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呦呦鹿鸣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云歌的脑海中,仍回荡着刚才看到克尔嗒嗒的刀砍向孟珏的画面。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惊叫,只记得自己好像跳起来,冲了出去,然后……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个人突兀地站在赛台前了。
    她在孟珏眼内看到了什么?
    她只觉得那一瞬,她看到的一切,让她心痛如刀绞。
    可再看过去时……
    什么都没有。
    孟珏的眼睛如往常一样,是平静温和,却没有暖意的墨黑。
    云歌猛然撇过了头。
    却撞上了另一个人的视线。
    刘弗陵孤零零一人坐在高处,安静地凝视着她。
    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自己的失态,看到了自己的失控,看到了一切。
    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可她害怕他眼中的裂痕。
    他的裂痕也会烙在她的心上。
    她忽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十分刺眼,忙一步步退回座位,胸中的愧疚、难过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却看见他冲她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如此。
    他能理解,她似乎都能感觉出他眼中的劝慰。
    云歌心中辛酸、感动交杂,难言的滋味。
    满殿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很多人或因为不懂武功,或因为距离、角度等原因,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孟珏的剑刺入克尔嗒嗒的侧肋,克尔嗒嗒的刀砍在了孟珏的脖上。
    只有居高临下的于安看清楚了一切,还有坐在近前的刘病已半看半猜地明白了几分。
    阿丽雅不明白,哥哥都已经赢了,为什么还一直在发呆?
    她站起对刘弗陵说:“皇上,王兄的刀砍在孟珏要害,王兄若没有停刀,孟珏肯定会死,那么孟珏的剑即使刺到王兄,也只能轻伤到王兄。”
    刘弗陵看了眼于安,于安点了点头。阿丽雅说的完全正确,只除了一点点,但这一点点除了孟珏,任何人都不能真正明白。
    刘弗陵宣布:“这场比试,羌族王子获胜。朕谢过王子的刀下留情。”
    孟珏淡淡对克尔嗒嗒拱了下手,就转身下了赛台。
    太医忙迎上来,帮他止血裹伤。
    克尔嗒嗒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话都不能说,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地跳下赛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刘病已看看脸色煞白、神情恍惚的云歌,再看看面无表情望着这边的刘弗陵,叹了口气,“云歌,你还能不能比试?若不能……”
    云歌深吸了口气,打起精神,笑说:“怎么不能?现在要全靠我了!若没有我,看你们怎么办?”
    刘病已苦笑,本以为稳赢的局面居然出了差错。
    “云歌,千万不要勉强!”
    云歌笑点点头,行云流水般地飘到台前,单足点地的同时,手在台面借力,身子跃起,若仙鹤轻翔,飘然落在台上。
    阿丽雅看到云歌上台的姿势,微点了下头。云歌的动作十分漂亮利落,显然受过高手指点,看来是一个值得一斗的人。
    不过,阿丽雅若知道真相是……
    云歌学得最好的武功就是腾挪闪跃的轻身功夫,而轻身功夫中学得最好的又只是上树翻墙。并且刚才那一个上台姿势,看似随意,其实是云歌坐在台下,从目测,到估计,又把父母、兄长、朋友,所有人教过她的东西,全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精恤选了一个最具“表现魅力”的姿态。
    估计阿丽雅若知道了这些,以她的骄傲,只怕会立即要求刘弗陵换人,找个值得一斗的人给她。
    阿丽雅轻轻一挥鞭子,手中的马鞭“啪”一声响。
    “这就是我的兵器。你的呢?”
    云歌挠着脑袋,皱眉思索,十分为难的样子。
    阿丽雅有些不耐烦,“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平日用什么武器,就用什么。”
    云歌抱歉地笑:“我会用的武器太多了,一时难以决定。嗯……就用弯刀吧!”
    弯刀虽然是游牧民族最常用的兵器,却也是极难练好的兵器,云歌竟然敢用弯刀对敌,想来武功不弱。听云歌话里的意思,她的武艺还十分广博,阿丽雅知道遇到高手,心内戒备,再不敢轻易动气。
    云歌又笑嘻嘻地说:“汉人很少用弯刀,恐怕一时间难找,公主可有合适的弯刀借我用用?”
    阿丽雅腰间就挂着一柄弯刀,闻言,一声不吭地将腰间的弯刀解下,递给云歌。心中又添了一重谨慎。云歌不但艺高,而且心思细腻,不给自己留下丝毫不必要的危机。
    刘病已有些晕。
    云歌她不诱敌大意,反倒在步步进逼?
