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上元灯节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孟珏,你看……”霍成君侧头对孟珏笑语,却发现孟珏定定立在原地,凝望着远方。
    霍成君顺着孟珏的视线看向了侧前方,她的笑容瞬时灰飞烟灭。
    两座角楼之间,穿着几根黑色粗绳,绳上垂了一串串灯笼,每串上都有二十多个白绢灯。因绳子与黑夜同色,若不注意看,很难发现。
    遥遥看去,黑色夜幕中,无数宝灯在虚空中熠熠生辉,如水晶瀑布,九天而落。
    水晶瀑布前,一个女子内着淡绿裙裳,外披白狐斗篷,手里正举着一个八角宫灯,半仰着头,仔细欣赏着。
    不但人相撞,竟连衣裳颜色都相撞!
    刹那间,霍成君忽然心思通明,盯着云歌身上的绿色,悲极反笑。
    今夜,原来一如以前的无数个日子,都只是老天和她开的玩笑。老天给了她多美的开始,就会给她多残酷的结束。
    今夜,并不是她的。
    云歌实在喜欢手中的宫灯,可无论七喜给多少钱,做宫灯的年轻书生都不肯卖,只说他们若猜中谜,宫灯白送,若猜不中,千金不卖。
    抹茶和富裕,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地说了半晌,书生只是微笑摇头。
    云歌不善猜谜,试了两次,都未一口气连续猜中三个,又不喜欢这种太费脑子的事情,只得无奈放弃。
    宫灯递还给书生,回身想走,却在回头的刹那,脚步定在了地上。
    蓦然回首:
    故人、往事、前尘,竟都在灯火阑珊处。
    花灯下,人潮中。
    孟珏和霍成君并肩而立,仿若神仙眷侣。
    云歌凝视了他们一瞬,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在唇边浮开。平心而论,孟珏和霍成君真的是一对璧人。
    孟珏从人流中横穿而来,脚步匆匆。
    霍成君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随在孟珏身后而去。
    刘病已一边挤着人潮而过,一边喃喃说:“天官果然是过节去了!”
    孟珏本以为云歌一见他,又会转身就走,却不料云歌微笑静站,似等着他到。
    等急匆匆走到云歌面前,他却有些语滞,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云歌含笑问:“你们来看灯?”
    刘病已低着头,噗哧一声笑。云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孟珏对云歌说:“我和病已出来看灯,路上偶然遇见霍小姐。”
    霍成君眼中一暗,撇过了头,云歌却好象什么都没有听到,只问刘病已:“大哥,姐姐的伤恢复得如何?”
    碍于霍成君,刘病已不想多提此事,含糊地点了点头,“很好。”
    孟珏看了眼云歌刚拿过的宫灯,“看你很喜欢,怎么不要了?”
    云歌指了指灯谜,无能为力地一笑。忽想起,来的这三个人,可都是很喜欢动脑筋、耍心思的。她走到刘病已身旁,笑说:“一人只要连猜中三个灯谜就可以得到那盏宫灯,大哥,你帮我猜了来,可好?”
    刘病已瞟了眼孟珏,虽看他并无不悦,但也不想直接答应云歌,恩啊了两声后说:“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霍成君随手往案上嫡罐里丢了几枚钱,让书生抽一个谜题给她来猜。一手接过竹签,一边笑问云歌:“你怎么出宫了?皇……公子没有陪你来看灯吗?皇公子才思过人,你就是想要十个宫灯,也随便拿。”
    云歌的身份的确不能轻易出宫,说自己溜出来的,肯定是错,说刘弗陵知道,也不妥当,所以云歌只是面上嘻嘻笑着,未立即回答霍成君。
    自见到霍成君出现,就全心戒备的富裕忙回道:“于总管对今年宫里采办的花灯不甚满意,命奴才们来看看民间的样式。奴才们都不识字,也不会画画,所以于总管特许云姑娘出宫,有什么好样式,先记下来,明年上元节,可以命人照做。”
    霍成君心内本就有怨不能发,富裕竟往她气头上撞,她冷笑着问富裕,“我问你话了吗?抢话、插话也是于总管吩咐的吗?”
