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山雨欲来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司天监敲响钟罄。
    一排排的钟声依次响起,沿着前殿的甬道传向未央宫外的九街十巷。
    钟声在通告天下,旧的一年即将完结,新的一年快要来临。
    欢乐的鼓乐声给众生许诺和希望,新的一年会幸福、安康、快乐。
    云歌仰头望着刘弗陵缓缓登上前殿奠明台,在司天监的颂音中,他先祭天,再拜地,最后人。
    天地人和。
    百官齐刷刷地跪下。
    云歌不是第一次参加皇族宴,但却是第一次经历如此盛大的汉家礼仪。
    抹茶轻拽了拽她,云歌才反应过来,忙随着众人跪下,却已是晚了一步,周围人的目光都从她身上扫过。
    在各种眼光中,云歌撞到了一双熟悉的秀目,目光如尖针,刺得她轻轻打了个寒战。
    隔着诰命夫人、闺阁千金的衣香鬓影,霍成君和云歌看着对方。
    究竟是我打碎了她的幸福?还是她打碎了我的幸福?云歌自己都不能给自己答案。
    两人都没有笑意,彼此看了一瞬,把目光各自移开,却又不约而同地移向侧面,好似无意地看向另一个人。
    孟珏官列百官之外,所以位置特殊,加之仪容出众,根本不需寻,眼光轻扫,已经看到了他。
    汉朝的官服宽袍广袖、高冠博带,庄重下不失风雅,衬得孟珏神清散朗,高蹈出尘。
    久闻孟珏大名,却苦于无缘一见的闺阁千金不少,此时不少人都在偷着打量孟珏。连云歌身旁的抹茶也是看得出神,暗思,原来这就是那个不惧霍氏的男子,这般温润如玉的容貌下竟是铮铮铁骨。
    跪拜完毕,借着起身间,孟珏侧眸。
    他似早知云歌在哪里,千百人中,视线不偏不倚,丝毫不差地落在了云歌身上。
    云歌不及回避,撞了个正着,只觉得心中某个地方还是一阵阵地酸楚。
    已经那么努力地遗忘了,怎么还会难过?
    脑中茫然,根本没有留意到众人都已经站起,只她还呆呆地跪在地上。
    抹茶一时大意,已经站起,不好再弯身相拽,急得来不及深想,在裙下踢了云歌一脚,云歌这才惊醒,急匆匆站起。
    孟珏眸内浓重的墨色淡了几分,竟显得有几分欣悦。
    冗长的礼仪快要结束,夜宴就要开始,众人要再行一次跪拜后,按照各自的身份宴席。
    抹茶这次再不敢大意,盯着云歌,一个动作一个提点。想到自己竟然敢踢云歌,抹茶只觉得自己活腻了。可云歌身上有一种魔力,让跟她相处的人,常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做事不自觉地就随本心而做。
    男宾女宾分席而坐,各自在宦官、宫女的领路下一一入座。
    云歌经过刚才的事情,精神有些萎靡,直想回去休息,无意瞅到百官末尾的刘病已,才又生了兴头。
    刘病已遥遥朝她笑着点了点头,云歌也是甜甜一笑,悄悄问抹茶,“是不是只要官员来了,他们的夫人也会来?”
    “一般是如此。不过除了皇室亲眷,只有官员的正室才有资格列席此宴。”
    抹茶刚说完,就想咬掉自己舌头。
    幸亏云歌忙着探头探脑地寻许平君,根本未留意抹茶后半句说什么。
    云歌看到许平君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周围没有任何人搭理她。
    她因为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唯恐出了差错,给她和刘病已本就多艰的命运再添乱子,所以十分紧张,时刻观察着周围人的一举一动,一个动作不敢多做,也一个动作不敢少做。
    她身旁不少贵妇看出了许平君的寒酸气,都是掩嘴窃笑,故意使坏地做一些毫无意义的动作。
    本该走,她们却故意停,引得许平君急匆匆停步,被身后的女子怨骂。
    本该坐,她们却故意展了展腰肢,似乎想站起来,引得许平君以为自己坐错了,赶紧站起,不料她们却仍坐着。
    她们彼此交换眼色,乐不可支。
    许平君竟成了她们这场宴席上的消遣娱乐。
    云歌本来只想和许平君遥遥打个招呼。
    以前许平君还曾很羡慕那些坐于官宴上的小姐夫人,云歌想看看许平君今日从羡慕她人者,变成了被羡慕者,是否心情愉悦?
    却不料看到的是这么一幕。
    强按下心内的气,对抹茶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要么让我坐到许姐姐那边去,要么让许姐姐坐过来,否则我会自己去找许姐姐。”
    抹茶见云歌态度坚决,知道此事绝无回旋余地,只得悄悄叫来六顺,嘀嘀咕咕说了一番。
    六顺跟在于安身边,大风大浪见得多亦,在抹茶眼内为难的事情,在他眼中还算不上什么,笑道:“我还当什么事情,原来就这么点子事!我去办,你先在云姑娘身旁添张坐榻。”
    六顺果然动作利落,也不知道他如何给礼部的人说的,反正不一会,就见一个小太监领着许平君过来。
    许平君是个聪明的人,早感觉出周围的夫人小姐在戏弄她,可是又没有办法,谁叫她出身贫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见识过呢?
    提心吊胆了一晚上,见到云歌,鼻头一涩,险些就要落泪,可提着的心、吊着的胆都立即回到了原处。
    云歌将好吃的东西捡了满满一碟子,笑递给许平君,“我看姐姐好似一口东西都还未吃,先吃些东西。”
    许平君点了下头,立即吃了起来,吃了几筷子,又突然停住,“云歌,我这样吃对吗?你吃几筷子给我看。”
    云歌差点笑倒,“许姐姐,你……”
    许平君神色却很严肃,“我没和你开玩笑,病已现在给皇上办差,我看他极是喜欢,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从未见他像现在这样认真。他既当了官,以后只怕免不了有各类宴席,我不想让别人因为我,耻笑了他去。云歌,你教教我。”
    云歌被许平君的一片苦心感动,忙敛了笑意,“大哥真正好福气。我一定仔细教姐姐,管保让任何人都挑不出错。幸亏这段日子又看了不少书,身边还有个博学之人,否则……”云歌吐吐舌头,徐徐开讲,“礼字一道,源远流长,大到国典,小到祭祀祖宗,绝非一时间能讲授完,今日只能简单讲一点大概和基本的宴席礼仪。”
    许平君点点头,表示明白。
    “汉高祖开国后,命相国萧何定律令,韩信定军法和度量衡,叔孙通定礼仪。本朝礼仪是在秦制基础上,结合儒家孔子的教化……”
    教者用心,学者用心。
    两个用心的人虽身处宴席内,却无意间暂时把自己隔在了宴席之外。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