    刘病已郁闷地问裹好伤口后,坐过来的孟珏:“云歌想做什么?她还嫌人家武功不够高吗?”
    孟珏没什么惯常的笑意,板着脸说:“不知道。”
    云歌拿过弯刀在手里把玩着。
    “公主,刚才的比试实在很吓人。公主生得如此美貌,一定不想一个不小心身上、脸上留下疤痕。我也正值芳龄,学会的情歌还没有唱给心上人听呢!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可不想心里的情意还没有表达就死掉了。我们不如文斗吧!既可以比试武功高低,也可以避开没有必要的伤害。”
    听到身后女眷席上的鄙夷、不屑声,刘病已彻底、完全地被云歌弄晕了。
    云歌究竟想做什么?
    不过倒是第一次知道了,这丫头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原来这么高。她若唱情歌,会有人不接受吗?
    刘病已苦笑。
    阿丽雅想到哥哥刚才的比试,瞟了眼孟珏脖上的伤口,心有余悸。
    她虽然善用鞭,可鞭子的锋利毕竟不能和弯刀相比。云歌手中的弯刀是父王在她十三岁生日时,找了大食最好的工匠锻造给她的成人礼,锋利无比。
    看云歌刚才上台的动作,她的轻身功夫定然十分厉害,自己却因为从小在马背上来去,下盘的功夫很弱。
    若真被云歌在脸上划一道……
    那不如死了算了!
    而且云歌的那句“学会的情歌还没有唱给心上人听”,触动了她的女儿心思,只觉思绪悠悠,心内是五分的酸楚、五分的惊醒。她的情歌也没有唱给心上人听过,不管他接受不接受,都至少应该唱给他听一次。
    如果比试中受了伤,容貌被毁,那她更不会有勇气唱出情歌,这辈子,只怕那人根本都不会知道还有一个人……
    阿丽雅冷着脸问:“怎么个文斗法?”
    云歌笑眯眯地说:“就是你站在一边,我站在一边。你使一招,我再使一招,彼此过招。这样既可以比试高低,又不会伤害到彼此。”
    听到此处,孟珏知道云歌已经把这个公主给绕了进去,对仍皱眉思索的刘病已说:“若无意外,云歌赢了。”
    “云歌那点破功夫,怎么……”刘病已忽地顿悟,“云歌的师傅或者亲朋是高手?那么她的功夫即使再烂,可毕竟自小看到大,她人又聪明,记住的招式应该很多。所以如果不用内力,没有对方招式的逼迫,她倒也可以假模假样的把那些招式都比划出来。”
    孟珏淡笑一下,“她家的人,只她是个笨蛋,她三哥身边的丫鬟都可以轻松打败克尔嗒嗒。”
    刘病已暗惊,虽猜到云歌出身应该不凡,但是第一次知道竟然是如此不凡!突然间好奇起来云歌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云歌又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到了长安。
    阿丽雅琢磨了一会,觉得这个主意倒是有趣,好像也行得通,“打斗中,不仅比招式,也比速度,招式再精妙,如果速度慢,也是死路一条。”
    云歌忙道:“公主说的十分有理。”又开始皱着眉头思索。
    阿丽雅实在懒得再等云歌,说道:“以你们汉朝的水漏计时。三滴水内出招,如不能就算输。”
    云歌笑道:“好主意。就这样说定了。公主想选哪边?”
    阿丽雅一愣,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吧?我们似乎只是在研究文斗的可行性,怎么就变成了说定了?不过也的确没有什么不妥,遂沉默地点了点头,退到赛台一侧。
    云歌也退了几步,站到了另外一侧。
    两个太监抬着一个铜水漏,放到台子一侧,用来计时。
    云歌笑问:“谁先出招呢?不如抽签吧。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制作签的人,我们两方各出一人……”
    云歌的过分谨慎已经让性格豪爽骄傲的阿丽雅难以忍受,不耐烦地说:“胜负并不在这一招半式。我让你先出。”
    云歌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阿丽雅若出第一招,云歌实在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
    她虽然脑子里面杂七杂八的有很多招式,可是这些招式都只限于看过,大概会比划,却从没有过临敌经验,根本不确定哪些招式可以克制哪些招式,又只有三滴水的时间,连着两三个不确定,她恐怕也就输了。
    但,一旦让她先出招,一切就大不一样。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