死当,根本没有机会赎回来,可我总是不甘心,想去看看。可你猜猜发生了什么?我刚进店铺,店主看到我来,竟然迎了出来,还没有等我开口,就说什么我的玉佩根本卖不出去,和我说只要我把原先卖的价钱还给他,我就能把玉佩拿回来,我立即求店主帮我留着玉佩,我尽快筹钱给他,结果他居然把玉佩直接交给我了,说我在欠据上押个手印就好,钱筹到了给他送过去就行。云歌,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

云歌暗皱眉头,对那个当铺老板颇恼怒。

亏得他还是个生意人,怎么如此办事?

嘴里却只能轻快地说:“想那么多干什么?玉佩能赎回来就行!反正你又不是白拿,也不欠他什么,况且东西本来就是你的。”

许平君笑着摇摇头,“说得也是,玉佩能拿回来就好,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病已说。云歌,你能不能先……”

云歌笑应道:“好。”

许平君爽朗地笑起来,“谢谢你了,好妹子。虽然知道你不缺钱,不过我还是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没有那么快还给你呀!只能慢慢还。”

不缺钱?

唉!还没有仔细和孟珏算过,那些钱也不知道何时还得清。

以后要和许姐姐学着点如何精打细算。节省过日。

云歌侧头朝许平君做了个鬼脸,“把你的酿酒方子给我,我就不要你还钱了。”

许平君笑哼了一声,“美得你!家传之秘,千金不卖!”

她走到厨房门口向外看了看,确定无人后又走回云歌身侧,“其实那都是我骗人的。我爹喝酒倒是很能行,酿酒一点不会。我那酒就是普通的高粱酒,只不过封存时有些特殊,不是用陶罐密存,而是封于经年老竹的竹筒中,等开封后自然暗含竹子的清香。”

云歌笑叫起来:“啊!原来如此!我也怀疑过是竹香,还试着将竹叶浸入酒中,酒虽然有了清香,可因叶片经脉淡薄,草木的苦涩味也很快入了酒。如果收集竹叶上的露水,味道比姐姐做得清淡,却也不错,只是做法实在太矜贵,自制自饮还好,拿来卖钱可不实际。没想到这么简单……许姐姐,你真聪明!”

“我倒是很想受你这句赞,可惜法子不是我想的,这是病已想出来的法子。病已虽然很少干农活和家里的这些活计,可只要他碰过的,总会有些古怪法子让事情变得简单容易。”

云歌呆了下,又立即笑着说:“许姐姐,你既然把方子告诉我了,那钱就不要还了。”

“我几时说过要卖我的酒方了?借钱就是借钱,少给我罗嗦,你不借,我去找孟公子借。”许平君一脸不快。

云歌忙赔着笑说:“好姐姐,是我说错话了。借钱归借钱,酒方归酒方。”

许平君嗔了云歌一眼,笑起来。

云歌的菜已经陆续做好,只剩最后一道汤还没有好。

云歌让许平君先把菜端出去,“你们先吃吧!不用特意等我,我这边马上就好。”

许平君用食盒把菜肴装好,一个人先去了。

云歌把滚烫的陶罐放在竹篮里,拎着竹篮向花园行去。

暮色初降。

一弯如女子秀眉的月牙,刚爬上了柳梢头。

天气不热也不冷。

行走在花木间,闻着草木清香,分外舒服。

云歌不禁深深吸了吸鼻子,浓郁的芍药花香中夹着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沁入心脾。

云歌停住了脚步,虽然住的时间不算长,可这个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早已经熟悉,绝对没有檀木。

隐隐听到衣袍的悉挲声。

“谁?谁躲在那里?”

“我好端端地躺在这里看月亮,何来‘躲’这一字?”

一把低沉的男子声音,在浸染着白芍药的夜风中无端端地透出魅惑,云歌心中惊讶,这个园子只有她和孟珏住,怎么会有陌生男子?

她分开花木,深走了几步。

柳树后是一个种满了芍药的花圃。

本该缀满花朵的枝头,此时却全变得光秃秃。

满花圃的芍药花都被采了下来,堆在青石上。

一片芬芳的月白花瓣中,一个身着暗紫团花镶金纹袍的男子正躺在其中。

五官俊美异常,眼睛似闭非闭,唇角微扬,似含情若无意。

黑发未束,衣带松懈,零星花瓣散落在他的黑发和紫袍间。

月夜下有一种不真实的美丽和妖异。

好一个辣手摧花!竟然片朵不留!

云歌半骇半笑地叹气,“你好歹给我留几个花骨朵,我本来还打算过几日收集了花瓣做糕点呢!”

男子微微睁开眼,却是依旧看着天空,“石板太凉。”

云歌看到他清亮的眼眸,才认出了这个男子,“你……你是那天买了隐席位置的客人,你怎么在这里?你是那块玉之王的朋友?他怎么没有请你和我们一块吃饭呢?他不想别人知道他和你认识?”

云歌短短几句话,全是问句,却是句句自问自答。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