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呦呦鹿鸣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刘病已冷哼,“关心你的人够多了,我才懒得关心你。皇上坐在上头,你断然不会有危险。我是关心孟珏的小命。我怕他会忍不住,违反规定,冲到台上救人。”
    云歌“嗤”一声冷嘲,再不和刘病已说话。
    他们说话的工夫,孟珏已经和克尔嗒嗒动手。
    一个用剑,一个用刀。
    一个的招式飘逸灵动,如雪落九天,柳随风舞;一个的招式沉稳凶猛,如恶虎下山,长蛇出洞。
    刘病已看了一会,眉头渐渐蹙了起来。
    羌族已经先输一场,克尔嗒嗒如果再输,三场比试,两场输,即使阿丽雅赢了云歌,那么羌族也是输了。克尔嗒嗒为了挽回败局,竟然存了不惜代价、非赢不可的意思。
    孟珏和克尔嗒嗒武功应该在伯仲之间,但孟珏智计过人,打斗不仅仅是武功的较量,还是智力的较量,所以孟珏本有七分赢面。
    可克尔嗒嗒这种破釜沉舟的打法,逼得孟珏只能实打实。
    最后即使赢了,只怕也代价……
    云歌本来不想看台上的打斗,可看刘病已神色越来越凝重,忙投目台上。
    看着看着,也是眉头渐皱。
    看的人辛苦,身处其间的人更辛苦。
    孟珏未料到克尔嗒嗒的性子居然如此偏激刚烈,以王子之尊,竟然是搏命的打法。
    这哪里还是“点到即止”的切磋?根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相搏。
    而且更有一重苦处,就是克尔嗒嗒可以伤他,他却不能伤克尔嗒嗒。克尔嗒嗒伤了他、甚至杀了他,不过是一番道歉赔罪,他若伤了克尔嗒嗒,却给了羌族借口,挑拨西域各族进攻汉朝。
    他在西域住过很长时间,对西域各国和汉朝接壤之地的民情十分了解。因为连年征战,加上汉朝之前的吏治混乱,边域的汉朝官员对西域各族的欺压剥削非常残酷苛刻,西域的一些国家对汉朝积怨已深。若知道羌族王子远道而来,好心恭贺汉朝新年,却被汉朝官吏打伤,只怕这一点星星之火,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燎原大火。
    孟珏的武功主要是和西域的杀手所学,他真正的功夫根本不适合长时间缠斗,着重的是用最简单、最节省体力的方法杀死对方。
    若真论杀人的功夫,克尔嗒嗒根本不够孟珏杀。可是真正的杀招,孟珏一招都不能用,只能靠着多年艰苦的训练,化解着克尔嗒嗒的杀招。
    孟珏的这场比斗,越打越凶险万分。
    一个出刀毫不留情,一个剑下总有顾忌,好几次克尔嗒嗒的刀都是擦着孟珏的要害而过,吓得殿下女子失声惊呼。
    孟珏的剑势被克尔嗒嗒越逼越弱。
    克尔嗒嗒缠斗了两百多招,心内已经十分不耐,眼睛微眯,露出了残酷的笑容,挥刀大开大阖,只护住面对孟珏剑锋所指的左侧身体,避免孟珏刺入他的要害,任下腹露了空门,竟是拼着即使自己重伤,也要斩杀孟珏于刀下。
    弯刀直直横切向孟珏的脖子,速度极快。
    可孟珏有把握比他更快一点。
    虽然只一点,但足够在他的刀扫过自己的脖子前,将右手的剑换到左手,利用克尔嗒嗒的错误,从他不曾预料到的方向将剑刺入克尔嗒嗒的心脏。
    生死攸关瞬间。
    孟珏受过训练的身体已经先于他的思想做出了选择。
    右手弃剑,左手接剑。
    没有任何花哨,甚至极其丑陋的一招剑法,只是快,令人难以想象地快,令人无法看清楚地快。
    剑锋直刺克尔嗒嗒的心脏。
    克尔嗒嗒突然发觉孟珏的左手竟然也会使剑,而且这时才意识到孟珏先前剑法的速度有多么慢!
    孟珏的眼内是平静到极至的冷酷无情。
    克尔嗒嗒想起了草原上最令猎人害怕的孤狼。孤狼是在猎人屠杀狼群时侥幸活下来的小狼,这些小狼一旦长大,就会成为最残忍冷酷的孤狼。
    克尔嗒嗒的瞳孔骤然收缩,知道他犯了错误。
    而错误的代价……
    就是死亡!
    一个的刀如流星一般,携雷霆之势,呼呼砍向孟珏的脖子。
    一个的剑如闪电一般,像毒蛇一样隐秘,悄无声息地刺向克尔嗒嗒的心脏。
    在孟珏眼内的噬血冷酷中,突然闪过一丝迷茫和迟疑,还有……
    悲悯?!
    克尔嗒嗒不能相信。
    孟珏蓦然将剑锋硬生生地下压,避开了克尔嗒嗒的心脏,剑刺向了克尔嗒嗒的侧肋。
    克尔嗒嗒的刀依旧砍向孟珏的脖子。
    孟珏眼内却已再无克尔嗒嗒,也再不关心这场比试,他只是平静淡然地看向了别处。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他的眼内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斩不断的牵挂。
    “不要!”
    一声惨呼,撕人心肺。
    克尔嗒嗒惊醒,猛然收力,刀勘勘停在了孟珏的脖子上,刀锋下已经有鲜血涔出。
    如果他刚才再晚一点点撤力,孟珏的头颅就已经飞出,而他最多是侧腹受创,或者根本不会受伤,因为孟珏的剑锋刚触到他的肌肤,已经停止用力。
    当孟珏改变剑锋的刹那,当结局已定时,孟珏似乎已经不屑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任何精力,他的全部心神似乎都倾注在了眼睛内,凝视着别处。
    克尔嗒嗒怔怔看着孟珏,探究琢磨着眼前的男人,震惊于他眼睛内的柔情牵挂。
    孟珏立即察觉,含笑看向克尔嗒嗒,眼内的柔情牵挂很快散去,只余一团漆黑,没有人能看明白他在想什么。
    克尔嗒嗒完全不能理解孟珏。
    短短一瞬,这个男人眼内流转过太多情绪,矛盾到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看见的是同一个人。
    克尔嗒嗒突然十分急迫地想知道,这个男子凝视的是什么。
    他立即扭头,顺着孟珏刚才的视线看过去。
    一个女子呆呆立在台下,眼睛大睁,定定看着孟珏,嘴巴仍半张着,想必刚才的惨呼就是出自她口。
    她的眼睛内有担忧,有恐惧,还有闪烁的泪光。
    云歌的脑海中,仍回荡着刚才看到克尔嗒嗒的刀砍向孟珏的画面。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惊叫,只记得自己好像跳起来,冲了出去,然后……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个人突兀地站在赛台前了。
    她在孟珏眼内看到了什么?
    她只觉得那一瞬,她看到的一切,让她心痛如刀绞。
    可再看过去时……
    什么都没有。
    孟珏的眼睛如往常一样,是平静温和,却没有暖意的墨黑。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