    富裕立即躬身谢罪,“奴才知错。”
    霍成君冷哼,“光是知道了么?”
    富裕举手要扇自己耳光,云歌笑挡住了富裕的手,“奴才插到主子之间说话,才叫‘抢话、插话’。我也是个奴婢,何来‘抢话插话’一说?小姐问话,奴婢未及时回小姐,富裕怕误了小姐的工夫,才赶紧回了小姐的话,他应没有错,错的是奴婢,请小姐责罚。”
    霍成君吃了云歌一个软钉子,深吸了口气方抑住胸中的怒意,娇笑道:“云小姐可真会说话。听闻皇公子在你榻上已歇息过了,我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责罚你呀!”
    正提笔写谜底的孟珏猛地扭头看向云歌,墨黑双眸中,波涛翻涌。
    刘病已忙大叫一声,“这个谜语我猜出来了!‘江山万民为贵,朝廷百官为轻。’可是这两个字?”
    刘病已取过案上的毛笔,在竹片上写了个“大”和“小”字,递给制谜书生,书生笑道:“恭喜公子,猜对了。可以拿一个小南瓜灯。若能连猜对两个谜语,可以拿荷花灯,若猜对三个,就可以拿今天晚上的头奖。”书生指了指云歌刚才看过的宫灯。
    刘病已呵呵笑问:“你们不恭喜我吗?”却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
    孟珏仍盯着云歌。
    云歌虽对霍成君的话有气,可更被孟珏盯得气,不满地瞪了回去。先不说霍成君的鬼话值不值得信,就算是真的,又如何?你凭什么这样子看着我,好象我做了什么错事!你自己又如何?
    刘病已看霍成君笑吟吟地还想说话,忙问:“霍小姐,你的谜题可有头绪了?”
    霍成君这才记起手中还有一个灯谜,笑拿起竹签,和刘病已同看。
    “思君已别二十载。”
    这个谜语并不难,刘病已立即猜到,笑道:“此乃谐音谜。”
    霍成君也已想到,脸色一暗,看向孟珏,孟珏的眼中却哪里有她?
    “二十”的大写“廿”正是“念”字发音,思之二十载,意寓不忘。
    刘病已提笔将谜底写出:“念念不忘。”递给书生。
    刘病已轻叹口气,低声说:“伤敌一分,自伤三分,何必自苦?”
    霍成君既没有亲密的姐妹,也没有要好的朋友,所有心事都只有自己知道,从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的伤和苦。刘病已的话半带怜半带劝,恰击中霍成君的心,她眼中的不甘渐渐化成了哀伤。
    孟珏半抓半握着云歌的手腕,强带了云歌离开。
    刘病已看他们二人离去,反倒松了口气,要不然霍成君和云歌凑在一起,中间夹着一个孟珏,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花市灯如昼、人如潮,笑语欢声不绝。
    霍成君却只觉得这些热闹显得自己越发孤单,未和刘病已打招呼,就想离开。
    书生叫道:“你们轻易就猜中了两个谜,不想再猜一个吗?”
    霍成君冷冷瞟了眼云歌喜欢的宫灯,提步就去。
    书生拿着孟珏写了一半的竹签,急道:“这个谜语,大前年我就拿出来让人猜,猜到了今年,都一直没有人猜中。我看这位公子,才思十分敏捷,难道不想试一试吗?”
    刘病已叫住霍成君,“霍小姐,既然来了,不妨尽兴游玩一次,毕竟一年只这一回。若不嫌弃,可否让在下帮小姐猜盏灯玩?”
    霍成君默默站了会儿,点点头:“你说得对,就这一次了。”打起精神,笑问书生,“你这个谜语真猜了三年?”
    书生一脸傲气,自得地说:“当然!”
