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歌2——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云中歌2 >
更多

德音不忘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霍光府邸。
    虽是小年夜,霍光府也布置得十分喜庆,可霍府的主人并没有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
    霍光坐于主位,霍禹、霍山坐于左下首,霍云和两个身着禁军军袍的人坐于右下首。他们看似和霍禹、霍山、霍云平起平坐,但两人的姿态没有霍山、霍云的随意,显得拘谨小心许多。这两人是霍光的女婿邓广汉和范明友,邓广汉乃长乐宫卫尉,范明友乃未央宫卫尉,两人掌握着整个皇宫的禁军。
    范明友向霍光禀道:“爹,宣室殿内但监和宫女都由于安一手掌握,我几次想安插人进去,都要么被于安找了借口打发到别处,要么被他寻了错处直接撵出宫。只要于安在一日,我们的人就很难进宣室殿。”
    霍云蹙着眉说:“偏偏此人十分难动。于安是先帝临终亲命的宫廷总管,又得皇上宠信。这么多年,金钱、权势的,于安丝毫不为所动。我还想着,历来皇帝疑心病重,想借皇帝的手除了他,或者至少让皇上疏远他,可离间计、挑拨策,我们三十六计都快用了一轮了,皇上对于安的信任却半点不少,这两人之间竟真是无缝的鸡蛋——没得盯。”
    霍光沉默不语,霍山皱眉点头。
    性格傲慢,很少把人放在眼内的霍禹虽满脸不快,却罕见地没有吭声。上次的刺客,尸骨都不存。他损失了不少好手,却连于安的武功究竟是高是低都不知道。本来,对于安一个阉人,他面上虽客气,心里却十分瞧不起,但经过上次较量,他对于安真正生了忌惮。
    范明友小心地说:“我离宫前,椒房殿的宫女转告我说,皇后娘娘身边新近去了个叫橙儿的宫女。”
    霍云说:“这事我们已经知道,是皇上的人。”
    范明友道:“的确是于安总管安排的人,可听说是宣室殿那个姓云的宫女的主意,打着让橙儿去椒房殿照顾什么花草的名义。”
    霍禹气极反倒笑起来:“这姓云的丫头生得什么模样?竟把我们不近女色的皇上迷成了这样?这不是妃不是嫔已经这样,若让她当了妃嫔,是不是朝事也该听她的了?”
    范明友低下头说:“她们还说皇上今日晚上也和那个宫女在一起,又是吹箫又是喝酒,十分亲昵。”
    霍光挥了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看着儿子、侄子、女婿都恭敬地退出了屋子,霍光放松了身体,起身在屋内慢慢踱步。
    他昨日早晨刚去见了云歌,皇上晚上就歇在云歌那里,皇上这是成心给他颜色看吗?警告他休想干涉皇上的行动?
    看来皇上是铁了心意,非要大皇子和霍家半点关系都没有。
    长幼有序,圣贤教导。自先秦以来,皇位就是嫡长子继承制,若想越制夺嫡,不是不可能,却会麻烦很多。
    霍光的脚步停在墙上所挂的一柄弯刀前。
    霍光书房内一切布置都十分传统,把这柄弯刀凸现得十分异样。
    霍光凝视了会儿弯刀。“铿锵”一声,忽地拔出了刀。
    一泓秋水,寒气冷冽。
    刀身映照中,是一个两鬓已斑白的男子,几分陌生。
    依稀间,仿似昨日,这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那人怒瞪着他说:“我要杀了你。”他朗笑着垂目,看见冷冽刀锋上映出的是一个剑眉星目、朗朗而笑的少年。
    霍光对着刀锋映照中的男子淡淡笑开。他现在已经忘记如何朗笑了。
    大哥去世那年,他不到十六岁。骤然之间,他的世界坍塌。
    大哥走时,如骄阳一般耀眼。他一直以为,他会等到大哥重回长安,他会站在长安城下,骄傲地看着大哥的马上英姿,他会如所有人一样,高声呼喊着“骠骑将军”。他也许还会拽住身边的人,告诉他们,马上的人是他的大哥。
    谁会想到太阳的陨落呢?
    大哥和卫伉同时离开长安,领兵去边疆,可只有卫伉回到了长安。
    他去城门迎接到的只是大哥已经腐烂的尸体,还有嫂子举刀自尽、尸首不存的噩耗。
    终于再无任何人可以与卫氏的光芒争辉。而他成了长安城内的孤儿。
    大哥的少年得志,大哥的倨傲冷漠,让大哥在朝堂内树敌甚多,在大哥太阳般刺眼的光芒下,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可随着大哥的离去,所有人都蠢蠢欲动,他成了众人仇恨的对象。
    云歌?
    蜡烛的光焰中,浮现出云歌的盈盈笑脸。
    霍光蓦然挥刀,“呼”,蜡烛应声而灭。
    屋内骤暗。
    窗外的月光洒入室内,令人惊觉今夜的月色竟是十分好。
    “咔哒”一声,弯刀已经入鞘。
    如果霍家的女子不能得宠后宫,那么其他女子连活路都休想有!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