    刘病已笑说:“我们不要你的这盏宫灯,你可还有别的灯?若有这位小姐喜欢的,我就猜猜你的谜,若没有,我们只能去别家了。”
    书生看着头顶的宫灯,不知道这灯哪里不好。想了一下,蹲下身子,在一堆箱笼间寻找。
    霍成君听到刘病已的话,不禁侧头深看了眼刘病已。
    现在的他早非落魄长安的斗鸡走狗之辈,全身再无半点寒酸气。发束蓝玉宝冠,身着湖蓝锦袍,脚蹬黑缎官靴。腰上却未如一般官员悬挂玉饰,而是系了一柄短剑,更显得人英姿轩昂。
    书生抱了个箱子出来,珍而重之地打开,提出一盏八角垂绦宫灯。样式与云歌先前喜欢的一模一样,做工却更加精致。灯骨用的是罕见的岭南白竹,灯的八个面是用冰鲛纱所做,上绣了八幅图,讲述嫦娥奔月的故事。画中女子体态婀娜,姿容秀美。神态或喜、或愁、或怒、或泣,无不逼真动人,就是与宫中御用的绣品相较也毫不逊色,反更多了几分别致。
    霍成君还是妙龄少女,虽心思比同龄女孩复杂,可爱美乃人之天性,如何会不喜欢这般美丽的宫灯?更何况此灯比云歌的灯远胜一筹。
    她拎着灯越看越喜欢,赏玩了半晌,才十分不舍地还给书生。
    刘病已见状,笑对书生说:“把你的谜拿过来吧!”
    书生递过竹签,刘病已看正面写着“暗香晴雪”,背面写着“打一字”。凝神想了会儿,似明非明,只是不能肯定。
    霍成君思索了一会,觉得毫无头绪,不愿再想,只静静看着刘病已。
    书生看刘病已未如先前两个谜语,张口就猜,不禁又是得意又是失望。
    刘病已把竹签翻转到正面,看到孟珏在下边写了句未完成的话,“暗香笼……”
    书生纳闷地说:“不知道起先那位公子什么意思,这个谜底是打一个字而已,他怎么好象要写一句话?”
    刘病已心中肯定了答案,也明白了孟珏为何要写一句话,孟大公子定是有点不满这位书生对云歌的狂傲刁难,所以决定“回敬”他几分颜色,奚落一下他自以为傲的才华。
    刘病已笑提起笔,刚想接着孟珏的续写,可忽然心中生出了几分不舒服和憋闷,思索了一瞬,在孟珏的字旁边,重新起头,写道:“暗香深浅笼晴雪。”写完后,凝视着自己的自己笑了笑,将竹签递回书生,径直提过灯笼,双手送到霍成君面前,弯身行礼道:“请小姐笑纳。”
    一旁围着看热闹的男女都笑拍起手来,他们看霍成君荆钗布裙,刘病已贵公子打扮,还以为又是上元节的一段偶遇和佳话。
    霍成君此生收过不少重礼,可这样的礼物却是第一次收到,听到众人笑嚷“收下,收下。”只觉得大违自小的闺门教导,可心中却有异样的新鲜,半恼半羞中,袅袅弯身对刘病已裣衽一礼:“多谢公子。”起身后,也是双手接过宫灯。
    刘病已会心一笑,霍成君倒有些不好意思,拿着宫灯,在众人善意的哄笑声中,匆匆挤出了人群。
    刘病已也匆匆挤出了人群,随霍成君而去。
    书生捧着竹签,喃喃自语,看看自己的谜题:“暗香晴雪。”再瞅瞅孟珏未完成的谜底:“暗香笼……笼……暗香笼晴雪。”最后看着刘病已的,笑着念道:“暗香深浅笼晴雪。好,好,猜得好!对的好!”孟珏和刘病已以谜面回答谜面,三句话射得都是同一个字,可谜面却是一句更比一句好。
    书生倒是没有介意刘病已笔下的奚落,笑赞道:“公子真乃……”抬头间,却早无刘病已、霍成君的身影,只街上的人潮依旧川流不息。
    有人想要投钱猜谜,书生挥手让他们走。游客不满,可书生挥手间,一扫先前的文弱酸腐,竟有生杀予夺的气态,游客心生敬畏,只能抱怨着离去。
    书生开始收拾灯笼,准备离开。
    今夜见到这四人,已经不虚此行。让父亲至死念念不忘、令母亲郁郁而殁奠朝果然地灵人杰!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